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峰環線、馬特洪近覽 D01︰Chamonix

日期︰2018-07-29
路線︰Hong Kong → Zürich → Geneva → Chamonix


歐洲阿爾卑斯名峰白朗峰(Mont Blanc),意指白色的山,為阿爾卑斯最高峰,海拔4809米,位處格雷晏阿爾卑斯(Graian Alps);以登山、滑雪、越野單車等戶外活動享負盛名。此山周邊分屬法國、瑞士及意大利三國,並有一條環山行山徑貫通,為名 Tour du Mont Blanc(TMB)。白朗峰環線全長約170公里,設有多條支線,一般需時七至十一日完成行程,此線特點為其出發地點選擇甚多,途中亦可以巴士、登山纜車或吊車跳過部份路線,甚至以鄰近大鎮作為補給或休息點,以支援長途旅程,是故每個人的路線不盡相同。環線主線多以山谷小鎮兩旁的山腰與山谷為主,偶有登上山頂,可欣賞白朗峰及大喬拉斯兩座名峰,還有跨越國境的山坳亦甚有趣(因《神根公約》,旅者可自由穿梭三國);支線難度普遍較高,風景亦較壯觀,多棄沿河谷的主線而踏上翻越山坳的艱辛路線。

受第一本介紹白朗峰環線的指南所影響,大多數的行者皆以逆時針方式行走,好處是同行者甚多而往往會相遇繼續幾日,而順時針方或行走,則多遇逆走行者,帶來較多前方路況的資訊。不論順時針或逆時針走,皆沒有所謂較易或較難之說,行程特色往往以不同起點而有不同變化,先易後難或先難後易,先看壯麗山景或先看小鎮景色,視乎行者所定。更有部份行者不在乎走完一圈,視乎天氣變化而提早離開,或因審美疲勞而放棄剩餘行程亦常有之。最適合環走白朗峰的日子為夏日七月至八月份,期間日照時間超長(大約晚上八點半左右日落,九點天仍未盡黑),氣溫怡人,山坳積雪幾近溶化,加上野花盛開,是為旺季,山屋很易爆滿,尤其在星期六與日,更是一床難求,而夏季亦是雨季,亦得作好遇上雨水的準備。

總括而言,可作為起點的地方計有︰法國的 Les Houches 或 Chamonix(不在路線之內)、Champex;意大利的 Courmayeur 及 Les Contamines;瑞士則只涉及小鎮,交通不便而不建議作為起點。雖然 Chamonix 並不在環線路上,但作為登山名鎮,不少人亦會以此地為起點或終點,好作準備或休息。Chamonix 全名 Chamonix Mont-Blanc,即沙木尼白朗峰,鄰近瑞士日內瓦,多以巴士接駁,在歐洲登山史中相當著名。鎮中充滿濃郁的登山運作氣氛,眾登山服裝名牌店舖林立,街上行人除短衫短褲涼鞋或拖鞋打扮外,盡是一身行山裝,背着大背囊、拿着兩枝行山杖,讓人相當憧憬。

香港直航蘇黎世的公司只有一家,於香港時間晚上十一點四十五分起飛,當地時間早上六點半左右抵達蘇黎世,接塔飛往日內瓦的內陸機,抵達時才不過十一點鐘,易於安排行程。香港往蘇黎世航程近一萬公里,飛越歐亞大陸而不經任何海洋,這麼多次外遊倒是第一次。作為瑞士第一大城市,蘇黎世的機場並沒有予人很亮麗的印象,倒是關員看見我排進歐盟櫃位的黑臉,到看見我的護照後轉為白臉讓我差點笑了出來。

機上日出

蘇黎世國際機場

雲生於谷間中

日內瓦機場

由於日內瓦相當接近法國,而沙木尼亦貼近瑞士邊境,是故日內瓦亦成為進入沙木尼熱門的地方,對地理概念貧乏的人,造成前往法國卻飛往瑞士的混亂。飛機飛越低地山谷之上,雲層填滿谷中,如湖水流入缺口,妙趣橫生。機場外巴士站有約一個鐘頭一班前往沙木尼的巴士,站牌卻極不明顯,由於塞車令巴士遲到,差點以為自己守候在錯誤的地方。

巴士站

前往沙木尼的巴士

前往沙木尼的車程只消一個半鐘頭,隨着窗外景色的變化,接近沙木尼時,鎮旁的雪山與崖壁極具氣勢,心情相當興奮。巴士總站置在城鎮中心以南,河川的另一邊。甫落車已能望見凱凱白雪蓋頂的白朗峰,還有其北面流下的冰川。越過橋樑,進入沙木尼的「中央大街」Avenue Ravanel le Rouge 及 Rue du Dr Paccard,集中大量登山用品店及各類酒吧餐廳,亦是旅客熙來攘往之地。前往我們下塌的酒店 Park Hotel Suisse & Spa,位置就在遊客中心前面,戲院旁邊;酒店頂樓有暖水池與冷水池,還有桑拿房。將行李安頓後,便四處行逛,極多的登山用品店更叫我捨不得離開,可惜需要的裝備都已經擁有,再買亦覺重覆浪費。鎮中立有幾個雕像,全是與白朗峰有莫大關係的人物,他們都是指向或坐向白朗峰。

沙木尼巴士總站

過河

最繁榮的大街

Park Hotel Suisse & Spa

教堂

教堂內

遙望白朗峰

午餐我們選擇了提供地道法國菜的 la Télécabine,在接近卅度的日光下,坐在遮陽處加上微風感覺相當涼爽,沒有香港的重濕氣,汗水瞬間便蒸發掉。這道他他牛,打破我對法國菜的印象,就如內子所言,彷彿像是中菜一樣,而且偏鹹,味道不俗,但其印象落差使得我吃來總覺奇怪。鎮中一家名為 Chamon'ice 的雪糕舖,舖名與 Chamonix 諧音(讀作 Sha-mon-ny),其雪芭相當美味,不失為逛街時解暑妙品。晚餐假 CAP-HORN,與午餐一樣同為法國人推介的法國菜餐廳,貝殼粉與蝦沙律不錯,地道啤酒 Brasserie du Mont Blanc La Blanche 更叫人難忘,倒是鴨胸這道主菜再一次衝擊我對法國菜的印象︰濃稠的燒汁,配上一碗沒有飯味卻添上香蔥與芝麻的類日式白飯,到底是甚麼東西?坐在餐廳半室外的空間,頭頂是玻璃天花,看着日落產生的紅光投影在岩峰上。結帳後返回酒店執拾行裝,準備明日開始的白朗峰環線第一日。

la Télécabine

他他牛

Chamon'ice

沙樂美腸

地道啤酒 Brasserie du Mont Blanc La Blanche

鴨胸

夜晚的沙木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