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八岳連峰縱走、白山登山 D3︰八岳連峰縱走 D1

日期︰2019-09-23
路線︰名古屋→甲斐小泉→青年小屋


南北八岳縱走,可不是一般日本人會行走的路線(其實所有縱走皆然),就像麥徑一樣,甚少人會連續走完。八岳對日本人來說,主要以赤岳或蓼科山為目標,是故南北縱走路線上,會有不少人跡罕至的路段。縱走起點皆以 JR 小海線或中央本線車站為主,甲斐大泉站、甲斐小泉站、小淵澤站、信濃境站皆可經編笠山、西岳或權現岳直接抵達稜線。

是日行程只有單調的攀升;由甲斐小泉站(1,060 米)出發,經捧道遊步道登屏風山(1,649 米),最後抵青年小屋(2,380 米),到達八岳連峰的山冠,爬升 1,320 米。

昨日 17 號颱風「塔巴」登陸日本本州東岸。近年日本的九月份皆面對不少颱風吹襲,而且比以往的破壞力更高,上年更在縱走途中遇上颱風登陸,幸好「塔巴」速度快,昨夜由九州快速北上至北海道,今日市面只留下濕漉漉的地面與吹倒在地上的單車。天未光我們得離開酒店,辦理好退房手續與行李寄送的安排後,在便利店買些飯團當成早餐,趕及七點鐘由名古屋開出的「特急 wide view 信濃」(特急ワイドビューしなの)前往鹽尻(塩尻),再轉「特急梓」(特急あずさ)往小淵澤(小淵沢),再經小海線至甲斐小泉,已是十點十四分。剛落車,雨勢忽然轉大,在狹窄的開放式候車室內,我們穿上防水裝備。行山永遠抱持樂觀的信念,登山前落雨的日子越多,登山時晴天的日子機會越大,是故我從不抱怨登上絕佳景觀稜線前的雨水。

颱風過後

特急ワイドビューしなの

甲斐小泉站

甲斐小泉站候車室

起初的路全是鄉鎮中的馬路,離真正的登山口有一段距離。雨水時大時細,走過種滿柔弱花卉的花園,穿過路軌到另一邊,「捧道遊步道」就在妙進院旁邊。脫離石屎路,沿水平線橫行的這條山徑盡是泥濘,雨中步行更要避開無數的泥氹,約一個鐘步程,最後會在哥爾夫球場後方接回「觀音平下久保線」這條指向山上的馬路;雖全無景觀,但少量新奇的路邊植物仍叫人賞心悅目。沿馬路上行,越過交錯的「八岳高原線」;停雨,脫下防水外套,不再悶熱,霧氣使得這條往上爬升的馬路看似沒有盡頭。約 1,270 米處棄馬路左轉,進入山徑。沿草坡爬升,陽光漸漸取代雨雲,取而代之便是大汗淋漓。山徑最終再次接回「觀音平下久保線」的富士見平,故名思義,乃可見富士山的地方,但此刻風起雲湧,不見富士山,清勁的風亦叫人舒暢。

花開滿街

捧道遊步道

觀音平下久保線

脫離馬路反的山徑

球序韭 Allium thunbergii 蔥科

富士見平

富士見平後開始真正的登山。

編笠山︰富士見平~青年小屋

由於尚在林界以下,山徑藏在高木之中,伴以低矮的竹,泥生混有樹根階級,相當輕鬆。約 1,649 米處有一個不明顯小山崗,稱為屏風山,隨後匯合引自觀音平的山徑。坡度均勻,景色不變,走起來好似一成不變,濕度頗高的林底,感覺有如在香港行山。至高度 1,880 米的「雲海展望台」,鮮有的開揚位置,強風吹拂,將汗水吹乾。原定計劃登上喻為八岳最南峰編笠山,可是時間將近兩點半,天氣漸差,行友腳程不見樂觀,已盤算改線的可能。花約一個鐘頭,再出現一處開揚位置且面向富士山;令人異常興奮的,是山體一半沒入雲中,半掩的富士,如披薄紗。然而窺見富士山周邊的雲,明白到雲霧即將籠罩眾山,林中起霧,決非樂事。

視野漸開揚

天南星科的果實

在林中緩步

植林

登山路

押手川

此處為登編笠山與其山腰路的分歧點

遙望富士山

抵押手川,泥徑變成大石纍纍與樹根盤踞的路況。時間三點,離山屋「青年小屋」最近的路還需要參考時間一個鐘頭多,而登上編笠山已是不可能的事。由於擔心山屋以為我們放飛機,是故我們決定分頭行事:我自行抵達山屋知會負責人,剩下兩名山友則按自己步伐前進。山徑於編笠山山腰橫移,在樹根與岩石間迂迴上落,似路非路,抵達編笠山與權現岳之間的山坳形成的澗谷,便轉入谷中往位處山坳的山屋方向上行。這一段路比橫移路更不明確,極疏落的引路膠布勉強有所作為,加上天色漸黑與霧氣氤氳,我越行越擔心山友迷失方向。下午四點四十分,抵達「青年小屋」,跟負責人交代情況,然後安頓下來,坐在窗邊,等候山友完成行程。時間一直流逝,五點正、五點三,情況叫人擔心不已;急然間電話收到行友的訊息,表示懷疑迷路,但看過他們的座標,已離山屋不遠,只是路況奇怪,令他們掌握不到有否走錯路,甚至懷疑人生。五點半,行友終於抵達山屋,叫人放下心頭大石。

天色漸暗

富士山終被雲層所掩

山徑與山溪混合

相當困路的尾段路

青年小屋

隊友終於抵埗

山屋主人曾登上 Mt. Everest 及 Ama Dablam 等名峰,屋內亦張貼了他登頂的照片。一名尼泊爾登山嚮導襯尼泊爾的雨季來日本打工,順便考核日本冬季登山嚮導資格,擴展其事業觸及之地,若然成事,他會是日本首名外國冬山嚮導。我們這些在日異鄉人,加上曾在尼泊爾登山,聽着他的尼泊爾口音英文零舍有親切感;如此一來,我們便談了喝一罐啤酒的時間。

屋主登頂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