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南阿斯卑斯北部縱走D9︰昇仙峽

日期︰2017-10-05
路線︰甲府→昇仙峽→甲府→香港


御岳昇仙峽谷,早在日本江戶時代後期已有人跡,後以採水晶為其產業,今位處秩父多摩甲斐國立公園之內。溪谷以花崗岩為主,流水塑造出奇形怪狀的石景,甚至出現高達180米的石柱圓覺峰,而此谷最引人入勝者,乃其紅葉秋色,被喻為日本最美溪谷,遊者皆讚不絕口。由甲府乘座巴士出發,車程僅四十五分鐘。然而如斯誘人的描述,也許令我期望過高,以致相當失望。雖非紅葉季節,有感溪谷景色卻不如香港之溪澗,歷南阿爾卑斯的美景,昇仙峽比下去亦無可口非;然而作為旅程最後一站,讓心情放鬆,讓激情與緊張感沈澱,以水洗滌心靈,卻是不錯的選擇。

由於下午必須抵東京乘座返港班機,實際上今日只有半日時間於甲府遊覽。在甲府站外等候巴士,借用咖啡店的無線上網服務作有限度的通訊。由甲府開出,於長潭橋處落車,可能並不是旅遊旺季,一片荒涼感覺。越過長潭橋,便可接上溪谷右側的觀光馬路。平緩地攀升,偶爾有車輛駛過,溪澗上的巨岩被流水磨得光滑,查實與大城石澗的景觀相去無幾。路旁的機,據說再過一個月便會轉紅,也許能為此地增添不少美感。

甲府市

昇升峽

長潭橋

車路

澗容

如佛

如松茸

溪谷中的岩石,幾乎十數步一景,通通有木牌標示其名字,但個人覺得非常牽強,僅有數景予以認同。隨後左岸出現高聳企崖,名「登龍岩」,其盤狀節理的岩脈在地質學上相當珍貴云云;然而灰岩與蒼松,看來卻是相當登對。未幾有一橋於左,名「連繫愛之橋」(愛のかけ橋),可抵對岸的寺廟,撿據說男女走過此橋,便會結下緣份,有着這種效果的橋,日本多的是。不久再有一橋,亦是通往同一寺廟之用。隨後,馬路旁開始出現商舖,營業者以售買晶石為主,門口都擺放了超巨型的晶石原石。

登龍岩

連繫愛之橋(愛のかけ橋)

石碑

本地產晶石

山梨縣的日文可解成「山無縣」,諷刺這個多山的縣,而馬路的終點處,不知誰掛了這個有趣的木牌。此地亦是觀賞圓覺峰的最佳地點,一條花崗岩巨柱屹立於溪谷之中,確是奇觀。往後都是車輛止少的石屎行人路,路漸靠近溪邊,或於崖邊開鑿出如騎樓的通道,未幾已聽見隆隆水聲,走過渡河的橋,仙娥瀑布就在眼前。對我來說,沒有紅葉的昇仙峽,除圓覺峰外僅有此瀑可算美景,而行程亦差不多完給。踏上瀑左的攀瀑梯級,有不少售賣土產的店舖,例如水晶製品、提子味雪糕,還有岩魚刺身。有興緻者,可繼續往纜車站登上山頂欣賞甲府市風光,而我可遊玩的時間亦差不多,靜候返回甲府的巴士,為回程作最後的準備。

圓覺峰


山無縣

石門

過橋

仙娥瀑布

巨型粉晶

峽盡

回到甲府,以甲府牛作午餐,在超級市場買了兩抽豐滿甜美的提子,是給父母和內子的手信。返回酒店取回行李,然後按昨日預購直達成田機場的巴士時間表候車。四個鐘多車程,由甲府市風光,到遍地葡萄園,然後不知名山區,到東京繁忙的都市,再抵市郊的成田機場,天色盡黑。抵達機場,隨便吃個晚飯,便到航空公司櫃位辦理手續。順利的飛返香港,趕及僅有幾班的通宵機場巴士,回到家裏,已是萬賴俱寂的時刻。由獨自出發,獨自縱走,到獨自返家,似是首尾呼應,風格一致。南阿爾卑斯北部縱走,似乎缺少一種每次登山給予我的震撼感,也許春季攀登島峰讓我見識更多,使得衝擊感大為減弱,然而是次行程遇上的種種人與事,倒是叫我再三回味。

甲州牛

告別甲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