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八岳連峰縱走、白山登山 D5︰八岳連峰縱走 D3

日期︰2019-09-25
路線︰夏沢峠→天狗岳→麦草峠→縞枯山→雨池峠


我們揚起屬於自己國家的旗幟,引來日本登山者的好奇。這面被人遺忘的旗幟,也許在國際再度登場。

由夏澤峠(夏沢峠)起北至大河原峠,皆為北八岳的範圍。與南八岳相比,北八岳山勢來得柔和,稜線主要沒入林中,制高點倒不乏視野開揚的位置。北八岳主峰天狗岳,海拔 2,646 米,為馬鞍形的雙峰山,乃八仙岳最有氣勢的山峰,其西延之天狗岳尾根可抵唐澤鑛泉(唐沢鉱泉)。麥草峠(麦草峠)乃日本海拔最高的公路所通過之地,海拔 2,120 米,其東面有一池名曰「白駒」,已成為不用徒步登山亦能抵達的半人工化旅遊景點。由夏澤峠至麥草峠,位於稜線上有不少山峰,箕冠山、根石岳、東天狗岳、中山、丸山等,幾乎絕沒林中;其後至雨池峠之間的茶臼山與縞枯山,則倒有些許特色。

天狗岳︰夏澤峠~麥草峠

黎明時分,山屋外破曉時漸漸形成的雲海吸引我們冒着寒冷外出拍照,準時五點半鐘吃過早餐便匆匆出發,八岳縱走的路比較長,我們盡可能想爭取接近下午茶時間抵達終點。昨夜的霧盡散,身後昨日看不見其面貌的硫磺岳終於可以一窺,其北面的爆裂火山口亦能看見。沿山徑北行,進入林中,沒有陽光照耀,空氣變得冷涼。地面厚厚的苔蘚暗示此地冷涼多霧水的特質。漸漸攀升的路,偶爾在林中望見遠方的山景,一塊突如其來下陷的崩壁,原來是稻子岳南壁。隨着高度上升,硫磺岳的面貌變得更清晰,但我們更須看前望,根石岳及後方的東西天狗岳漸現。抵達不明顯的山頭箕冠山,右轉經過「根石岳山莊」,山徑變得相當開揚,走在碎石組成的寬敞山徑上。

雲海

硫磺岳

稍見紅葉

根石岳與後方的天狗岳

沿漸升的山徑輕鬆抵達海拔 2,603 米的根石岳,眼前馬鞍形的天狗岳盡收眼底。稍微下走一會,橫過小山崗腰部,碎石山徑再次上升。雲霧從東面湧至,於稻子岳南壁前聚集,形成短暫的雲海,未幾又散得如不曾存在一樣。登東天狗岳前一處崩壁邊,蓋着一塊鐵網供旅者避開隨時滾落山崖的亂石陣。此後已是東天狗岳的山頂。東天狗岳雖然不及硫磺岳高,然而向南望,平坦的硫磺岳後,可見赤岳與阿彌陀岳挺拔的身影,後方的南阿爾卑斯山脈,更能道出鳳凰三山北岳、駒岳、仙丈岳等山峰;向北望,則是看似相當平緩,被林木所覆蓋的丘陵地帶,而極目遠方的圓錐形山峰,便是依附八岳的獨立山峰蓼科山。

登上根石岳

東天狗岳與西天狗岳

稻子岳

崩壁處

登上東狗岳途中

中左方為赤岳,反方眾山頭及南阿爾卑斯山脈

東天狗岳

天狗岳主峰為西天狗岳,不在八岳主稜線上,惟在東天狗岳來回只需約四十分鐘。遺下背嚢,我們輕裝前往西天狗岳。越過兩峰之間的小山坳,便輕鬆抵達海拔 2,646 米的西天狗岳,乃二百名山之一。景觀與東天狗岳相近,惟其位置偏離主稜線,可以回望根石岳與箕冠山的樣貌。昨日在迷霧中翻越的橫岳,全不知其貌,如今巖巉的稜線叫看得目定口呆。在西天狗岳上,我們揚起屬於自己國家的旗幟,引來日本登山者的好奇。這面被人遺忘的旗幟,也許在國際再度登場。

回望東天狗岳

登上西天狗岳途中

西天狗岳

根石岳、硫磺岳、赤岳及阿爾陀岳

別過西天狗岳,再次回到東天狗岳。背起背囊,繼續向北進發。浮砂碎石的路比起昨日路況顯得相對輕鬆,急降東天狗北脊,平緩柔美的北八岳盡收眼底。稻子岳的南壁依然迷人;下降在亂石構成的崖邊棧道,在灌叢中上攀往中山,植被漸漸轉為杉林。走在石與泥地路上,上上落落,時有木板蓋在泥濘上,能望見遠景的位置逐漸稀少。登上不明顯山頭,海拔 2,496 米的中山,往前一點有一處視野極開揚的展望台,遍地大石,異常平坦,茶臼山、縞枯山、北橫岳及蓼科山一覽無遺。回望天狗岳如香港的馬鞍山一樣,一邊尖削,一邊平坦。由中山至高見石的路景觀極為單一,都是林中長滿苔蘚的亂石路。而此地苔蘚之多,更成為日本人觀察及研究苔蘚的聖地之一。

下降天狗岳

下降天狗岳

雲霧來襲

不明顯的山徑

木棧道

與天狗岳合照

木棧道

中山觀景臺,可見遠方的蓼科山

落山路

苔蘚

高見石小屋

高見石是五路匯合之地,北路及東路可抵發展為旅遊區的白駒池,有「白駒莊」與「青苔莊」倚湖畔,南登中山往天狗岳,也就是剛才走過的路,西南沿谷下降至「涉之湯溫泉」(渋の湯温泉),西路登九山至麥草峠,亦即此刻前往的路。丸山一帶一如中山,乃苔蘚覆蓋之地,景觀欠奉,卻有令人驚訝的厚綠苔蘚地。此山海拔 2,330 米,不經不覺越過,再輕登一座海拔 2,212 米的山崗;當脫離森林後,急然極其開揚,身後可見盡綠的山,眼前有一條公路橫異山坳,此為麥草峠,乃日本公路最高點。「麥草小屋」(麦草ヒュッテ)就在公路邊,以苔蘚為手信的紀念品何其多。

登丸山

回望丸山

麥草峠

麥草小屋

枯山︰麥草峠~縞枯山莊

在「麥草小屋」休息過後,繼續行程。橫過公路,再次進入大自然。前方一個淺池名「茶水池」,波平如鏡,倒木為池增添幾分原始感。沿木板路踏進入森林,未幾山徑轉為如乾澗一樣的亂石,沿山脊登山。途中一處名為「中小場」的小山崗,極為開揚,前方的茶臼山與後方的縞枯山一目了然。

茶水池

木棧道上的橫木

中小場望茶臼山

在廣闊的林中碎石山徑上行約半個鐘,便抵沒有景觀、海拔 2,384 米的茶臼山。然而脫離主山徑一分鐘步程內,可抵山頂西面一處沒有森林覆蓋的砂礫坡,視野極廣。回望走過的路線,丸山、中山、天狗岳、硫磺岳、赤岳及權現岳皆可見,甚至連編笠山亦能辨之。繼續往北行,臨茶臼山與縞枯山之間的山坳,有大量帶狀突然枯萎卻依然直立的針葉樹,據說這種稱為「縞枯現象」(wave-regeneration),乃山的自我淨化、或是針葉樹世代交替、天然更新的結果,大規模縞枯現象可見於縞枯山及蓼科,而此現象亦僅見於北美洲及日本。再次往上攀登,走在亂石組成的縞枯山展望臺,又一次可以回望八岳群峰。續登,抵達跟茶臼山一樣沒有景觀、海拔 2,403 米的縞枯山後,開展路況如一的落山路。半個鐘手抵雨池峠,此乃十字路口,東往「雨池」,南登縞枯山,西往北八岳登山纜車山頂站,北往雨池山。而我們則西行,踏在草原上的木棧道,未幾已抵「縞枯山莊」。寒夜探頭屋企,漫天星空,銀河幾乎肉眼可見;而我們亦即將迎來八岳南北縱走最後一日。

茶臼山山頂

茶臼山展望臺,後方可見八岳群峰

縞枯現象

茶臼岳

縞枯山的縞枯現象

縞枯觀景臺

落山路

雨池山

縞枯山莊

日落

銀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