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婆羅洲(砂勞越、沙巴)D8-9︰瓜拉彭尤

日期︰2015-07-04~5
路線︰亞庇→瓜拉彭尤→亞庇→香港


瓜拉彭尤(Kuala Penyu),位處沙巴東隅,與汶萊比鄰。此地不為港人熟知,唯一景點迪加島國家公園(Pulau Tiga National Park)始為人所問津。此國家公園因某電視節目而聞名,以「生還島」一字為人所知,杳國家公園範圍涵蓋三島,分別 Tiga(迪加島,即生還島)、Kalampunian Besar(白沙島)及 Kalampunian Damit(蛇島)。典型行程皆於迪加島附近浮潛,有島上玩火山泥,於白沙島拍照,還有在蛇島尋找毒蛇,即使次序有變,大體上都是這樣的活動。

由亞庇出發至迪加島,有兩條路線可選︰其一由亞庇直接坐船,其二是陸路由亞庇去瓜拉彭尤,於瓜拉彭尤再坐船抵達。我們則是第二條線。由亞庇往瓜拉彭尤,車程兩個鐘。瓜拉彭尤只屬小鎮,感覺相當冷清。在碼頭等船的遊客甚少,單是我們四人已佔總人數一半以上。遙望外海,正下着大雨,而我們這邊只感受到濕潤的海風。太平洋有三個颱風,即使是稱為「風下之鄉」的沙巴,亦能感受其威力。

瓜拉彭尤的碼頭

小貓

遠方的雨帶

船已準備妥當,航程至迪加島需約半句鐘。隨着船隻離開海岸,風雨漸大,至最惡劣情況,乃船隻搖晃、海浪打濕全身。導遊跟我說若由亞庇直接坐船,恐怕這種狀況需忍受兩個鐘。船隻撞起的海風,加上濕透全身,身體開始感到寒冷。海浪猶勁,不可能拍岸,決定先登蛇島(Kalampunian Damit),趁水面平靜一刻匆匆上岸。由於天氣惡劣,沒有在島上觀光,只在海邊找尋號稱全球最毒的水蛇,屬眼鏡蛇科的灰藍扁尾海蛇 Laticauda colubrina。此蛇擁強烈的神經毒素,但由於口部細小,且攻擊性低,對來訪者來說不具危險(仍須保持距離)。

蛇島 Kalampunian Damit

灰藍扁尾海蛇 Laticauda colubrina

離開蛇島,海面稍見平靜,由於已不可能於迪加島浮潛,故導遊尋找平靜的海域讓我們浮潛。湧浪將海床的沙卷起,海水變得混濁,珊瑚已不可見。國家公園內是禁止餵魚,但眼見甚麼都沒有的海中,那些貼心看管我們安危的助手拿來麵包吸引海魚前來,導遊亦跟我們說明此次屬特例。粗略統計,眼見亦有兩至三種不同的魚類,颱風襲來,倒浪費了大家期待的浮潛活動。浮潛之後,登白沙島(Kalampunian Besar)。此島算是連島沙洲,兩邊皆有植被,而中間一段全為白沙。若然在藍天白雲下,實為美不勝收。由於此島沒有碼頭,船家為我們準備了矮梯用作上落,惟另一邊有一隻大船載在大量中國遊客,船頭比我們更高,卻沒有矮梯,好心借梯還他們落船。導遊揶揄他們「有錢買靚船,無錢買樘梯」,到我們離開時,他們仍留在島上,至於要如何上船,我們則不得而知。

白沙島 Kalampunian Besar

隨影

「有錢買靚船,無錢買樘梯」

船隻前往迪加島(Pulau Tiga),此時卻翻起風浪,眼見巨浪橫掃碼頭,船隻難以靠岸。輾轉之下,決定在沙灘外淺水區登岸,此刻風浪稍停,尚可濕腳,然後沿海邊走至木屋,卻在僅僅數分鐘後,風浪增強,木頭、椰殼不斷由海中沖上岸,不停拍打我們的腳,至接近木屋時,加下起大雨,天氣狀況急轉直下。此刻是我們的午飯時間,可安座在室內享用;室外則有一批中國人正受淋雨之苦,我們讓出一半的空間予他們避雨。這真是個引狼入室的舉動,當他們進來之外,竟毫不客氣拿掉我們的櫈,還直接拿取我們的午餐!導遊與助手一行人出手阻止,最後演變成他們一字排開,以阻擋他們再次騷擾我們。不過,即使如此,他們的聲浪使得寧靜的環境變得極其吵耳。

巨浪

導遊表示,由於天色極度不隱,我們可能今晚不能回亞庇,但他會代為安排在迪加島上的住宿與用膳等問題。由於我們回程班機在下午,故不太擔心明日的事,只覺得今趟旅行,還真刺激。在室內靜待近一個鐘,稍覺沉悶,見雨勢減弱,外出拍照,國家公園負責人卻表示有塌機危機,叫我們回到室內。良久,風浪亦漸細,我們趕緊離開,快速走到碼頭準備。浪潮偶爾亦會蓋過碼頭,仍未起錨的船在海中搖擺不定,好不容易才能靠岸上船。當我們遠離大海,海面變得平靜,再次回到瓜拉彭尤的碼頭,彷似兩個世界。

瓜拉彭尤位處克里亞斯半島(Klias Peninsula),鄰近保佛(Beaufort),是當地原住民擁有的祖地,屬河口濕地,是長鼻猴棲身之所。我們來到 Teratak Village,簡單的下午茶招待,包括沙冰和用當葉和地米包裹而成的小食。坐上舢舨,穿梭只有原住民才認識的河道,尋找長鼻猿的蹤影。由於此刻水位頗高,過橋或部份大樹,我們須伏下才能通過。幽靜的河道,與剛才滔滔浪濤的大海成極大對比,周遭只有引擎聲,每當遇上動物,諸如彌猴和鷹,皆關掉引擎,細心欣賞。正當以為與長鼻猴無緣,我們即刻遇上一群長鼻猴!可惜沒多久,牠們便逃進樹木之中。船隻再次回到 Taratak Village,水位已降,不用再伏身過橋。吃過晚飯,再次坐船,沿河抵達螢火蟲棲身之地。河邊有一種樹的樹汁是螢火蟲的糧食,故所有的螢火蟲皆棲身於樹上,夜幕低垂,螢火蟲的求偶活動成為我們眼中閃閃發光的景象。坦白講,晚上的河岸,除了螢火蟲外,蚊的數量亦何其多,是故難以逗留過長。十數分鐘後,再次返回岸車,乘車回到亞庇,車程兩個半鐘。

Teratak Village

下午茶

原住民的碼頭

長鼻猴

棕櫚果

鱷魚

抵達亞庇,接近九點半,梳洗後打算於佑記肉骨茶吃宵夜,卻剛好關門,只能另覓場地。

翌日,準時於亞庇國際機場直飛香港,抵港時才下午兩點幾,這個時間抵港,對我來說還是第一次。是次旅程,驚險處處,有幸遇上好的導遊,亦不幸遇上史上最差的導遊,但欣賞過世界級的洞穴、數百萬隻蝙蝠飛翔、種類繁多的豬籠草,還有狂風暴雨下的海岸,總算有所收鑊,叫人難忘。拾自己於安娜普納環峰線後的牙慧︰旅行就是要帶點遺憾,才有藉口再去一次,才會令回憶更加完美。不是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