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後立山富士登山健行D10︰富士山第一日

日期︰2014-07-21
路線︰富士→富士宮五合目→寶永火口→御殿場六合目→赤岩八合館


旁邊有一張世界地圖,館主希望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都在地圖上標示自己國家。看來我們是首批香港人在地圖上標示。

富士山,乃日本最高峰,當中以劍峰(剣ヶ峰)為首,標高3776米。富士山是三靈峰(三霊峰)之首,當中還有白山和立山;富士山亦是日本人的信仰,其神聖程度可比精神支柱,是故,有說日本人一生必須登上一次富士山。富士山歷多次火山爆發,最近三次大爆發分別為延暦十九至廿一年(公元800至802年)之延曆大爆發(延暦大噴火)、貞觀六年(公元864年)之貞觀大爆發(貞観大噴火),以及三百多年前,寶永四年(公元1707年)之寶永大爆發(宝永大噴火)。寶永大爆發引致富士山南坡形成新火山口,稱為寶永火口。近年流行富士山爆發一說,亦非無可能的事。

《日本紀略》描述了延曆大爆發的情況(日本古文與今日粵文相近,故不作翻譯)︰

「自去三月十四日迄四月十八日、富士山巓自焼、昼則烟気暗瞑、夜則火花照天、其声若雷、灰下如雨、山下川水皆紅色也。」

而《日本三代実録》則描述了貞觀大爆發的情況︰

「光炎高二十許丈、大有声如雷、地震三度。歴十余日、火猶不滅。焦岩崩嶺、沙石如雨、煙雲鬱蒸、人不得近。」

「駿河国富士大山、忽有暴火、焼砕崗巒、草木焦殺。土鑠石流、埋八代郡本栖并剗両水海。水熱如湯、魚鼈皆死。百姓居宅、与海共埋、或有宅無人、其数難記。両海以東、亦有水海、名曰河口海;火焔赴向河口海、本栖、剗等海。未焼埋之前、地大震動、雷電暴雨、雲霧晦冥、山野難弁、然後有此災異焉。」

故今日本人仍恐懼於富士山再度爆發,其災難性爆發足以癱瘓整個東京都運作,而爆發周期亦已過,也就是說,理論上富士山隨時會爆發。二零一一年日本的三一一大地震(其後引發海嘯破壞福島核電廠)被認為是富士山爆發前奏。日本人亦非手無對策,鑑於東京都及大阪府有極相似的地方,故後者被選定為副首都,當東京都不能運作之時,大阪府隨即發揮「副都」身份,所有政府部門搬遷至大阪府繼續運作。

離開酒店,買了一個飯團、一個炒麵麵包和一罐咖啡,由富士前往富士宮,那裏是前往富士宮五合目的巴士總站。於富士宮乘塔同一班巴士前往登山的人不算多,因富士亦有站登車;有的拿着木杖,上面已經烙上不少富士山各合目的印。由於富士宮五合目位處海拔2400米,巴士登山的路彎彎曲曲,在車上不知轉了多少個彎,窗外時有霧氣,時有陽光。

炒麵麵包

富士宮驛

往富士宮五合目的巴士

富士宮五合目

來到富士宮五合目,人山人海,不愧為最受歡迎的路線之一。稍事整理,徐徐出發。起點有大型木牌寫着「富士山表口五合目 2400米」,眼前已是啡黑色的砂地。由於時間充足,起初也沒有趕路的打算。天色不似預期般好,我們身處迷霧之中,遇上不少落山人士,打扮看上去不太專業的,大都累得快要倒下的感覺。這是在大眾登山路線上較多看見的畫面,有如臺灣的玉山,還有馬來西亞的神山。很快便來到新六合目,也就是雲海莊(雲海荘),此地是富士宮路線與王子路線分歧。所謂王子路線(プリンセスルート),是指連接富士宮新六合目,經寶永火山口至御殿場新六合目的非主流路線,因2008年皇太子徳仁親王走過此線而命名。

富士宮五合目

富士山表口五合目

出發

留影

六合目的雲海莊

雲海莊

王子路線︰富士宮新六合目~御殿場新六合目

離開富士宮路線,人數明顯減少,離開主路線,沒有太多岩基,只有全數的細砂,加上坡度頗大,前行兩步,後退一步,走起上來相當吃力。天氣轉壞,雨點瘋狂打在身上,不過相較在後立山,已是牛刀小試。此刻身處寶永第一火山口邊緣,但甚麼都看不見。不久看見一班初中生聚集,似是學校的考察活動,這類室外活動,是香港教育者難以想像的,皆因香港人大都沒有親近自然的心,亦沒有承擔個人責任的勇氣,若然出事,學校和負責的先生必然受到輿論轟炸,亦會責怪政府沒有修葺山徑,個人責任何去何從?這是日本強大的地方,也是香港十數年來變得不堪之處。

轉走王子路線

橫移至寶永山


天氣相當差

學校的考察活動

御殿場路線︰御殿場新六合目~赤岩八合館

沿馬之背(馬ノ背)離開寶永山,接回御殿場路線。身邊是一條極斜的浮砂路,這是稱為大砂走(大砂走り)的高速路段,落山限定。登山的路在另一邊,有不少岩脈夾雜在浮砂之間,走起上來不會令人過於氣屢。瀰漫了好久的霧氣有散去的跡象,竟能望見遠至八合目的地,但轉眼間,再次沒於霧氣之中。沒多久便突破三千米,數步之遙就是七合目,也就是日之出館(日の出館)所在地。往前多走一點,就是草鞋館(わらじ館),位於七合四勺,我們在此休息,順便吃個午餐。館內剛好有拍攝隊伍(上年在槍岳穗高岳亦遇上拍攝隊伍),我們被問道會否介意將吃飯的過程拍進鏡頭裏。草鞋館內寫有明日富士山山頂的天氣,似乎將會天晴,對我們來說無疑是一個好消息。旁邊有一張世界地圖,館主希望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都在地圖上標示自己國家。看來我們是首批香港人在地圖上標示。

登寶永山

寶永山山頂

往御殿場六合目走

上山道與下山落合流

繼續往上走

岩脈

突然霧散

三千米處

草鞋館

午飯時間

飯後,窗外出現久違的藍天,由於時間甚多,我們盡情享受了難得一見的高山陽光。今晚的終點是位於七合九勺的赤岩八合館,離草鞋館只有五勺的距離,天色晴朗,雙眼可見。起步不久,來到七合五勺,是砂走館所在地,霧氣再次襲來,不過比起之前較為鬆散。沿迂迴的之字路慢慢向上走,終會抵達赤岩八合館。此山屋乃御殿場路線最高的山屋,離富士山火山口(不是最高點)只有一個半鐘頭的距離,是欣賞御來光(即富士山的日出)最佳住宿地。途中,更幸運地看見佛光!也就是投影在雲霧中自己的身影被虹彩包圍,這是難得一見的光學現象。

雲海

望向山頂

電視臺攝影師

上望砂走館

草鞋館留影

赤岩八合館

佛光

隊頭抵達赤岩八合館,與隊尾相差約有三十至四十五分鐘。身處三千三百米的高度,高處不勝寒。在此留宿的人極多,屋內的床位有如難民營一樣狹窄。我們被安排在閣樓,樓底最低者,單坐着會頂頭。這跟在涸澤(涸沢)混亂期時的床位一模一樣,更甚者是間隔更差。不過,反正都只是睡上好幾小時,也沒甚麼可以介意。六點正開始是晚飯時間,採用自助任食制,咖哩飯、味噌湯等吃到飽。飯後仍有一個鐘才日落,此時萬里無雲,只是腳下出現雲海,也許明日真的會天晴。由於打算在日本全國最高點欣賞日出,我們決定明早凌晨四點出發。日落後隨即入睡,養足精神,迎來是次行程最後一日登山行程。

赤岩八合館玄關

排隊取飯

是日晚餐

看雲

隨影

閣樓

安寢待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