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八岳連峰縱走、白山登山 D4︰八岳連峰縱走 D2

日期︰2019-09-24
路線︰青年小屋→赤岳→横岳→硫黄岳→夏沢峠


赤岳,海拔 2,898 米,為八岳主峰,亦為北八岳最高點。山體因富含鐵質,泥土氧化成紅色,故名。北八仙連峰,南至北計有編笠山、權現岳(権現岳)、赤岳、橫岳(横岳)及硫磺岳(硫黄岳),止於夏澤峠(夏沢峠)。縱走路線皆在稜線上,以赤岳及橫岳難度最高,岩稜中不乏攀爬,勢危而耗費體力。直取赤岳之巔的路甚多,御小屋尾根、文三郎尾根、地藏尾根、真教寺尾根、縣界尾根等等,還有經橫岳的杣添尾根,皆可即日來回完成行程。北八岳亦有不少山中溫泉,諸如赤岳鑛泉、唐澤鑛泉、夏澤鑛泉及本澤鑛泉,盡在山腹之中。硫磺岳則依附在古破裂火山口邊緣,增添異景。

是日全走北八岳群峰,屬八岳連峰縱走的精華路段,亦是難度最高的一段。權現岳與赤岳之間名為大切戶(大キレット)的破碎山坳、橫岳起伏不斷的岩稜、極其平坦的硫磺岳,路況與景觀變化之強烈,叫人讚嘆。

ギボシ:青年小屋~權現小屋

早餐時間為五點半,在此之前,屋外破曉後反映着太陽火紅暗光的雲層底部,襯托突出於雲海、對稱且獨特的富士山,迎來美好的早晨。填飽雞皮,整裝出發;昨夜的霧氣盡散,沐浴在陽光之下對登山者說是一種不能強求的幸福。身後編笠山北坡山腰曝露的石林相當有趣,此處望向山頂,山徑清晰,十數名登山者先後從山頂抵達,估計他們都是凌晨踏上縱走遠程。離開「青年小屋」所處的山坳,進入清涼的林中山徑,隨後便轉為開揚,部份為岩坡地形。抵達「のろし場」(狼煙之地),景觀極為開揚,向南望,除飽覽富士山以外,壯闊的南阿爾卑斯山脈,那裏有日本第二高峰北岳;向西望,活火山御嶽山與其前方的中央阿爾卑斯山脈。前方崩壁屬權現岳西側,山徑在其旁邊。隨後地勢變得險要,踏在碎石滾滾的陡坡中,或沿四十五度石坡上攀。前方一個尖峰名為ギボシ,在其右後方便是權現岳,「權現小屋」就在山頂下方。正北方一座頗有氣勢的山峰名為阿彌陀岳(阿弥陀岳),標高 2,805 米,為赤岳西稜的一座山峰。山徑更趨隊要,橫斷岩溝、翻過岩脊,然後踏上石棧道,最終登上ギボシ。山頂遙望北八岳核心部份可謂絕景:旭岳、赤岳、阿彌陀岳、中岳、橫岳、硫磺岳,宛如點兵點將。稍微下降些許至ギボシ與權現岳的坳位,便抵「權現小屋」。

日出前的富士山

遠望權現岳

編笠山下的岩礫

富士山左方的高層雲

一小段林路

編笠山北坡

御嶽山

ギボシ

ギボシ的崩壁

南阿爾卑斯山脈

上攀碎石坡

繼續攀

身後為編笠山與南阿爾卑斯

攀斜壁

右方為權現岳

石棧道

權現小屋與權現岳

石棧道

回望

權現小屋

權現岳:權現小屋~旭岳

權現岳山頂就在山屋後方,離開山屋後便抵三叉路口,西行編笠山,南行三個頭(三ツ頭),北行赤岳。而權現岳最高點,則在身後岩堆之上,少不免為了「登頂」,在岩堆上爬上爬落。回首今早的路,ギボシ、青年小屋、編笠山的石林等等盡收眼底。天色甚好,遠望富士山,山頂出現罕見的雲型笠雲:一種如斗笠蓋在高山山頭上。由於低氣壓接近,溫暖潮濕的空氣上升,加上高空強風將空氣推往山峰從而形成笠狀雲層;即笠雲的出現,意味天氣即將變差。富士山山麓的居民流傳着「一個笠落雨,兩個笠風雨」的說法,看來本日下午少不免濕身。主稜線往北;離開權現岳,東面已經有薄雲湧至。往北望,狹窄的稜線中央下陷,是八岳的大切戶(大キット,即兩山之間岩稜的大崩壞處),相比起已經踏破的日本三大切戶(槍穗連峰的大切戶、五龍岳與鹿島槍岳之間的八峰切戶及白馬岳與唐松岳之間的不歸切戶),「咁樣係唔會令我驚㗎」,然而「小心行得百年山」,輕敵絕對是登山大忌。北延的稜線除了大切戶外,後方聳立的赤岳漸漸沒入雲中,大切戶前方不太起眼的山峰旭岳,標高 2,672 米,是下陷的起點。眼前迎來一條極長的鐵梯,引導登山者安全通過以斷壁組成的一般稜線。緊接的都是普通的山徑,然後慢慢的登上旭岳。

穿杉林

臨頂的路

山徑上的權現岳最高點

回望剛才的稜線

薄雪草 Leontopodium japonicum 菊科

真正山頂在上方

富士山頂的笠雲

山脊上的露岩

後方為權現岳真頂

登頂

權現岳

遙望阿彌陀岳與赤岳

下降

超長鐵梯

大切戶:旭岳~大天狗

旭岳並非明顯的山頭,卻時極近距離視察赤岳南面的制高點。赤岳山頂已沒入薄雲之中,右邊山脊名天狗尾根,上方兩座石塔分別稱為「小天狗」及「大天狗」。山徑繼續下行,未幾抵達「切戶小屋」,臨近山屋前有一處崩塌位宜小心越過。

向旭岳走

回望


赤岳沒入雲中

往切戶小屋最後路段

切戶小屋

大切戶最低點位於山屋之後少許路程隨後上升。這段碎石路長滿受保護的高山植物,日本因其花似馬面而稱之為「駒草」的奇妙荷包牡丹(Dicentra peregrina,罌粟科),纖弱不起眼的小草,花開時意外地可愛,在凜冽寒風中搖擺,惹人憐愛,本種花期在夏天七至八月,但接近十月,仍見花開,一如香港的花期混亂失序。一般簡單的上升後,稜線出現大量露岩。前方山頭標高 2,504 米,遠方則是赤岳副峰龍頭峰(竜頭峰)。

離開切戶小屋

駒草 Dicentra peregrina 罌粟科

岩溝 

攀上極碎的碎石脊後,轉入巨型的岩溝之中。岩溝之為落石聚積之地,是故石浮而不穩,步步為營。岩溝上方的稜線巖巉參差,為「大小天狗」所在,好像攀登惡魔城。

輕鬆一小段

攀碎石坡

惡魔城

赤岳:大天狗~地藏之頭

靠左邊脫落浮石之地,有鐵梯輔助攀及岩溝邊緣接回山脊。沿瘦岩稜上攀,在林帶橫移,再次在岩壁中下攀,然後在壁中再次上攀,此迂迴避險之路線,足見當地之勢危。接上一小段崖邊山徑後,又有一條卦在崖邊的鐵梯。雨勢漸大,迫使我們穿上防水裝。霧氣時多時少,少時勉強可見赤岳頂峰。在其斴近的龍頭峰分歧,小心選擇往山頂的路;攀過最後一條鐵梯,登上八岳主峰赤岳。

沿岩稜上攀

險地

繼續攀

真教寺分歧

赤岳近在眼前

赤岳頂 

赤岳山頂相當狹窄,霧氣甚重,只見眼前景色。在山頂的木柱與小神社拍個紀念照,便匆匆的離開山頂。山頂附近建有「赤岳頂上山莊」,是我們午休的地方。繼續向北行,路況比起攀登赤岳時好得多,不過十五分鐘路程便抵「赤岳天望莊」。隨後經過地藏之頭(地蔵ノ頭),進入橫岳的山域,稜線赤隨之而變得崎嶇。

赤岳頂 

赤岳天望莊

橫岳︰地藏之頭~夏澤峠

遊走在岩稜之上,時而攀上左邊,時而攀上右邊,或沿稜線頂行走,或於側面前行,依隨最簡易的方式突破。越過如屏風一樣的岩壁,攀過不知多條道屏障,最終抵達海拔 2,825 米的三叉峰。查實剛才的路,經過二十三夜峰、日之岳、鉾岳、石尊峰等,但霧雨令我們只懂前行而難於判別個別山峰的名稱。橫岳是一處險地,我們卻無緣欣賞。緊接一小段寬廣的稜線,來到海拔 2,829 米高的奧之院,為橫岳主峰。突如其來稜線再次變得極為崎嶇,急降一幅岩壁後,還有一段在壁中橫移的路,這段稱為「蟹之橫行」(カニの横ばい),名字與劒岳的難關同名。

地藏之頭

迷霧

攀岩壁

過棧道

左穿右插

三叉峰

繼續攀岩稜

橫岳頂︰奧之庭

離開橫岳

蟹之橫行

山徑變得平坦寬闊易行,可以說是進入硫磺岳的範圍。走在如中型砂礫的路,細看是火山口附近出現的紅色火山岩,一如富士山御嶽山祖母岳一樣。在火山岩礫中,亦長滿不少「駒草」,整片斜坡亦見蹤影,令人嘆為觀止。路經「硫磺山莊」,之後的石砌平路有如古道一樣,令我們行進的速度大增,很快便抵達海拔 2,760 米的硫磺岳(硫黄岳)。硫磺岳北面是破裂火山口,此刻霧水依然,未能一窺其面貌。極度平坦的硫磺岳山頂在濃霧之下極易迷失,小心確認沒有走錯方向,便繼續落山行程。很快便下降到林界之下,滿地苔蘚與並排的高木。途中一處山泥傾瀉,需改道而行,再多走一會,便來到夏澤峠(夏沢峠),即南八岳與北八岳的分界線。抵「夏澤小屋」(ヒュッテ夏沢),意味南八岳縱走完成。此山莊主人極愛山鼠與飛鼠,特地在山莊外牆鑽上幾個洞口,在室內留下大量葵花籽引誘牠們進內。若然發出聲響太大,會嚇跑山鼠,令山莊主人不滿。

砂礫坡長滿駒草

硫磺岳山莊

平坦的路

極平坦卻易在迷霧下迷路的山頂

硫磺岳

下降途中

山泥傾瀉

夏澤峠

山莊主山沖咖啡

山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