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東北鄉雪溫泉D3︰蔵王樹冰奇觀

路線︰蔵王→山形→鶴岡
日期︰2010-02-01



早上醒來,窗外的世界蓋了一層新雪,可是遠看山腰仍然烏雲密佈。上山看樹冰,該不會像昨晚一樣吧?吃過簡單又多樣化的早餐,回房執拾東西離開酒店。慢步走至吊車站時,阿娜第二次滑倒!雪地上留下像交通意外現場的車禍痕跡!

早上在酒店內

大堂小火爐

火是真的!

早餐

窗外景色

Oak Hill

昨晚的積雪

雪山

意外現場

步行至登山吊車站,遠比乘車的感覺來得遙遠。將行李寄存好,拿著相機再次買票。遇上似乎是台灣人的旅行團,為免跟他們迫在同一輛吊車上,我們決定走慢一點。日本有一種風氣相當好,就是攜有小孩子的同行者(及其小孩),均可優先上車。除了像我們一樣的觀光客外,別的幾乎都是滑雪的人。踏進車箱,跟昨晚不同的是今天非常擠迫。吊車緩緩前進,晚上看不見的風景今天終於看得見。

回望吊車下風光

樹冰高原站

往藏王山頂中

雖說看得見,但仍是霧氣濃濃,視野並不廣闊。腳下一層厚新雪,杉樹亦如白色傘子一樣並立在雪坡之上。細看吊架上的積雪相當嚇人,完全凍結的鐵架真的不會斷裂嗎?看來的我對物理學的信心還不夠強。跳過樹冰高原,再轉乘吊車上藏王山頂。走出車站,天色依然朦朧,但我已經興奮得快要大叫起來(可惜這裡不是香港,我可不想被報以奇異與憐憫的眼光)!昨晚看得見的樹冰只算鳳毛麟角,整片山坡都是樹冰和樹冰,除了人還是樹冰!

仍未變成樹冰的杉樹

令人不得不擔心的狀態

這個更過份...

認得嘛?昨晚也在同一個地方

早上卻可以走得更遠

山頂上的指示牌的惟一用處,就是證明昨晚的風雪如何強勁。被樹冰包圍的平原,有一尊地藏菩薩,大半身已經埋在積雪中,剩下的部份成為到訪者拍攝的題材。太陽漸漸高掛,山頂霧氣不知不覺散光,藍天展現,視野頓時廣闊得無限遠一樣。望向藏王山頂,才不過上升數十米,不過單看眼前樹冰已經夠了,打消輕登的念頭。奇形怪狀的樹冰,其中一張照片,極像怪物大遷徙,一對老年夫婦緊隨在後、有的如張牙舞爪、亦有的像垂垂老矣的老翁。任憑想像力天馬行空地發揮,不變的仍是這種人群如螞蟻般細小的穿過滿山樹冰這種對比式震撼力,在吊車站天台上可謂看得一清二楚。將自身抽離人類的高度,想像如飛鳥展翅翱翔澄空,看見的會否更加壯觀呢?實在不得不讚嘆大自然的偉大與神奇。

藏王國定公園

橫向的冰雪令樹冰更加神秘

興奮得不得了

滑雪的話,會在樹冰中穿插

除了樹冰,還是樹冰

怪獸樹

老人會議?

指引方向的樹妖

各具風格

陽光來了

亦有人在拍攝樹冰

樹冰以外,便是廣闊平原

女王頭

遠處巨大雲團

這隻樹怪勢嚇人

細看樹枝

阿娜與樹怪

可見風勢之強與氣溫之低

千軍萬馬

在山頂的餐廳吃午飯,中午時分陽光直照屋企,相當刺眼。脫下太陽眼鏡,那刻實在接受不到冰雪強勁的反光。伴著樹冰群吃午飯,突然感慨地說到「過了三天,還有七天啊...」這種五味雜陳的模糊心情。

餐廳外風光

細看吊車架

下山了

不忘再看

樹冰高原的未成形樹冰

站外風光一流

難忘之旅

接著乘吊車回到山麓,走至滑雪場,由於我們只是初學者(阿娜經驗零,我亦只有一次滾下山的可怕壯舉),決定只留在平坦地方「滑雪」。更慘的是,一開始阿娜就失控撞上斜坡前的軟欄杆,在我瘋狂笑她的時候,自己亦遭受同樣的下場!動彈不得的阿娜,只好等動彈不得我的去迎救她。幾經爭札,我才能站起來將阿娜拖起來。一小時的體驗,阿娜經歷不受控制的加速、坐在地上等必然的經歷,還享受到「滑雪只需幾秒鐘,拖行雪橇幾分鐘」的思想勞改,滑雪的熱誠瞬間將滑雪變成疲勞的代名詞!

滑雪

滑過雪,回到藏王溫泉巴士站,等待開往山形的巴士。回到山形,再轉乘巴士往鶴岡——一處幾乎沒有香港人聽過的城市。三小時的車程,在車上完完全全地昏睡。抵步鶴岡(鶴岡=つるおか),天已全黑。由S-Mall(エスモール)走至整個行程最便宜的酒店之一的酒店,不熟路之下走了十五分鐘。在房間放下行李,就在黑暗街道中走走逛逛。找不到特別想吃的東西,隨便進了一家小餐店,刺身定食和咖啡飯還不賴,價錢也相當合宜。

巴士站

山形站

便宜的刺身定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