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達加斯加D10︰Baobab Alley

日期︰2015-09-28
路線︰Bekopaka → Morondava


是日主行程是沿國道三十五號原路返回 Morondava,途中可以觀賞各種形態的猴麵包樹,還可再一次回到猴麵包樹大道(Baobab Alley)欣賞日落。吃過早餐,準備離開酒店前,習慣先到洗手間以防萬一,卻發現洗手盤伏有一隻蛙,當然,萬事以影相為先。

一望無際的平原

泳池

早餐時間


車程一如第八日,由 Bekopaka 出發,途中有四驅車停在數棵巨型芒果樹下,這種原生芒果樹,是馬達加斯加烈日當空下最好的休息處。司機飛奔落車,原來前方有一條小溪澗,是他們休息洗澡的好地方。接近中午時分,我們抵達 Belo sur Tsiribihina,一處比 Bekopaka 還要繁盛之地,亦是前日午飯的地方。司機去逛街市買手信,我們也跟隨在後參觀,形形色色的穀物、豆,還有用泥搓成的球,據說是塗在臉上,效果一如防曬霜。走到場外,廣場的樹下亦有不少攤擋,賣衣物、賣鞋履,亦有賣手提電話。我們遇上立法委員林志隆在賣迷你雪糕,嗯,心想應該是臺灣人吧!噢不!是一名穿着書有「立法委員林志隆」衣服的馬達加斯加人。二手衣物在當地相當流行,一來價錢便宜,二來款式更多。我們各自買了一杯迷你雪糕,只需 Ar100,相當於港幣廿五仙,味道還算不錯,至少沒有肚痛。之所以這麼便宜,是因為當地居民花不起錢,若將雪糕變細,價錢倒易負擔得起。

芒果樹下

Belo sur Tsiribihina

騎膊馬 

隨影

蝦乾


足球機

迷你雪糕

Hi,林志隆~

飯後,再次車船一起橫渡 Tsiribihina 河。雖然新鮮感已失去,但仍對這種形式感到好奇,相片照過不停。這次,再沒有在船上四處走,安安靜靜坐在車上。司機說可以打開車門讓涼風吹送,坦白講,若不打開車門,不單是熱,而且相當悶焗,但車門以外就是河,此刻昏昏欲睡的我極擔心失平衝掉進河裏。

拉船

車上船

車門外

當地居民上船


抵達對岸,繼續長途車之旅。這段泥路,兩邊陸逐出現不同的猴麵包樹,睡覺以外亦有不少樂趣。更厲害的是司機在駕駛同時,就然看見前方樹上出現冕狐猴(Propithecus diadema,英文俗名 diademed sifaka),令我相當驚喜。沒多久,遇上一棵自然倒下的猴麵包樹,看見木頭內部,終於明白為何這種體型巨大的樹為何沒有成為建築材料。原來猴麵包樹的內部並不緊密,而是層狀結構,也許是方便儲存水份之故,令其木頭難以用於建築之上。途中會遇上不少色彩繽紛的墓,那是稱為 Mahafaly 的墳墓。墓外的畫越美麗,代表往生者越有錢,其壁畫會畫上其一生值得流傳的故事。

冕狐猴 Propithecus diadema

隨影

Mahafaly

狹窄的路上,一旦發生意外分分鐘令行程延誤,而一旦延誤,可能趕不及在猴麵包樹大道欣賞日落。我們的車隊忽然被前方大量停在路中心的車所阻,原來先有巴士一側駕進路邊的田而動彈不得,後有疑似貨車壞車之嫌。突然傳來可通行的消息,所在因而阻塞的旅客,立即跑回自己的車,繼續上路。路邊有一棵奇粗無比的古老猴麵包樹,相信歲數達數百年,被當地人稱為聖樹,會在樹邊進行祭祀儀式,但今時今日已淪為帶遊客手牽手量度樹身的活動,Anja 說除非我們要求,否則只在遠處欣賞。

壞車

田與猴麵包樹

聞訊通行,立即奔跑上車

古老猴麵包樹

古老猴麵包樹前留影

太陽快要落山,但我們並非直指猴麵包樹大道。在此之前,先去欣賞一棵名為 Baobab Lover 的博茲猴面包樹(Adansonia za),僅見於馬達加斯加南部及西北部。猴麵包樹分叉並非離奇,但如此 Baobab Lover 扭作一起倒是少見。斜落照耀下,使得此刻陰陽分明,更添美麗。然後,太陽變得更紅,來到猴麵包樹大道,樹幹已染成橙紅色,濕地邊盡是來欣賞的遊客,人數約卅人左右,是我抵達馬達加斯加十日以來,遇上最多遊客的一日。望着落日,猴麵包樹漸成剪影,異世界的橙色天空,簡單卻獨特。日落後的餘輝,紅得如火燒大地,隨後天色盡黑,我們累得一直睡到 Morondava。

Baobab Lover

Baobab Lover

斜照猴麵包樹大道

現場觀看日落的遊客

鳳眼藍與猴麵包樹

日落

倒映

告別麵猴包大道

火紅的落日

Hotel Baobab Caf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