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後立山富士登山健行D5︰後立山連峰縱走第四日

日期︰2014-07-16
路線︰天狗山莊→不歸嶮→唐松岳→唐松岳頂上山莊


如今心理質素竟低落至自我放棄,可預見意外必定發生。苦口苦面的人不宜登山,走路無力的人不宜繼續行程。

連接唐松岳與白馬鑓岳之間,是一段險惡的瘦岩稜,是為不歸嶮(不帰嶮,又作「不帰ノ嶮」)。嶮,意即險惡之地;不歸嶮,更加令此地添上幾分可怕。由標高2812米的天狗之頭(天狗ノ頭)下降至最低點,海拔2411米、日本三大切戶之一的不歸切戶(不帰キレット),再經過不歸嶮攀升至標高2696米的唐松岳,當中起伏不斷,岩峰處處,可粗分為不歸一峰、不歸二峰北峰、不歸二峰南峰及不歸三峰,當中只有後者不須登頂。此段或受天氣影響,最少須預留約四個半至五個鐘頭,以策安全。

昨晚隊員那隻爛鞋再一次被山莊員工急救,由鐵線與膠布,換成鐵線與玻璃膠。負責人相當擔心,知悉我們的路線後,將沿途經過的山屋逐一打電話,告之事情之餘,亦打探一下有否合適的鞋。最後,得知只有五龍山莊有一對尺寸有可能合適的鞋,是唯一希望,亦是明日將會抵達的地方。

天狗大急降︰天狗山莊~不歸切戶

吃罷西式早餐,離開天狗山莊。濃霧包圍,幸好未有下雨。雖然前路不清,但自信判斷力不受影響,皆因在香港亦訓練有素,但畢竟沒有人想千里迢迢去彰顯訓練成果吧!記得上年在槍穗連峰之間的大切戶(大キレット)想起日本登山人士的一句話︰「濃霧起,是好事還是壞事?」沒想到今日再次體會。下降至不歸切戶前,必先登上平坦的天狗之頭,由背風位走至向風位,風勢大得叫人卻步。橫吹的風將人吹得搖擺不定,即使拿着行山杖支撐仍感吃力。向來不畏風雨的我亦感憂慮︰不歸嶮是手腳並用的險線,若受如斯風力吹襲,說不定會失去平衡而飛墜崖底。臨近天狗之頭,找到一處稍為可減弱風勢的地方,從長計議。那名顯得極為吃力的隊員,竟坐着哭了起來,更說甚麼活不過生日之類的說話;早在昨日行走白馬鑓岳時,看見她的攀爬技巧已叫我萬分擔憂,如今心理質素竟低落至自我放棄,可預見意外必定發生。無可耐何之下,只好走回頭,期望不久風勢減弱。再一次,我們回到天狗山莊。

準備出發

玻璃膠補鞋

離開天狗山莊

六人組合此行最後合照

該名隊員決定放棄餘下所有行程。山莊外有一個告示牌,言簡意賅寫着「帰宅厳守」(嚴守平安歸家原則),雖然一名隊員退出令人無奈,但對大家亦是好事;於我們而言,行程不會超過預算,對她而言,亦不用勉強捱苦。苦口苦面的人不宜登山,走路無力的人不宜繼續行程。打開地圖,將撤退的計劃寫好、標示好,將我們一日行程改成兩日行程遷就她的體能,設定好下山時間,好讓她能與我們順利會合。怎料,最終她沒有依我的計劃行事,要是發生意外,無人知道她到過哪裏,更枉我費神為她安排退出路線。此舉浪費我們足足兩個小時。

「帰宅厳守」

在我們安排及講解行程時,有隊友兩度走到當風位查探風勢,結論就是風勢不變,再度嘗試。與撤退的成員告別後,我們十點鐘再度出發。山莊工作人員跟我們打氣,而我們則見步行步。再次踏過天狗之頭,緊接是稱為天狗大急降(天狗の大下り)的碎稜急降。風勢漸見減弱,更邪門的是再一次於五人行之時雲霧四散,我們可以看得見不歸一峰、不歸二峰北峰及唐松岳全貌。在極碎的斜坡迂迴下降,很快就來到不歸切戶,是本日行程最低點。

天狗之頭

前路變得清晰

非對稱山

勉強可見唐松岳

橫腰山路

不歸切戶

開始出現難位

下望

碎石坡

往最低點走

不歸嶮︰不歸切戶~不歸二峰南峰

在不歸切戶之前,天狗之頭亦是一座非對稱山,西側平緩而東側險惡。自不歸切戶起,尤以不歸嶮核心部(即不歸二峰一帶)變得巖巉,稜脊如刀鋒一樣。山徑漸向上升,碎石路漸轉為需攀爬的岩層。雲霧堆積在東側,讓我們可清楚去看見稜線走向。風勢持續凌厲,但無下雨這一點已叫我們心存感激。攀過一幅大岩壁後,已經來到不歸一峰。

不歸切戶核心部

攀壁

橫山徑

不歸二峰

不歸一峰之頭

站在不歸一峰,可以望見上攀不歸二峰南峰的路線,剛巧早在天狗大急降時爬頭、來自星加坡的獨行俠已經進入險峻路段。要形容眼前的景象,可以用三字來表達︰上刀山。形如刀鋒尖的岩稜挺拔於雲霧之間,並非以高度取勝,而是被其磅礡險峻之勢所震懾。以刀片中間有一缺口,路線就是從右邊斜壁攀至缺口,走到岩稜背面。面對這種事,愈是猶豫愈是害怕,一鼓作氣,立刻出發。

往不歸二峰北峰

上刀山

沿岩稜邊攀登,跟着岩場上的標示小心移動,向來習慣攀爬的我們,在這樣的地方依然可以面對鏡頭擺出輕鬆的姿態,能夠樂山,是一件好事。攀至稜線邊緣,須右轉依岩場中的棧道橫移一段再上攀至缺口,臨近缺口處,有一道鐵橋安放於斷位,然後跨過稜線,來到背風面。當下彷彿來到沒有聲音的世界,耳邊沒有呼呼的風聲,只有霧氣處處的寧靜世界。缺少了風,身體頓時變熱,沒多久再次來到向風處,身上的汗水再次消失。

再次攀爬

此段橫移

棧道

鐵橋

缺口後是平靜的背風位

經過岩峰之間的坳位後,攀上三級鐵梯,於稜線上行進一會,再次轉至背風面。這是一段倚在直壁邊的一條山徑,過量積聚的水氣令此段路極度濕滑。不久,再次回到向風面,又是熟悉的撲面強風。沿碎稜攀登數步,來到一個斷位,須轉向上攀,但原來此轉向位是深不見底的迷你峽灣,兩壁之間有一塊卡在其中的石塊如在強調此峽之可怕。查實這個位置並不困難,充其量只算險,平靜地橫移,也不是甚麼難關,只是當你走至路的盡頭看見這樣的一個峽位,當下的確有種百思不得其解的感覺吧。越過此險位,已是不歸二峰北峰了。

重重岩稜,又上又落

三級鐵梯

背風林道

路牌

霧中攀脊

此處須急轉灣

一步之差]

不歸二峰北峰

唐松岳︰不歸二峰南峰~唐松岳頂上山莊

離開不歸二峰北峰,一眾隊友以為再登之峰就是唐松岳。時間飛逝,遲了兩個鐘出發的我們,亦未能跟足預計行程的時間,加上整日寒風凜冽,吹得人也有點倦,更重要的,是我們仍未吃午飯。雨水禁不住下起來,形勢漸趨惡劣,幸好最難的部份已經完成。一輪下降再上攀,來到不歸二峰南峰,大家驚訝還須登上三峰才到唐松岳。隨後的路出奇地易行,沒有太多的上落,路線亦落在稜線之下的橫腰路,經過一個髮夾彎,此彎上面的岩峰,原來就是不歸三峰。不經不覺,來到唐松岳,登上這個只列三百名山的山頭,竟然是這樣困難。

往南峰走

不歸二峰南峰

碎石路

唐松岳頂上

合照

由唐松岳至唐松岳頂上山莊的路,相較之前的路況,是簡單得不值一提。輕步來到唐松岳頂上山莊,豆大的雨令我們極為狼狽。山莊內已無午餐,只剩下杯麵跟麵包。由於時間緊迫,天氣亦見惡劣,我們決定放棄經大黑岳前往五龍山莊的路程,在此留宿。下午茶時間,食堂內享受杯麵、麵包和咖啡,與早餐相隔足足有七至八個鐘頭,留宿的決定是正確,因浪費掉的兩個小時,剛好就是後半行程的預算。填飽肚子,稍事休息,告知五龍山莊取消預約,很快又到晚餐時間。是日路程甚短,卻是驚險連連,外在環境雖差,內心世界卻是興奮。重新審視行程,原來我們五人的步速跟預計時間極為接近。這就是一位隊員退出後帶給我們最為重要的轉變。

唐松岳頂上山莊

床照

值得一提,晚上我們曾建議打電話到白馬山莊,查詢離隊隊員有否安全抵達,但最後因種種原因已沒有跟負責人提出。現在回想起來頗慶幸沒有致電,因該隊員沒有跟隨我所規劃的路線前進而私下更改路線,亦沒有(或沒想辦法)通知我們,一旦發現白馬山莊並沒有我們尋找的人,那麼我們得考慮多個因素︰她是否出事?我們是否回頭尋人?回頭有用嗎?應否報警?即使我們置之不理,以日本人性格,必定驚動白馬山莊的負責人,甚至出動長野縣遭對協尋找「失蹤者」。結果只會是一場虛驚,源於該隊員並沒有跟從計劃中的路線行走。在人生路不熟之地,加上言語不通,此等狀況下仍無危機意識,差點釀成大誤解,實在叫人不勝唏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