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後立山富士登山健行D4︰後立山連峰縱走第三日

日期︰2014-07-15
路線︰白馬大池→小蓮華山→白馬三山→天狗山莊


『山不可無雲,人不可無憾』,歷山多年,至近數年間方有此感。

白馬三山,乃白馬岳、杓子岳及白馬鑓岳(白馬鑓ヶ岳)之總稱。標高2812米的杓子岳,屬典型的非對稱山,從白馬岳看,右坡平如石坡,左坡則是近乎垂直的斷崖。鑓岳,標高2903米,因讀音與槍岳(槍ヶ岳)一樣,故多叫作白馬鑓岳以作區分,或簡稱「白馬鑓」。白馬鑓岳以南,有一山間溫泉,名叫白馬鑓溫泉,經過一段易迷途的路段後,可回到猿倉。我們前日於猿倉出發,亦看見白馬鑓溫泉的登山口,頗為隱閉。

小蓮華山︰白馬大池~小蓮華山

早上醒來,看見大池反映着藍色的天空,心情大好,這樣的天色才是登山好日子。山屋內手繪的天氣圖預報明日天色轉差,多雲有雨。高山天氣風雲變色,享受當下才是上策。早餐尚未準備好,自行走到池邊拍照。心想即使只有一個人,想必也不會覺悶。然而此行甚多意外,繼名古屋至松本列車停駛,行友行山靴底半脫,還傳來有人發燒!前者是準備不足,經過一夜急救,尚可使用;後者則是在昨日大雪溪停留太久而染病。幸好身邊有從香港帶來的藥,未知能否捱過未來數日行程。吃過豐盛的早餐之後,隨即走到玄關整理裝備,準備出發。老闆跟我說了一句︰「同じルート昨日の天気と全然違いますね!」 (同一條路與昨日天氣比完全不同呢!)

手繪氣象圖,日本民間氣象科學普及程度高於香港甚多

白馬大池與月光

白山小櫻群

爛鞋再進化

五人行,出發

是日前半行程跟昨日後半行程無異,只是我們走回頭,還有美麗的藍天伴隨。昨日大家都在納悶為何同一班底,兩度登山皆遇雨水,而且是極為豐富的雨水,猜測當中必有雨神。利用排除法,答案呼之欲出,此後這個想法不經意地烙印在心、長掛嘴邊。踏過雪田,沿碎石路緩緩上升,右前方可見小蓮華山、砵岳(砵ヶ岳)及雪倉山綠白交加的美麗斜坡,後有白馬大池及遠方的雲海,極目山脈如孤洲一樣迷失在大海之中。碎石間長滿珍貴的高山植物,其中以奇妙荷包牡丹 Dicentra peregrina(コマクサ=駒草)最為吸引,這是相當珍貴可愛的植物,往往成為後立山連峰紀念品上的主角。另外,在燕槍穗高岳連峰亦有介紹過,登山遇上雷鳥是一件幸運的事。我們亦在此地與牠對上眼睛,在沒有高聲喧嘩及大動作下,牠彷如模特兒一樣,在鏡頭前逍遙走過。

步過雪田

小蓮華山


白馬大池

駒草

回望隊友

雷鳥

與白馬大池合照

不愧為花百名山之一員

經過不顯眼的船越之頭(船越ノ頭),山徑走近稜線上,隨着高度上升,接近小蓮華山前,左方已經出現後立山連峰的雄偉姿態。此刻白馬岳乃被遮蓋,僅能看見杓子岳及以南的山峰。輕鬆的登上小蓮華山,再一次在山頂細味麵包,此刻已能望見整條稜線︰白馬三山、五龍岳及鹿島槍岳,一條我們將會踏破的三座百名山,就連白馬大雪溪亦清楚可見,下部的白馬尻小屋亦在霧間若隱若現。

船越之頭

登上小蓮華山之途,其左方已見杓子岳及白馬鑓岳

雪海

後立山連峰

下望白馬尻

全員合照

山腳雲起

小蓮華山頂上

殘雪

以白馬岳為背景的隨影

白馬岳︰小蓮華山~白馬山莊

離開小蓮華山,向三國境前進,此帶景色較為柔和,大片平緩窩谷留有大小不一的雪田,溶化的雪更匯聚成高山小池,深藍色如淚珠特立於山間,夢幻非常。雪田間聽到雛鳥的叫聲,原來是剛孵化不及的小雷鳥和牠們的媽媽;媽媽謹慎的留意我們的動態,小雷鳥則在雪上亂走,探索未知領域。強風吹向大雪溪,揭起寒冷水氣,推往稜線形成霧氣,於稜線之上又被強風壓過,難怪昨日在大雪溪情況如斯惡劣。

白馬岳

鹿島槍岳

後立山群峰圖譜

準備登上白馬岳

雷鳥雛鳥

雲起

別過雪倉山及朝日岳的景致後,沿山脊緩登白馬岳。天色甚佳,仰天驚見火彩虹(Circumhorizontal arc,又叫環地平孤),一種罕見、發生於大氣層的自然光學現象。遠望亦見立山連峰,劍岳(剱岳)、立山三山等可一一道來。白馬岳亦是一座非對稱山,或稱單斜山,香港的八仙嶺就是一個好例子。沿山徑登上白馬岳,左邊是斷崖,右邊則是平緩碎石坡,這個角度看白馬岳一點也不險,若回首再看山形,方知山體如崩塌了一半。今日的白馬頂上,與昨日相比彷如隔世。白馬頂上之下,有一個紀念碑,紀念松澤貞逸(松沢貞逸)開山,立碑位置面對白馬岳頂峰,甚有心意。下望已是白馬山莊及村營白馬頂上宿舍,前者是我們吃午飯的地方,亦是與昨日離隊休息的隊員的匯合之地。

殘雪間的池塘

遠望鉢岳、雪倉岳及朝日岳

回望隊友

火彩虹

立山連峰

白馬岳頂上不遠矣

白馬岳頂上

下望白馬山莊及村營白馬頂上宿舍

杓子岳及白馬鑓岳

白馬岳,全程最高點

松澤貞逸紀念碑

白馬岳東壁

下降白馬岳

白馬山莊

白馬三山︰白馬山莊~天狗山莊

白馬山莊是一間相當豪華的山屋,容納者眾,其飯堂有無敵山景,可遠望立山連峰。我們在寧靜的飯堂內分別享用咖哩飯或牛肉飯,極盡奢華。與休息了一整天的隊員會合,飯後出發;沒想到才剛起步,她已遠在後方。白馬山莊與村營白馬頂上宿舍之間有兩座小山崗,分別名為丸山及離山,不在太在意這兩座山,繼續我們後半白馬三山之旅。

白馬山莊內的飯堂景觀

牛肉飯

這是一件輕快的路,面向最低鞍部走,白馬岳離我們愈來愈遠,其山形亦漸見清晰。白馬岳東壁果然是極為險惡,僅白馬大雪溪一途可以從此方向近距離接觸。這便是登山,選擇最簡易的方法認識山岳,而不是選擇逆天的路線去挑戰。登山是一種享受,如果走起來了無生氣,或是覺得在捱苦,不但極易出事,亦破壞他人雅興。這是我對登山的最基本要求。從地圖上看,杓子岳跟鑓岳不算龐大,但從最低鞍部觀看卻如兩座大山。杓子岳西坡獨特的造型讓人看得津津有味,山腰有橫山徑可不用登頂,亦可沿斜坡邊緣迂迴踏石而上,時間差不到半個鐘頭。

向別白馬山莊

丸山和離山

開始白馬三山之旅

再望白馬岳 

白馬岳東壁可能因大雪溪而霧起,彌漫山澗的綿白讓她看起來更嫵媚。是故,自言「山不可無雲,人不可無憾」,歷山多年,至近數年間方有此感。發燒中的隊友與只參與後半行程的隊友相依為命,是日天晴卻遇上感冒,正是「不可無憾」的體現。很快便來到杓子岳登山口,為踏遍白馬三山,怎能不上杓子岳呢?

白馬岳東壁

山不可無雲

遠看登頂的路看似漫長,然而走起上來,卻只是短短的一程,但面對極鬆散的碎石,又不可強行攀登。這根本就是用碎石堆砌出來的山嘛。登上杓子岳沒有損失,山頂可望見小雪溪的登山路線,昨日在小雪溪彷如走不完的路,現在看起來竟是這樣的短,實在難以想像。沿杓子岳稜線走,感覺此山似快要崩塌,下望走橫腰路的兩名隊友,已經走過杓子澤椏口(杓子沢コル),來到鑓岳的登山口。

杓子岳登山口

小雪溪路段

小雪溪初段之雪田橫移

杓子岳山頂

回望白馬岳大雪溪

後隨隊友

杓子岳稜線

白馬鑓登山路,留意右下的隊友

後半行程,以登上鑓岳最為辛苦,但已是全個行程中最親和的一段。在碎石斜坡中之字形緩登,不用花太多氣力。後望近處的杓子岳跟遠方的白馬岳,是眾多海布拍攝白馬岳的取景位置。雲霧穿梭於山坳間,東側山邊積聚厚厚的雲層,極美。走在先頭的兩名隊友,最終被我們追上,其中一人即時面黑,令我們相當錯愕。鑓岳山頂漸多浮雲,基本上未能看見全相。登上鑓岳,剩下盡是下山的路。

登山途中

杓子岳

回望

白馬岳及杓子岳,是海布典型角度

再看杓子岳稜線

離開鑓岳的路亦相當好走,鑓岳西側一如杓子岳,是平坦的碎石大斜坡。遠看此山灰白一片,與山腰雪白的殘雪相映成趣。與昨日一樣,時間已晚,我亦加快步伐前往今晚住宿的天狗山莊,與負責人打個招呼。遠去鑓岳,很快便離開稜線,靠左落山,此時濃霧蔽天,頓時能見度極低。走着走着,驚見有雪田阻路。雪田中有紅色記號引路,是下降至天狗山莊的提示。由於當下被霧氣包圍,未知周遭環境,只好步步為營的向下行,生怕失足,不知滑到哪裏去。中途看見雪上有雀鳥的腳印,原來前面有一隻雷鳥在雪田上踱步,使得緊張氣氛略為舒緩。來到雪田下部的大急降,隱約看見山莊樣貌,方安心的加快步伐。天狗山莊旁有一個迷你水池,名為天狗池,旁邊有一座小石山,形如迷你版槍岳。此刻其他住客已經在吃晚餐,跟負責人道歉,再告知還有多名隊友尚未抵達。負責人特地為我們延後晚飯時間。此時,另一名隊友來到,霧氣盡消,一度擔心隊友不敢前行的憂慮同時消失。因其中一名隊友的行山杖在大雪溪時嚴重扭曲,我借了隊友的行山杖走回頭迎接。與他們相遇後,在大下降處亦花了不少時間,山莊內進餐的人如看戲一樣邊吃邊看,我們其中兩人亦上演了滑雪戲碼。

白馬鑓岳山頂

雲霧快要蓋過杓子岳

回望白馬鑓岳

往天狗山莊

雷鳥腳印

沿雪田下降

此刻不知前何處走

白馬鑓岳

天狗山莊及天狗池

隨後的隊友

負責人再度為我們延後晚飯時間,好讓大家安頓下來。令人驚喜的,是晚餐竟有熱呼呼的鍋物,出乎意料!

是日晚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