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印加復活D07︰帕拉卡斯灣

日期︰2012-10-04
路線︰利馬(Lima)→帕拉卡斯灣(Paracas Bay)

大堂職員建議我們找 Copa Airline 的職員,在我們來到櫃位查詢時,又被指示到他們的辨公室。 其實我倒沒想到,踏入凌晨時分,這個機場, 特別是航空公司的辦公室仍相當繁忙。跟職員交涉,好消息來了︰ 我們的行李就在利馬。他們會安排海關檢查,着我們等待。 這一個等待,一等就一小時多,喝着特濃咖啡,希望消息得到證實。 職員着我們其中一人回到海關處拿行李, 關員跟我說其中一件行李被打開過,叫我看看有沒有不見了東西。 由於我逆走出關的路,途中遇上不少問題,又花了一小時多, 我們終於跟行李再度會面;而阿娜的行李就被打開過, 又花了近一小時,得出頭燈和紙巾不見了這個結論。 阿娜堅持要討回頭燈,我只留留在大堂看守行李, 結果一等就是兩小時。按耐不住,還是去找她,結果在 LAN 的辦公室找到阿娜。似乎他們有所誤會, 我向職員說明一次我們的處境後,他才無奈的說只能以每公斤 US$50 賠償。

利馬機場外

Espresso con Panna

久別重逢

Push Tag

機場亦變得空空如也

時件終於完結,已是早上四時多, 昨晚雖然在機場找不到接送我們到旅館 Backpacker Inkawasi 的人(後來確認跟本沒有來接我們), 但亦擔心這個時候才入住會否極為奇怪。乘的士前往, 旅館的管理員莫明奇妙的打量我們。梳洗、執拾、吃早餐、報平安, 基本上沒有睡過覺。Backpacker Inkawasi 位於利馬最安全的 Miraflores,鄰近海邊。 下午十二時半會有專車接送我們,此刻為打消睡意,走到海邊閒逛。 太平洋的浪似乎特別大,海灘上的人大多都在滑浪,但寒風吹送, 令我們連走近海邊的慾望都沒有。回到旅館,小眠一會, 等待接我們的人。

房間窗台

Backpacker Inkawasi

Miraflores 的街道

海邊步道

海浪

遠望 Paracas 半島

下午十二時半,專車送我們到巴士公司 Cruz Del Sur 的巴士總站。不知道其他公司是否如此, 但這家公司的長途巴士保安非常嚴密,除了買票採取實名制, 上車時更要檢查行李, 更誇張的是每個人的樣貌更要用攝錄機拍下來,以防萬一。巴士由 Lima 開往 Paracas,城市景觀很快就換成沙漠跟海。荒蕪的沙漠, 海邊竟然仍有大量平房,這裏的人到底如何生活, 實在令人摸不着頭腦。長途巴士跟飛機一樣,有午餐供應, 可是我發現在巴士上吃東西難度相當高,當巴士轉彎時, 托盤會跟着左右滑動,要不是一直拿着, 總有一次整盤食物都掉在地上。

Cruz Del Sur 巴士站

購票中心

保安檢查

市郊一景

沙漠與海

巴士上的午餐

擺賣

向 Paracas 方向走

沙漠公路

Cruz Del Sur

工廠

第一印象是阿拉伯

來到 Paracas,已是接近黃昏。在酒店 Casa Andina Paracas 將行李擺好,往海邊閒逛一下。這裏曾是繁榮的漁港, 如今成了旅遊城市,因為這裏是往 Isla Ballestas 的出發地。在寧靜的海邊,七彩的天際線下, 數隻鵜鶘(塘鵝)在海灘上走來走去,除了在動物園, 還是首次這麼接近巨大體型的鳥隻。一個男人用魚引牠們跳來跳去, 還示意讓我來把玩一下,收費好像是 1 Sole(1 Sole 或寫作 S/1 約等於 HK $3~3.2)。由於興趣不大,斷然拒絕; 也許他覺得浪費了魚餌,立即罵我連一元也不肯花,氣匆匆的走了。 可憐他為一元而動怒,我也沒責任必須花在他身上, 此等行為連行乞都不如。Paracas 其實很小,都是食肆、旅館和賣手信的店舖,晚上仍在營業的, 主要是食肆。價錢大抵相約,主要落在 S/2x~3x 之間,是遊客價錢,但於我而言,也不算貴,吃過更覺物超所值。 選了 Eldelfin Dorado,一家二樓還在裝修,但一樓相當有情調的餐廳。 店員都不會英語,更搞笑的是, 英語餐牌似乎跟西班牙文餐牌不吻合,點了一客意式龍蝦仔飯, 是我吃過最好味的,而阿娜的傳統秘魯餐更驚人︰ 碟子足足有一個傳純鍵盤那麼大!

Paracas Bay 的 Cruz Del Sur 巴士站

Casa Andina Paracas 一景

海邊的鵜鶘

日落 Paracas

鵜鶘

Magic Time

Lemonade

阿娜的大餐

我亦有意式龍蝦飯

Eldelfin Dorad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