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北阿爾卑斯D1︰抵名古屋

日期︰2013-09-28
路線︰香港→名古屋

日本本洲中部有三條山脈,分別為飛驒山脈(飛騨山脈)、木曾山脈(木曽山脈)及赤石山脈(赤石山脈)。英國人 William Gowland 來日探礦,因遠看似瑞士阿爾卑斯(Alps)而喚作「日本阿爾卑斯」(日本アルプス)。北阿爾卑斯(北アルプス),即飛驒山脈,廣為香港人知者,有景點立山黑部(立山黒部)及上高地(上高地)。北阿爾卑斯山脈,橫跨富山、岐阜、長野及新潟四縣,主要部份納入中部山岳國立公園,最高點者為奧穗高岳(奥穂高岳),標高3190米,僅次富士山及赤岳,為日本第三高。是次行程,環繞北阿爾卑斯山脈,襯着秋意降臨,欣賞紅黃綠三色混雜的世界。

由香港出發至名古屋,原定下午四點十分起飛的班機,一再延遲至五點半方能登機。本以為一切即將順利,怎料機師宣佈工程人員正在檢查,有待確認,連他自己也不知何時方能起飛。事情擾攘至六點二十分方能出發,比原定遲了兩小時多。

首次延期

二次延期

飛機飛抵名古屋中部國際空港,已是晚上十一時左右,整個機場已經關閉,也再沒有公共交通工具前往市區。機場職員幫忙電召的士,但一時之間也不能疏散所有旅客和本地人,但大家都沒有鼓譟,非常有秩序地等候,與香港機場所見的中國人有千里之遙。約兩個小時,終於到我們上車,前往名古屋驛(名古屋駅)足足花了近一小時,車費一萬八千日圓多,換算港幣約一千四百元,是繼首次去日本坐的士後,第二花費之鉅額車資。

抵達名古屋

本班機的乘客

排隊等的士

班機延誤通知

抵達酒店,因大遲到已被取消訂房,加上是日客滿,每次安排房間,幸好離此處不遠的同集團酒店有空房,酒店津貼八百日圓予我們這兩個「難民」,順道替我們電召的士。不出五分鐘,的士抵達,載我們到另一間酒店,只需補五百多日圓,下車時,司機讓給我們一個九十度鞠躬,辛苦了。

名古屋驛新幹線口

凌晨兩時多,肚子餓得痛哭,酒店門前有間豬排飯專門店,剛好用來祭祀五臟六腑。點了一客咖哩豬排飯,一陣熟悉的味道湧現,回想這家店的名字「かつや」,不正正就是我上班時的其中一間飯堂嗎?!難怪味道如此相熟。早上七時,我們得乘坐列車前往松本,還要在出發前購買整個行程之JR車票,如今亦要盡快執拾行李,將登山所需的東西都放進背囊,剩下的就要寄往松本,結果,只有不足三十分鐘讓我睡覺。這種經歷,似曾相識,正是由復活節島前往利馬那一晚,但當時有更充足的時間睡覺。幸運地,登山行程並不是隨即開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