日本後立山富士登山健行D6︰後立山連峰縱走第五日

日期︰2014-07-17
路線︰唐松岳頂上山莊→五龍山莊→五龍岳→八峰切戶→八峰切戶小屋


人在山中,都如仙人一樣逍遙自在;即使身處艱難,仍樂此不疲。此等仁心,方為山人,而非只求最高,向人炫耀,滿足虛榮。

五龍岳(五竜岳),標高2814米,乃日本百名山之一員。此山名字之由來,與龍並無關係。後立山連峰多座山岳之命名,皆以其山之雪印為名,如擁有馬形雪印之白馬岳、似播種的爺爺(種まき爺さん)的爺岳(爺ヶ岳)、鶴與獅並存的鹿島槍岳(鹿島槍ヶ岳,今名字與雪印無關),還有武田菱(御菱之音轉為五龍)的五龍岳。雖然近代登山界另有新的說法,指可能是後立山(古圖音標「ごりゅうざん」)之借名,但日本人對山的雪形研究仍津津有味。連接五龍岳的南北路,有險惡的切戶所阻,若不欲冒險,只能沿八方尾根或經餓鬼山登上唐松岳,南走至五龍岳,或經遠見尾根登上五龍岳。

日本三大切戶(三大キレット),包括槍岳與穗高岳之間的大切戶(大キレット)、五龍岳與鹿島槍岳之間的八峰切戶(八峰キレット)及白馬岳與唐松岳之間的不歸切戶(不帰キレット);來到本日,我將完成三大切戶,感受尤深。不歸切戶可分作一峰、二峰南北兩峰及三峰,而八峰切戶則更加複雜。以五龍岳為首,南北稜線共分七個山頭,分別以G1至G7分別標示,而五龍岳則是G3;而八峰切戶則由G4至G7、北尾根之頭(北尾根ノ頭)、口之澤坳(口ノ沢のコル)至最低點八峰切戶,當中以G4及G5一帶及八峰切戶最為險要,惟其餘路段亦非簡單,全程手腳並用,耗費大量體能方可完成。

大黑岳︰唐松岳頂上山莊~五龍山莊

令人失望地,窗外的霧氣比過往幾日過之而無不及。長野縣遭對協(長野県遭対協,即「長野縣山岳遭難防止對策協會」之簡稱)部隊早在昨晚已經進駐,未知是巡邏經過,還是有特別必要而來到這裏,穿着制服,在我還未起床已經站在山屋玄關靜待出發的行友,對他們全身裝備逐一檢查,還有對他們的路線提出意見,是相當專業且友善的組織。待我們出發時,得知將走八峰切戶,特意勸我們收起行山杖,使用雙手會更安全。由於天氣可能在中午後轉壞,更建議我們如有必要,可在五龍山莊留宿一晚。

天色不佳

路過八方尾根分歧,很快便須登上一座不顯眼的大黑岳,此山標高2511米,是一座破碎的大岩頭。路徑沿碎崖腰間橫過,霧水令岩面濕透,若意外失足,可謂成千古恨。濃霧令我們看不清前路,只能見步行步,在岩稜上小心翼翼地前進。些許上落,有感山徑向下,應該已經離開大黑岳山頂,在岩崖間漸漸下降到平坦的碎石緩坡。一如過往的山體,依舊非對稱,雖身處濃霧,未至於如西側一片灰白。不久進入偃松 Pinus pumila(ハイマツ)帶,也就是長滿植物的一段山脊。此處有一個紀念碑,紀念一名遇難的登山人士,在日本的山徑,時有見之,但今日的登山條文中已經勸喻大家不要再立碑。

上攀大黑岳

緊接的路必須緊慎

瘦岩稜

下降大黑岳

巖巉地帶

下降至坳位

落坡

棧道

小心下降

又一個坳位

前路

平坦坡位

回望山脊

林帶

紀念碑

來到二本松尾根,低層雲霧突然散去,讓我們稍為解悶,放目遠方的山景。緊接的上山路並不崎嶇,強風伴隨,雲霧時聚時散,來到標高2521米的白岳側的遠目尾根分歧時,更目睹半座五龍岳。但在登頂之前,先來到雪溪白田家澤(シラタケ沢)上方的五龍山莊(五竜山荘)休息,順道來個午餐。未知是時間不對,還是沒有住宿的客人,廚房不能提供午餐,我們只好以杯麵和麵包填飽肚子,在山間仍有人間美味,何須強求,感激也來不及了。

突然變得清晰

可能是大黑岳

追回時間的路段

五龍岳

回望

五龍山莊

白田家澤

五龍山莊

午餐

五龍岳︰五龍山莊~北尾根之頭

飯後始登五龍岳。抵達五龍岳(G3)之前,須經過G1及G2兩個山頭,然後山徑在岩頭之下,初段是緩升的碎石路。雲層頂在五龍岳山頂,我們只能看見山頂以下的容貌。回首看見一座形勢頗危的槍尖山頭,應該是G1。不久,進入重重岩壁之間,於凹陷處或如棧道般的石臺迂迴上攀,經過G2之後,便是邁向五龍岳山頂的路。縱走路線並不會登上五龍岳最高點,須離開主徑沿岩稜走十數步,方是五龍岳之巔。此刻風雨飄搖,無景可看。

向五龍岳前進

五龍岳不見山頭

五龍岳

小尖峰

山腰多碎石

攀爬路段

輕駕就熟

仍不見天日

盡處仍五龍岳山頂

五龍岳頂上

下望G4及G5,倒是清晰,每次走過險稜,總有機會先看一下她的樣子。離開五龍岳,是一小段極鬆的碎石路,當中看見不少植物化石,足證此地曾在地底。碎石路以下,便進入岩場路段。未到G4前,是一段急降路段,此處遠看不覺險,走起上來方感困足。雖然霧氣令我們看不到前方的路,但岩面書有「キケン」,提醒我們必須小心前進。G4與G5的距離很短,簡單來說有點像雙岩峰,都在其腰間橫過,不用登頂。此帶岩場,有如進入岩柱的世界,四周形狀奇異的岩柱林立,我們則在其中穿梭。

下望G4

植物化石

下降岩坡

八峰切戶核心部

「危險」

無問題!

小心橫移

又上又落

又上又落

回望五龍岳

此類石柱甚多

小心橫移

繼續行程

崖邊棧道

小休

霧氣稍散,對面迎來一名獨行者,此刻背景清晰,亦有旅者作比例,方知身處極險之地。人在山中,都如仙人一樣逍遙自在;即使身處艱難,仍樂此不疲。此等仁心,方為山人,而非只求最高,向人炫耀,滿足虛榮。行者遠去,與我們背道而馳。於岩間下降,腳踏碎石,不久出現兩段鐵梯,皆頗有高度感。攀至頂端,已是北尾根之頭。

對頭行者

此圖顯示出地勢之險惡

回望五龍岳

前望北尾根之頭

下降岩坡

回望山頭

上攀至北尾根之頭

八峰切戶︰北尾根之頭~八峰切戶小屋

北尾根之頭本來是一個環顧四周的好地方,可惜天公不造美,沒有久留。緊接的一段路相對輕鬆,都是稜線旁的橫腰山徑,雖然滿地碎石,行進速度總比在岩場間橫移來得暢快。眼前有一座無名山頭,山頭之後就是今晚休息的切戶小屋。在這之前,必先來到口之澤坳。

最難處已過

再一個山頭,就到八峰切戶

口之澤坳一帶砂地偏紅,然後山徑再次重回岩場地帶。面對重重山稜,少不免有心力交瘁之感。走過較平緩的混合路段,一幅大岩壁出現眼前。仰望攀登路線,似乎又是一攀就沒完沒了。部份位置更須小心選擇踏腳位,不然會身陷囹圄。五人隊形基本上已經成形,隊頭隊尾的差距自某隊員退出後變得接近,上攀時井然有序,整隊行進時間與計劃中的行程時差不過半個鐘頭。重重攀爬後,來到較開揚位置,看見前方深陷的山坳,猜想是否八峰切戶小屋(八峰キレット小屋)所在地。

紅砂地帶

此段多泥石

回望遠方的五龍岳

安全地帶

上攀岩坡

沿坑槽走

再攀

慢慢來,不困難

繼續攀

下降一幅塌坡後左接稜線,看見前方的路頗為輕鬆,遠方被雲霧吞沒的大山,就是鹿島槍岳北峰。東面觀景稍為清楚,竟出現一道彩虹。攀上眼前的山頭,臨頂處有一條長鐵梯,之後便會看見八峰切戶小屋。此山屋落在劍脊間的山坳位,地勢之險令人口呆目定;山屋設立在此,亦暗示八峰切戶所花的時間之多,必須建設山屋以防不時之需。抵達山屋之前,還有一個險位,不宜過於興奮而大意。此刻下午四點幾,山屋負責人說我們太遲抵達,我只能連聲道歉,不宜辯解。這個速度相信已是我們五人的極限,加上天氣惡劣,比預期慢了一個鐘頭。屋外出現短暫陽光,連西面的劍岳(劒岳)亦能看見。晚餐意外地是天婦羅(天ぷら),叫我們相當興奮。

下降碎石坡

遠望陷落處就是八峰切戶小屋所在地

回望隊員

回望則才攀過的岩峰

攀鐵梯

八峰切戶小屋

是日最後難位

背景為劍岳

是日晚餐

2 則留言:

  1. 山屋真係靚呀~ 當晚呢間山屋住得多唔多人呢??因為見你D相好似冇乜其他登山人士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沿途有遇過
      此地較險,人數相對較少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