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烏石澗

日期︰2019-01-13
難度︰★★★★
路線︰錦英苑→牛烏小水塘→牛烏石澗→雁谷迷徑→馬尾脊→利安邨
編號︰185/190113+1:311


牛烏石澗,源起牛押山,流入烏溪沙。本澗下段平緩而谷深,澗床多呈碗形峽槽而難於沿澗上溯,幸有不少繩索慰藉心靈;上段澗勢急升,絕壁連綿,皆危不可攀,險不能越,得從左右迴避,似攀難多過溯澗。高度 266 米處之三源交匯處,其左源為主源,臨近雁谷迷徑為一橫亙絕壁,需沿壁底左移至可攀登處接山徑離澗;雁谷迷徑以上仍可溯遊,澗勢更險,可接馬尾脊。本澗之難度在其碎石奇多且鬆散,路標老舊不明或斷續而失引導作用,行者必須擁有豐富的覓路經驗。

牛烏石澗曾於 2012 年及 2015 年發生致命意外,全因迴避落石或因被落石擊中而墜崖身亡,是故前行者必須與隊友有充足默契,在落石時更須即時大聲叫喊「落石」,以警示後方的隊友。本線極宜與有經驗者同行。

由錦英苑起步,穿過馬鞍山繞道後沿晨運人士開闢亂如蛛網的山徑,向牛烏澗谷下游集水區方向前進。牛烏小水塘冬日多見乾旱,惟近月幾場雨,水塘仍有儲水,水色碧綠。小水塘周邊已成為晨運人士的樂園,廣為開發,進入塘尾的澗道,仍見不少土炮設施。甫入澗上溯少許,石排將瀑布分成左右兩邊,中間可輕易攀登,惟是日略濕。石排頂有山徑切入,不少晨運客投下奇異目光。繼續沿澗上溯,有一難關在前。瀑壁濕不能攀,取壁左石隙,惟此隙依舊考人,加上壁面濕滑斜度大,得步步為營。瀑頂再接一短瀑,行者則左轉至草徑重回澗中,過澗度竟有用石屎固定的簡單木橋,估計剛才的險位,可依晨運人士開闢的山徑抵達。受人為干擾的澗段止於眼前的碗形峽瀑,取道澗左登頂,接着是一段予人歇息的平坦澗段。未幾有一巨岩置於澗右,危危欲墜狀,甚有壓迫感。隨後右有分源,有殘缺賊竇;沿左主澗繼續上溯。

錦英苑起步

穿過馬鞍山繞道

牛烏小水塘

入澗

晨運山徑以下的一塊短壁

第一個難位

晨運人士之作

碗形峽瀑

巨岩

前方澗道左轉,右壁看似阻路巨壁;相之右側為右分源,有一舊賊竇

眼見澗道收窄成峽,兩邊高不可攀狀,盡處更有巨壁阻路,眾人猶豫。往前探路,原來澗道左彎,巨壁在右,視覺上如封途。峽中有小懸瀑,須於左峰上攀,斜坡大量不穩根藤下延至澗邊,上繞再摸崖邊棧道前進。此段澗途相當奇特,澗床被水流刻蝕食半管狀,加上碗狀水潭,既窄又深,左岸有泥草棧道倚壁前行,險而不危。在此段最後一個碗潭前過澗,濕滑的曲面澗床,一旦不慎滑倒,要麼跌入清澈透底的碗潭,要麼滑入峽槽。澗床再次變寬,便見一道斜壁陳前,再次於左側上攀繞過。初段濕滑加上枯葉堆積,宜小心;進入林後便可登至瀑頂,再次沿澗前行。緊接仍有三幅不能正攀的瀑壁,皆高約數米,全部於左側繞過,是牛烏日常。未幾,有一絕壁出現,上方是半管狀絕峽,意味地勢起伏得相當極端。又一次於左側上攀,留意途中左移時不宜太盡,途中上望有一突出石脊可安全上攀,錯過此脊,會有滑落危機。靠澗邊橫行,所謂的澗邊其實腳下千仞,眼見瀑壁近乎垂直,相隔只有幼樹枯枝,未免嚇人,不自覺吞嚥一下。

峽中小懸瀑

開始牛烏石澗的繞壁之旅

樹根後的棧道

神奇的棧道

壁左上攀

牛烏典禮的碗形坑槽

瀑左上攀

繼續瀑左上攀

瀑左上攀

留意瀑頂的碗形坑槽

「山徑」右邊的千仞澗谷

沒完沒了的避壁。來到三源交匯處,此地海拔 266 米,右側明顯的濕壁是中源及右源合流處,左源側是向上延伸的陡峭濕滑坡面瀑流。此刻應取左源,即所謂的主源。沿瀑流右邊上攀,右側為中型石頭堆積成的斜坡,走至瀑頂,又有橫壁出現。此壁看似乎須迴避,然而壁右之中竟有一棧道可攀登至瀑頂,惟登頂一步須抱樹外拋。澗道再次變成陡峭濕滑坡面瀑流,沿右岸攀登,澗勢稍見平緩。這不是一個好先兆。未幾,一道高不見頂的絕壁陳前,加上我們進入雲霧積聚的高度,更添神秘。此壁以前,已是雁谷迷徑所在。在左岸上攀,未幾止於一層橫亙企壁,有路竟指向絕壁之中,叫人畏懼不敢試;惟眼前這層企壁難以突破,沿壁底向馬尾脊方向摸索,未見網上資料的一條岩隙以突破,惟一直橫移,越過極為鬆散的中型碎石坡,見下坡有極平滑斜坡後不遠,有一粗壯樹幹立於隙前,此隙可作突破橫壁之用,奮力攀越,即抵雁谷迷徑。

三源交匯

中右源交匯

左源即主源

瀑左上攀

此時應直上(相外右方)而不應繼續左移

沿澗上溯

雁谷迷徑以下的橫壁

右馬尾脊方向覓路

巨樹側可突破橫壁

連接雁谷迷徑往馬尾脊方向最後的一段急登,然後平移牛烏石澗其中一支左源的澗谷後,即接上馬尾脊。雖然樹皮繼續成長,樹上「雁谷」一字仍清晰可見,前人綁上的尼龍繩索,亦被樹幹吞噬。急降這條因山竹而變得開揚的山脊,慢行不消一個鐘便抵利安。是日行程,有驚無險,緩慢行進,不過六個鐘,剛好以下午茶作結。

雁谷迷徑

接馬尾脊

「雁谷」樹刻

樹幹吞噬尼龍繩索

出利安邨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