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八岳連峰縱走、白山登山 D6︰八岳連峰縱走 D4

日期︰2019-09-26
路線︰雨池峠→北橫岳→双子山→大河原峠→将軍平→蓼科山→将軍平→白樺高原


但我就是喜歡登山,登上海拔很高的山,呼吸稀薄的空氣、看高地的植物、讓自己遠離多如垃圾的資訊,洗滌心靈、放慢生活節奏,與不可預計的大自然融為一體,經歷不可預計的山上緣份。

北八岳餘脈以海拔 2,480 米高的北橫岳為首,於山頂極其平坦的雙子山後漸沒入地面。其東面相鄰,海拔 2,530 米的蓼科山,被劃分為獨立峰,並且收錄為百岳一員。是故完成八岳南北縱走後,蓼科山總是成為行程最後的一座高山;其山頂壯麗風光與獨特圓錐形山體亦為此山增添不少趣味。兩山之間的大河原峠有公路連接,如只為輕登蓼科山,時間僅需半日。蓼科山西北面山腳之蓼科牧場與女神湖,乃國內度假勝地,作為完走八岳的慶功之地,相當合適。

北橫岳︰雨池峠~大河原峠

日出前的北橫岳蓋上一層霧氣,隨着太陽上升將之蒸發,是日又是大晴天。叫人扼腕的,是此行在主峰赤岳及最精彩的橫岳稜線上竟然遇上雨水,除此之外都是風和日麗的好天氣。陽光照在露水沾濕的木板上,我們踏步於坪庭,其後北轉往上登山,這段平坦卻滿佈怪石的平原別樹一格。登山的路不但望見八岳稜線,連南阿爾卑斯山脈的稜線亦能觀之;兩座圓潤的小山,原來就是昨日走過的茶臼山與縞枯山。原定行程回走至雨池峠,登上雨池山及三岳(三ッ岳),方抵此刻到達的北橫岳小屋(北横岳ヒュッテ),但計算過行友步程與體能,似乎選取省回一個鐘的路線比較恰當。

日出前的水氣

日出

郊遊徑

如登石林

北橫岳

茶臼岳與縞枯山

北橫岳小屋

北橫岳小屋旁有一處濕地名「七池」(七ツ池),故名思義有合共七個池,但此刻只開放一個。棄主徑不到一分鐘已抵達第一個池,微微秋色樹帶淺紅與黃,平靜反映橫岳倒影,幾分恬靜惹人駐足。登山時產生的熱能漸漸被冷風吹散,寒意提醒我們仍有漫長的路要走。跟隨輕鬆易走的登山徑,完全感受到北八岳的溫柔,對比粗獷的南八岳,可謂郊遊徑級數的路況。此時竟然遇上一隊中年香港行山隊逆走我們的路線,據說他們打算用八日時間由北走至南,是相當悠閒的行程。高度漸升,脫離林界,我們抵達海拔 2,472 米的北橫岳南峰。此峰望八岳稜線極為完整,由南面的西岳與編笠山起,一直漫延至身處的山頭。遠方湛藍的山脈稜線幾乎合而為一,水氣形成的薄紗於山谷中聚集,分隔模糊的稜線。屬於我們的旗幟再度飄揚,在強風助威下,效果不俗。輕輕穿過矮林,抵達海拔 2,480 米的北橫岳北峰,此峰才是主峰,登山者多在此地聚集,但我認為南峰的景色比北峰更加精彩。

波平如鏡

七池漸見紅葉

登山路

北橫岳南峰

南阿爾卑斯山脈

南八岳


留影

北橫岳北峰

沒有多加逗留,我們選擇東行往大岳及「雙子池」,而不是北行往「龜甲池」。遠望圓錐形平頂的山便是鼎鼎大名的蓼科山,是我們是次行程最終的目標,如今我們向着此目標前進,但仍有不少上落山的路段尚待突破。落山途中可以俯瞰「雙子池」,面積細者「雄池」,大者「雌池」,是故合稱「雙子池」。進入林界之下,下降一小段較為崎嶇的路,然後進入地勢較為平坦的大岳範圍。本以為平坦地帶山徑相當好行,怎料卻是大石纍纍的岩石帶,人在其中有如穿越鹿巢石林一樣,極費體力。路徑不甚清晰,但茂密植被令登山者不易走錯路,只會面對奇怪的岩石堆砌組合心生疑惑。由開揚石林走進林底山徑,終於抵達「雙子池小屋」(双子池ヒュッテ)。夾在「雄池」與「雌池」之間,優美寧靜的環境是休息的好方。「雄池」清澈見底,碧綠池水反映微黃的池邊樹。也許休息得太久,微風吹起,身體感到寒冷;起步前往沒那麼美麗的「雌池」,波光粼粼。登雙子山(双子山)的路平緩漸升,走在矮竹與高杉之間尤其寫意。未幾即見開揚,寬廣如高原一樣的雙子山山頂,只有岩石密佈,身處八岳山脈最北的位置,同時亦是欣賞蓼科山不錯的地方。輕鬆下降至大河原峠,有山屋「大河原小屋」(大河原ヒュッテ)。此地亦有馬路連接,是不少只想花半日時間登上日本百岳蓼科山最受歡郊的起迄點。

蓼科山

雙子池

前至後︰雙子池、縞枯山、茶臼岳、天狗岳、赤岳、阿彌陀岳

落山

北橫岳北峰

崎嶇的落山路

指示並不清晰的石林路段

脫出

雙子池小屋

雙子池

雄池

登雙子岳

雙子岳山頂

左北橫岳,右蓼科山與將軍平

下降大河原峠

大河原小屋

蓼科山︰大河原峠~白樺高原

對新手來說,登蓼科山是一件輕鬆又具挑戰趣味的事。離開大河原峠,在長杉與矮竹之間緩緩上走,至山勢見緩,於縞枯處可望見鐘形的蓼科山東坡。未幾有標示書有「佐久市最高地点」,高度 2,380 米。再次穿過縞枯地帶,走過雙木板棧道,來到「赤谷分歧」,北行可往「赤谷」,是一條地圖沒有的路。繼續西南方向行,很快就來到「蓼科山莊」所在的將軍平。

登蓼科山

縞枯地帶

蓼科山莊

將軍平乃十字路口,東北方向往大河原峠,也就是剛才採用的路,東南下降山谷至天祥寺原,西北往白樺高原,是我們隨後落山的路線,而西南方向,則為登蓼科山的登山路。在「蓼科山莊」享用午餐後,我們脫掉背囊,輕裝登山。登山的路有如石澗,坡度勻一,走起來如攀大石,輕躍則可快速登山。漸近山頂,身後盡覽雙子山,縞枯現象如山上的疤痕。山頂之下有一山屋名「蓼科山頂小屋」(蓼科山頂ヒュッテ),離山頂不足五分鐘步程。當走到一處極平坦由亂石堆砌而成的「高原」時,已是蓼科山山頂,海拔 2,531 米,為日本百名山之一員。山頂中央微陷,建有簡單的「蓼科神社奧社」。蓼科山獨特的位置,不但可以盡覽八岳連峰,連山腳的白樺湖及女神湖皆能入目。

登山如登石河

回望將軍平

全座山皆亂石

蓼科山頂小屋

蓼科山山頂

後方微凸處為最高點

白樺湖

南北八岳群峰

蓼科神社奧宮

蓼科山頂小屋留影

時值下午兩點四十分,也差不多是時候回程落山。原路返回將軍平,由將軍平往白樺高原的路主要以碎石為主,林間偶爾可以窺見白樺湖的景色。此路亦是登上蓼科山的主要路線,路上更見前往「蓼科神社」的路牌。約一個鐘步程,抵七合目的鳥居,亦是「白樺高原國際滑雪場」的馬路。小心選擇落山的路,可不用沿迂迴的馬路浪費時間,數度穿過馬路的髮夾彎,我們終於抵達海拔 1,900 米的七合目登山口。此處有吊車往來蓼科牧場與白樺高原,我們趕上最後的機會,省去四十分鐘的落山路。在吊車上欣賞日落,抵達蓼科牧場的馬路之時,亦表示八岳南北縱走行程完滿結束。沿馬路往北走約一公里便抵女神湖,該地有濕地上建的木棧道可以欣賞植物。

落山

參拜路線

七合目

白樺高原的路段

吊車站

趕及尾班車

是日入住溫泉酒店「アンピエント」,除了浸溫泉一解四日的體力勞動,亦除去連日以來的煩惱。豐盛的晚餐以松茸為主、和牛為輔,極其飽足。回顧此行,雖然八岳並非擁有最精彩的稜線,唯其景色與地勢變化之大可補不足,除去尚未完成的南阿爾卑斯山脈南部縱走,計畫中的日本所有連峰縱走線已經完成。剩下的便是個別山峰的補遺,與不同走線串連各山峰的新玩法。

巴士站

女神湖畔

回望蓼科山

酒店餐廳

八岳乳業

和牛

松茸

有時候問自己,為何經常去海外登山而非旅遊。或許有些時候真的為行而行,隨便找一座海外的山花數日去登,但我就是喜歡登山,登上海拔很高的山,呼吸稀薄的空氣、看高地的植物、讓自己遠離多如垃圾的資訊,洗滌心靈、放慢生活節奏(但行山步速不能慢),與不可預計的大自然融為一體,經歷不可預計的山上緣份。也許這才是我心目中定義的「旅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