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曹石澗左右源

日期︰2015-05-09
難度︰★★★
路線︰施樂園→大曹石澗右源→大曹石澗左源→大帽山林道→荃錦公路
編號︰131.2/150509+1:227


大曹石澗,源起大帽山西南坡,經川龍匯白石橋坑及上花坑流入曹公潭。本澗為舊九大石澗、帽山五澗之一,惟下源受污染,川龍以下探遊只限於豐水季節;然而川龍以上仍有美景,雖不是宏大澗道,中段仍算寬敞,景色亦屬優美。當中以右源甚為出色,急升澗道深藏「斜板瀑」、「小長瀑」及「濂雨瀑」等勝利,臨近源末,略帶險意。

是日天色欠佳,帽山霧起,軍閘處能見度只有廿多米。向施樂園方向走,腔內感到暖和的濕氣心知將會落雨。一頭黑狗靜靜跟在後,初時以為是施樂園的狗隻討吃,未加理會,直到我們走至石橋處入澗,黑狗便留在馬路,未見跟隨。

大霧

姑且叫牠「樂樂」

橋後瀑布

雨後澗道零舍濕滑,上半場乃下溯大曹右源。未幾,見澗旁石後有一帳篷,心中稍微緊張,心怕是斬樹黨的巢穴,但位置過於張揚,設備未免不符風格,未敢仿傚乜乜關注組指鹿為馬,近看之下方知是大學的昆蟲研究。不欲打擾儀器,重回澗道,繼續下溯。過一塌樹,亂石澗床異常寬廣,看似左右分源,正是地圖上的中字形澗道,貼近右邊下降較為安全,穿過狹槽便抵達濂雨瀑瀑頂。

下溯大曹石澗右源

昆蟲研究

塌樹

沿汩右下降

小瀑布

就地勢而言,下降濂雨瀑頗危險,正路應遁瀑右(下溯方向)山徑,但極易誤導往瀑左草坡,但低處卻是絕壁,難易失控直接掉到瀑底。未知瀑頂的一條警界線是否為此而設。抵達瀑底,回望濂雨瀑,是幾層外斜階級狀瀑壁,瀑下再承一短瀑,以淺潭作結,遠看是個雙瀑布,頗為幽雅。繼續下溯,前路止於一副極斜的石壁,難以下攀,幸有前人留下的繩索,試力似仍穩固,未有全力依靠,小心下降。左側是一幅頗具規模的瀑壁,一道弱水流下,亦具壓迫感,此瀑稱為小長瀑,可媲美梧桐寨之長瀑吧!

警界線

濂雨瀑

濂雨瀑全相

下降企壁

小長瀑

不久遇上右支匯流,走過一道短瀑深潭後,有巨石亂散於澗床。小心沿崖邊棧道橫過,澗床不再見有石礫,而是岩基。眼前不再是林蔭閉天,開揚澗床呈現眼前。澗道飛垂,須於左邊繞過,回望此瀑異常平滑,如經人工打磨一樣,是為斜板瀑。澗流稍為往一邊,瀑布形成深峽。走過此瀑,便來到大曹石澗左右分源之「廣場」。我們在此休息,準備下半場上溯左源的行程。正當享受着風雨欲來的陣風之時,聽到下游傳來獸叫聲,試時以為是野豬或是人聲,卻又不太尋常。未有理會,良久,在我環視四周之際,驚見岩上有一頭黑狗站立,對着我們擺尾。驚喜蓋過突如其來被嚇一跳之感,在施樂園遇上那頭黑狗,未知取道何處竟追至此地!

右源右支匯流

短瀑深潭

小心橫過

開揚

斜板瀑

斜板瀑

峽瀑

左右源交匯處

樂樂現身

說時遲那時快,天降豆大的雨,而且毫不留情地行雷,我們亦隨即出發。這場雨來得突然,未有心情欣賞左源,只管快速往上溯。由於落雨令黑狗不能以氣味追蹤我們,更一度先以吠叫聲後轉悲嗚聲呼叫,我們便高聲回應,不到一分鐘,牠又緊緊跟隨在後。狗隻不能在濕滑澗道行走,是故牠會在澗邊斜坡穿梭。雨中林澗,霧氣處處,難以辨別路向,然而曾溯過此澗,可依記憶前進。沒花多久,便窮源出澗,接上大帽山林道。此時橫風橫雨,身在七百幾米,幾乎冷得發抖。沿馬路落山,不久見有前頭車互相迴避,我們亦站在一旁等候,也許黑狗許以為我們乘坐汽車,停下腳步,然後回頭往上山走,無聲告別。此時亦遇上一頭野牛,前腳曲折,似半斷狀態。持續的暴雨,全身盡濕,抵達燒烤場,等待停雨一刻,前往巴士站離去。這頭黑狗,令我想起高流灣的小黑,為此行添上難忘記憶。至於有關大曹石澗左源之遊記,請參考本網誌另一篇文章︰《大曹石澗左源》。

上溯左源

暴雨中

藍巴勒海峽

斷腳牛

再見樂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