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鹿兒島名山行 D2︰韓國岳

日期︰2022-12-15
路線︰丸尾温泉→えびの高原→大浪池→韓国岳→えびの高原→丸尾温泉


薄薄的樹冰在陽光下呈現出半透明的模樣,或因強風吹落半片,或是陽光融化而掉落,又或者行者的背囊輕碰而散落一地。

韓國岳,亦有作「唐國岳」,今跟隨日本國土地理院之名稱。此山乃一座成層火山(stratovolcano),多以對稱錐形而廣為熟悉,日本富士山坦桑尼亞奇力馬札羅(Mt. Kilimanjaro)亦屬此類。火山口直徑 900 米,深 300 米,最近一次爆發發生於一萬七千年前,屬於較近期之「霧島火山群」。欲登此峰可從大浪池於南面急登,或從硫磺山南面緩登。日本小說家及登山家深田久彌將之列入「日本百名山」,自此成為登山者的目標。韓國岳西南面有一個火山湖,名大浪池,水面標高 1,241 米,火山口則標高 1,388 米,形成於四萬年前,水深近 12 米,呈暗綠色,是日本最大面積之火山湖。

由於新燃岳硫磺山成為禁區,昔日「霧島連峰縰走」,於近十幾年成為絕響,欲走霧島山,亦只能將行程拆成數日,各個火山逐一攀登。久違三年的海外攀登,以此作為熱身,感受不同的泥土與海拔,尋找執拾背囊的觸覺,再次一步一步的踏上旅途。

早上由鹿兒島出發,前往霧島神宮,其中一段路線貼近鹿兒島灣海邊,櫻島火山就在窗外,依然活躍的火山,噴煙如雲,可惜背光,只有一片剪影。接近霧島神宮,已可仰望韓國岳,見山頂灰白,內心暗喜,想必是冬日限定之樹冰,叫人期待不已。抵達後轉乘巴士前往丸尾溫泉。此處為晚上住宿之地。在此再轉乘巴士前往蝦野高原(えびの高原)。抵達蝦野高原已十一點幾,由於巴士班次極疏,必須捉緊時間登山,以防錯過回程班次。

鐵路上遠望韓國岳

霧島神宮站

霧島神宮站

沿途仍見紅葉

丸尾溫泉

大浪池︰えびの高原〜大浪池〜えびの分かれ

萬里晴空,極其良好的天氣。氣溫僅有數度,陽光照耀下暖意猶存。蝦野高原巴士站一帶彷如遺世獨立的小鎮。回走馬路至蝦野岳(えびの岳)登山口,回首見硫磺岳冒出的煙,澎湃的火山活動就在腳下不遠處。此處亦是登上大浪池的登山口。雖然此路線較少人採用,登山口依然設有投入登山計劃書的木箱。這是在日本登山的義務,也是對自己安全的保障。



蝦野高原望韓國岳

韓國岳與噴煙中的硫磺山

山徑初段走在疏林之中,泥土中水份凍結成冰,塌下的泥坡面屈曲成一條條小冰柱。疏林遮掩部份陽光,身體略感寒冷,走着走着,體暖漸暖,偶爾吹過的風,叫人身體抖擻一下。坡度平緩,除了數段短木梯,有時走過樹根,或是被陽光溶化冰條變成的泥濘。溶化後形成小水氹,水面再一次結成薄冰,風吹過的漣漪,令薄冰結成一圈圈平行線。

起步

泥火結冰

水氹薄冰

抵達「蝦野分歧」(えびの分かれ),繼續前進可登韓國岳,急上則可抵大浪池火山口邊緣。取路後者,隨着高度漸升,身後的韓國岳越來越清楚,山冠灰白一片,一度懷疑只是落葉灌木的膚色,未敢相信遇上樹冰奇景。很快便抵達火山口邊緣,大浪池波光粼粼,閃耀奪目,襯上遠方冒煙的櫻島火山,也算一個異景。火山口邊緣已經長滿植物,不似富士山那種巖巉地層,畢竟大浪池是一個已經有一萬七千年歷史的火山湖。沿火山口逆時針繞,落差細,某些位置高於植被,可以看見全無遮掩的韓國岳、冒煙的硫磺岳,還有不甚明顯的古火山口蝦野岳,而後方則是白鳥山甑岳。在這個角度看韓國岳,是一座盾形的火山,破口處剛好不見,使之看似完美。

回望盾形的韓國岳

登山路,陰影下都是冰

遠望噴煙中的櫻島火山

火山湖大浪池

韓國岳,美麗的盾狀火山

韓國岳與大浪池

繞了半圈,來到火山口最低處,此乃「大浪池口」,是「大浪池登山口」抵達之地。在此稍微攀升,再次回到一如既往的火山口邊緣景觀。來到火山口東端,霧島山最大之活躍火山口出現眼前。與新燃岳對望,荒蕪的山體,冒煙的火山口,是近年數次小爆發後新塑造的外貌。常說感受活的山,恐怕活火山是最直接的證明。再次回到「蝦野分歧」,眼前就是登上韓國岳的急登路線。

大浪池口

火山口內一景

窺望新燃岳、御鉢與高千穗峰

仍然活躍的新燃岳火山口

韓國岳避難小屋

韓国岳︰えびの分かれ〜韓国岳~えびの高原

急登路線就在建於山坳中的「韓國岳避難小屋」後。連綿木階,偶爾遇上因塌坡造成的斷裂,會發現泥面鬆散難以立足。植被隨着高度改變而變得矮細,漸漸低於旅者身高,寒風亦直接吹襲眾人身軀。坡面呈現火山碎屑堆積而成的模樣,而泥面亦始見能夠抵受陽光的冰塊。美麗的大浪池盡收眼底,而更為吸引的,是眼前出現的樹冰。樹冰也就是霧冰,濕氣在樹枝上凝結成水滴,再結成冰,加上強風橫行,令霧冰在樹枝上順風向「生長」。越走向高處,越能看見更精彩的樹冰。韓國岳的樹冰於其西坡特別茂盛,估計受惠於硫磺岳噴出的火山氣體帶有更多水氣所致。薄薄的樹冰在陽光下呈現出半透明的模樣,或因強風吹落半片,或是陽光融化而掉落,又或者行者的背囊輕碰而散落一地。

急登韓國岳

漸至樹冰線,比今早已經往上退了不少

仍算可觀

回望大浪池與遠方的櫻島

望向東方,擁有巨大環狀火山口的新燃岳,與及後方高千穗峰堂堂出現,兩者之間有一個火山口,那是稱為御鉢的活火山。昔日縱走之路,就是經新燃岳一直走到高千穗峰,但恐怕未來數十年亦難見轉機。臨近山頂,路不再陡峭,抵達火山口邊緣,為「九合目」所在,韓國岳山頂就在不遠處。1,700 米高度,不算是一座很高的山;海拔上難以得到的滿足感,都被眾火山口包圍的新鮮感所掩蓋。走近火山口邊緣,由於背光,整塊岩壁為冰所封。強風由火山口往上推,冰粒打在面上帶來幾分刺痛。下望火山口,西面一處崩壞,乃主火山口形成後的一次小爆發造成。

新燃岳、御鉢與高千穗峰

韓國岳 1,700 米

火山口內的冰

火山口崩裂處望白鳥山白紫池與六觀音御池

沿火山口順時針走,是漸降蝦野高原的登山路,樹冰越見壯麗。寒風雖然刺骨,被凱凱雪白的樹冰所包圍,凍得發麻的雙手已變得無所謂。樹冰如花,是樹冰還是雪花,只有賞花者才知道。不少知道本年迎來「初冠雪」的韓國岳的登山人士皆沿此路登頂觀賞,雖然比不上香港平日人流之多,但對比剛才走過的路,已算是「人來人往」。抵達「五合目」前有間木屋,為「韓國岳登山道休憩所」,僅為休息所用。前方冒煙的是硫磺岳所在,也是禁止進入的區域,硫磺味極重。右後方完美的錐形山體,乃御鉢所在。明日將會一探究竟。隨後山徑漸見平緩,很快便回到蝦野高原

大浪池、新燃岳與高千穗峰

火山口另一側,後右方為甑岳

再望大浪池,可惜逆光

噴煙中的硫磺山與甑岳

甑岳

對比今早,樹冰已大幅溶化

稍作梳洗,是日最後一班返回今晚住宿之地丸尾溫泉的巴士準時抵達。不出半個鐘,來到下榻之地。時間尚早,沿馬路步往丸尾瀑布(丸尾滝),此瀑落差達 23 米,瀑壁為輕微彎曲之柱狀凝灰岩,是相當特別的造型。返回下榻的溫泉旅館,享受燙熱泉水消除身體的疲累與寒冷,然後一頓豐盛晚餐,為明日登山行程好好準備。

丸尾瀑

丸尾溫泉商店區

如果你喜歡,請給予一個 like 以示支持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