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北阿爾卑斯D2︰松本城、穗高神社、中房溫泉

日期︰2013-09-29
路線︰名古屋→松本→穗高→中房溫泉

早上五點多已站在在JR名古屋驛售票處(きっぷうりば)排隊,然後展示要買的車程及指定席班次,本以為會更有效率,怎料那名售票員太過好心,將我所有單程車票換成來回車票,還有中途不連接的路線都一併處理,當我跟他說按紙上所示就可以,他疑惑地問我回程怎麼辦。交通不是只有JR吧!一如既住,買了兩個飯團加一杯咖啡,上車。七點正,JR特急列車「Wide View 信濃」(JR特急ワイドビューしなの)準時由名古屋開出。

名古屋驛外


名古屋驛外

出發往松本

Wide View 信濃3號

松本

松本城

兩小時多,抵達松本。有數小時餘閒,我們決定到松本城走一趟。往松本城,可乘塔松本周遊巴士 Town Snaker 北環線(松本周遊バス「タウンスニーカー」北コース),於松本城前下車。松本城,別名「烏城」,城內之天守,乃日本現存十二座天守閣之一,當日還包括曾到訪之姬路城(姫路城)。松本城築於日本戰國時代永正元年,即公元1504年,乃信濃國中部小笠原氏發立之深志城,後來小笠原氏沒落,投入德川家康麾下,重新領有此城並於天五十年(1582年)大修輯成松本城。八年後,即天正十八年(1590年),松本改封予石川氏,興建天守及城郭等,確立了今日松平城之規模。

松本周遊巴士 Town Snaker

走過護城河,跨過松本城大門,園內簡單整潔,其中一條走廊有臨時架設的攤檔,如一小墟市。日本人愛寫生,亦愛坐在公園一邊吃便當、喝啤酒,為何同樣的行為,此刻所見是如斯教養?相信這是禮教的成果,亦是中華文化傳承之體現。禮失求諸野,難怪崖山一役後,中華亡,日本舉國奔喪後自稱小中華,更惶論今日之偽中華。

松本城門前

護城河

參觀松本城,因在城內行進需時,空間有限,須在城外排隊。約二十分鐘,終能進城,一如姬路城,脫掉鞋子,用膠袋載好,拿着參觀並登上六層樓之天守閣。不熟悉日本歷史的我,只聽過戰國時代較出名之大將,還有部份沿用至今的古地名,故參觀時,展品只是皮毛式觀看,倒是喜歡每層樓用巨柱營造的空間感;另外,尤喜察看日本古藉,當日之用字今仍可通,實在神奇。愈往上走,樓梯就愈斜愈難行,部份更是如天梯般大落差,上落同時進行,倒考驗個人功夫。

松本城外排隊

城內

城內樓層

古藉

火槍展示

上落樓層

六樓頂的小神社

參觀過松本城,在城外繞過圈,從不同角度看松平城,城後大遠處的山脈,已是北阿爾卑斯山脈,甚麼大天井岳、常念岳,即將近距離接觸,此刻不必急於辨認。回程同樣坐 Town Snaker,回到松平驛,經JR大糸線,前往穗高驛(穂高駅)。奇怪的是,大糸線在日本官方的中譯是「大係線」,但明明「糸」跟「係」在這裏跟本沒有關係,也許是機械翻譯的錯吧。

松本城

松本城

城外街道一景

JR大糸線

穗高神社

不到半小時已來到穗高,時值陽光暴曬的時間,部在車站外的人都有一副登山裝,各自尋找前往中房溫泉(中房温泉)的交通。中房溫泉除了屬日本秘湯之一,亦是登山的地點︰燕岳登山口及有明山登山口。離巴士開出還有約一小時,我們決定吃午餐。車站旁有一家賣信洲簥麥麵(信州そば),難得來到信洲,當然要品嚐一下。點了一碗野菇簥麥麵(きのこそば),麵條略厚且扁,跟以往吃過的簥麥麵有點不同,口感結實,相當不俗。

穗高驛

野菇簥麥麵

飯後前往不遠處的穗高神社(穂高神社),這裏有一株五百年大杉,名為孝養杉。日本人對古樹甚為尊敬,認為有靈氣,都會予以神聖地位,即使是日治時期臺灣阿里山的千年神木,跟日治時期香港大嶼山沙螺灣的古榕樹,亦會手下留情,不會斬下。試問作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何以發展至上,阻路死者?

五百年古杉

穗高神社

鳥居

中房溫泉

時間也差不多,回到穗高驛,塔上前往中房溫泉的巴士,路途上趁機補眠。巴士沿國道327號槍岳矢村線(槍ヶ岳矢村線)走,進入中房溪谷後開始變得迂迴,此刻睡醒,眼見窗外深谷重重,心知快要到達。經過有明溫泉,巴士總站停在中房溫泉外的停車場。旅館職員派人前來迎接,短短數分鐘上坡路也有專車接送,實在太神奇。

往來穗高驛及中房溫泉的巴士

來到日本秘湯協會成員之一的中房溫泉,簡單和負責人表明明早需於六點出發登山,請求將早晨製作成便當,便進入和式房間,將背囊放下。由於中房溫泉乃天然流放溫泉,在主建築群外亦有多個獨立的「外湯」,包括貸切風呂、足湯等,還有可直接飲用之溫泉水,富含硫磺等礦物,至於味道就並非人人可以接受。換上浴衣,四處走看,泡了兩三個溫泉。雖然並非冬日,但秋天黃昏的深山只有十數度,泡浸在溫泉中仍有那種幸福的感覺。晚飯是以馬肉刺身為首的料理,附有雜菌鍋跟用濃酒煮好的魚。吃飽後,好好休息,準備明日起一連五日的燕槍穗高連峰縱走。

中房溫泉

房內

可飲用之溫泉水

其中一個湯

晚餐

馬肉刺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