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顎上下棧道

日期︰2018-12-26
難度︰★★★★
路線︰伯公坳→舊東涌道→地塘仔郊遊徑→北峰嶂→牛塘山→白顎下棧道→白顎上棧道→鳳頂→鳳髻→鳳尾脊→昂坪


鳳凰山馬蹄峽以東,一列絕崖與鳳髻(副峰)構成北天門險境,其崖壁作「白顎」,分隔北天門石澗左右兩源。由北天門石澗主源起,棧道東行,於一個兩米落差位分岔,上攀者為上棧道,下行者為下棧道,多次經過此處,卻未有為意為一個重要的分叉口。白顎上棧道者,在攀上兩米落差後接一幅鬆散碎石坡,其落石會擊中下棧道的途人,宜小心行,其出口約在鳳凰徑高度 845 米處;白顎下棧道,會先遇上一幅落差約五米的崖壁,越過後會經過北天門石澗左源,依澗下溯一小段,再度橫移至鳳凰徑高度 710 米處,即南天門口,沿途頗多分支,有一線高繞左源而不用下溯,但整體上向東南偏東方向水平移動。

原來一直以來都張冠李戴,誤將「白顎上棧道」稱之為「白顎下棧道」。事緣當年仍是初哥,網絡資訊缺乏的年代,走過所謂的「白顎下棧道」後,問及前輩關於「白顎上棧道」一事,得來的回答是沒有上棧道,而「白顎下」則是地名,故稱「白顎下棧道」;至最近朋友拿來一張相查問「白顎下棧道」難關時,方發現這個天大的誤解。此行便是為了模清上下棧道的確實路線,重新了解白顎地形,以釋數年來的誤解。

由伯公坳起步,與眾不同地別去攀登大東山與鳳凰山的熱門路線,沿昔日的東涌道往北下行限速卅公里的一段路,隨後轉入地塘仔郊遊徑。這條貫通伯公坳-地塘仔-昂坪的橫山路,今日行者多由昂坪出發,止於地塘仔,然後下走石門甲,然而地塘仔至伯公坳一段,仍保持良好路況,亦有秀麗景觀,能望大東山與東涌,加上平坦易行,遊人者稀,不失為新手脫俗之選。初段跨過鳳大北坑眾多的上源,再越過鳳東石澗(鳳東飛流)的入澗位,於高度 322 米處可棄主徑接北峰嶂山脊路急登鳳凰山。

新舊東涌道交界

地塘仔郊遊徑

過澗

植林區

觀景位

北峰嶂

天梯太過公廁、羅漢脊與鳳鳥脊亦走過無數次,在北面可登之路,仍有北峰嶂可選。一口氣登至高度 630 米處,此山脊路走起來與羅漢脊及鳳鳥脊幾分相像,先是較為濕潤較相當滑的斜泥路,然後登上標高 400 米的小山崗,林中見一條廢棄測量墩,是為北峰嶂所在。以上由樹林轉為草坡,再登標高 424 米的小山崗後,便再沒有山崗出現在這條脊線上。忽然間牛塘山由清轉濛,煙霧氤氳,後來方知遇上逆溫層。看見稜線上的旅人影子,便知快要登上牛塘山——也就是鳳凰徑。

北峰嶂廢棄測量墩

回望北峰嶂

上望牛塘山

鳳徑

今時今日行山會遇上三種不同衣着打扮的群體︰第一種是在正常山線以外的多是穿着排汗衫、長褲、手袖、手套和背着笠上雨罩的背嚢的行山人士,多見中老年;第二種是在主徑上,手執兩枝行山仗、穿着背心及壓力褲和背着跑山背囊的年青及中年人士;第三種則主要集中在登上大眾媒體的熱門路線上,穿着行街裝,聯群結隊的青少年。而在鳳凰徑上,會遇上第二及第三類人士。這段路不屬天梯,但無數樓梯仍是相當大的挑戰,聽到落山人士向氣喘如牛的上山人士打氣,感覺有如前往珠峰基地營時遇上的場面一樣妙趣。在山上與迎面而來的登山人士互相交流,非但值得鼓勵,更是獲取前路情報與保障自身安全之舉(在香港也許難以感受其好處)。回說逆溫層,大東山看起來就如雲海孤舟,可惜其峰不險,難以看見山峰插天雄姿。鳳凰山就在眼前,如崩塌一樣的北天門澗谷,還有羅漢脊及其伸延之鳳鳥脊盡收眼底。登鳳頂者數、聲稱征服者亦數,然而真正了解鳳凰山地勢者又幾許?南天門口已成打卡熱點,地下竟見用石頭砌出來的簡單爐灶,而且有燻黑痕跡。我不反對生火,但不認同在大自然留下痕跡;一個爐頭、一罐燃料,能花多少錢、能有多重?

大東山

鳳凰山

指向鳳頂的路

南天門口的燒烤痕跡

白顎上棧道

白顎下棧道入口在其右。遠看草徑猶清,近看卻似是而非。細心留意山坡盡處有一小石臺,山坡中間有一品字形石堆,路徑先在石堆下走過,然後登上小石臺後方,便能正確來到棧道入口。偏離鳳凰徑引來途人注目,直到站在小石臺上,仍能被山徑上的旅人所見。此小石臺看白顎與羅漢塘位置絕佳,壓迫感不輸名山大川,卻又有種置身事外的距離感。此時已察覺此險地竟如斯熱鬧,由羅漢塔頂傳來的叫聲,還有航拍機的嗡嗡聲,是資深旅者的夢樂園。進入下棧道,沉降至樹林之中,陽光從樹冠間隙滲透,一再叫我讚嘆日文中「木漏れ」這個優美浪漫詞藻。在濕滑且堆滿落葉的崖底亂石中漸降,身處幽靜的成熟林中,卻聽到由北天門石澗傳來的對話聲。未幾來到北天門石澗左源,林頂有一空隙,能望見白顎片隅;可上溯返回鳳凰徑,亦可下溯少許再繼續橫移。棧道一直依崖底地形小升略降,當眼前不再望見林森,而是挺拔的羅漢塔時,便是白顎下棧道惟一難關。一個落差五米的斷崖在前,且有一巨石阻路,試着抱石在外面繞回壁中不果,方發現需翻過巨石,在內有一隙,粗壯樹腳綁有三米紫繩,看來紮石,我卻信心不足,外加自己帶來的扁帶,一旦紫繩斷裂,仍有可信賴的安全設施。在羅漢塔的行山隊正休息,剛好能望見這個落差位,無論花生友指指點點,還是紙上談兵,我一概聽得一清二楚。翻身放下身軀,有踏腳點能撐着身體,還足夠讓我拆除自己的扁帶,是日壁濕,但不礙行動;隨後只需小心下降,有足夠的手腳位予人面壁下攀。續行,有小斷位在前,坑槽處右方有支線,未知去向,再攀短壁,往前走一會,便來到上下棧道交匯處。

往石排頂

與白顎、羅漢塔對望

木漏

路況

白顎

北天門石澗左源

棧底棧道

馬蹄峽與羅漢峽

五米落差位

相對而言,個簡單得多

上下棧道交界

白顎下棧道

前往可接北天門石澗主源、羅漢峽或天門棧道,而我決定上接白顎上棧道。借小樹椏叉,使能突破這個突出的小石脊,隨後稍微右轉,在極鬆散的碎石坡上行。以往靠內線上攀,眼前石頭搖搖欲墜,只好靠外繞過。此時可望見正脫離北天門石澗,在羅漢石河休息的行山隊。在我後面有一個獨行大叔,他踏足碎石坡時引起大量落石,沒有大叫「落石」的意識,幸好在下方的下棧道沒有途人。上棧道的絲帶似乎通通不見,憑地形與記憶尚可突圍,攀越最後的幾層壁級,來到崖頂,已是草坡坦途,直指鳳凰徑。

北天門石澗右源與羅漢石河

上棧道消失路的一段

與天門棧道等高

返回鳳徑,遠望牛塘山

鳳尾脊

再遇上第二類及第三類人士,沿石級攀上最後的一百米登鳳凰山。朦朧的狗牙嶺、漸沒入雲層的大東山,還有幾乎看不見的東涌市,我正向熱鬧非常的鳳凰山之巔前進。山頂不是我休息的地方,我不愛吵雜環境,而且亦幾乎不需休息。拍攝時累積的時間已滿足我對休息的要求。下降鳳凰門,再登上副峰鳳髻。帶隊的一男一女正躊躇前路,見我前來,女的建議男的問路,男的堅持自己覓路。在我正要下降鳳尾脊時,有第三類打扮的數名中午男女表示由鳳頂過來,一臉走難相問我此徑的目的地,聽罷我再補充一句「有啲崎嶇」,看來他們已經體驗過,表示不敢下降,又不想走回頭路。別去他們,開始下降鳳尾脊,初段走在草坡間,鳳壁石澗上源的鳳峰石河一覽無遺,隨後不時走在石崖與疏林相間的山脊上。抵達高約 730 米處,路徑滑入谷中,變得更陡峭,然後於倒腕上石河末端脫離。此時往東可接鳳凰北巖,繼續落山則是倒腕崖旁的山脊路。倒腕崖聳立,羊角杜鵑(Rhododendron moulmainense)已有落花,比往年來得早。心經簡林前的涼亭多了一塊用石砌的圓形平地,狀甚古怪。出昂坪,舊廁所逃不過拆卸命運。天壇上的牛與狗成為遊客拍攝的對象,然而牠們亦見慣不怪,氣定神閒,彷彿毫不在意。佛教勝地,自纜車建成後變成旅遊勝地,今日更聽到天壇播放聖誕歌,盡顯香港仔做人態度︰食盡兩家茶飯。也許不久將來,昂坪舉行哈囉喂派對亦不意外。

登頂去

回望鳳徑

狗牙嶺

鳳凰山山頂

鳳凰雙峰

鳳尾脊

接倒腕上石河

回望倒腕崖

羊角杜鵑 Rhododendron moulmainense

鳳凰雕像

舊廁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