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印加復活D01-02︰香港至利馬

日期︰2012-09-28 ~ 2012-09-29
路線︰香港→荷蘭阿姆斯特丹(Amsterdam)→ 巴拿馬巴拿馬城(Panama City)→秘魯利馬(Lima)

南美洲,予我總是遙不可及的地方,既神秘又富野性。 香港幾乎沒有直達南美洲任何一個城市的直航機, 大都從三條路線前往︰經歐洲、經美國或經澳紐。

南美洲,予我總是遙不可及的地方,既神秘又富野性。 香港幾乎沒有直達南美洲任何一個城市的直航機, 大都從三條路線前往︰經歐洲、經美國或經澳紐。 由於在美國轉機須事前申請簽證(適用於英國國民(海外) 護照及香港特區護照,英國護照則免簽證), 在行程安排上未色過於倉促;澳紐航線未在考慮之列, 故歐洲航線成為惟一選擇。

飛行路線圖︰香港(UTM+8)→阿姆斯特丹(UTM+2)→巴拿馬城(UTM-7)→利馬(UTM-7)→復活節島(UTM-6/-7),共飛越十三個時區

早在選擇南美洲作為是次假期的目的地前, 已經有不少地方列入希望旅遊的清單中,卻不曾想像過, 這麼快便有機會衝出亞非兩洲,踏足七大洲之第三洲( 及所謂踏足歐洲)。中南美洲其中一樣令我趨之若騖的, 是其消失的古文明︰馬雅文明、阿茲特克文明、印加文明, 還有復活節島文明。四者皆是以石為主要建築材料, 並有着如今仍屬高難度之建築成果而令人與外星文明聯想在一起。 時間不足是遊者通病,故今次只選擇了印加文明與復活節島文明, 也就是前往世界孤島智利復活節島及南美洲西岸的秘魯。

於香港時間晚上近十一時起飛,乘荷蘭皇家航空(KLM) 前往阿姆期特丹,歷時十二小時。由於兩地時差有六小時, 實質抵達時只是當地時間早上五時多。轉乘同為 KLM 班機前往巴拿馬,則要待在機場達八小時之久。 幸好阿姆斯特丹機場未算細,多個分區皆有食肆及商場可供閒逛。 其中最令我留連的,當然是食品店舖。不同形式的芝士和鳥結糖, 更是我指定回程時必買的食物。另外值得一提的, 是荷蘭盛產的鬱金香,在機場亦有售大量的球根,相當有趣。 八小時並不易過,吃件三文治亦需五、六歐羅。下午一時多, 乘座仍是 KLM 的飛機前往巴拿馬城,降落前看見偉大的巴拿馬運河河口, 大量貨船等待進入河道。由於時差達七小時關係, 十一小時航程在時鐘上只過了四小時。在巴拿馬城, 我們並沒有太多時間,緊接 Copa Airline 往利馬的飛機,再花三小時半, 抵達夏令時間跟中美洲的巴拿馬沒有時差的秘魯首都利馬。 當地時間跟香港有十三小時時差,正正是地球的另一面。

香港飛往阿姆斯特丹之路線

阿姆斯特丹機場一景

自動印票機

這個實在很方便

阿姆斯特丹內其中一個區

鬱金香球根

雕塑

我最愛的芝士及沙樂美腸(Salami)

望着停機坪吃東西

三件沙文治加一杯咖啡,盛惠歐元 €15.5

開放式機場

停機坪

又一雕塑

右方是博物館

多元大象

準備上機往巴拿馬城

阿姆斯特丹

我喜歡這個紙杯

飛機小餐

世界知名的巴拿馬運河出入口

轉機往利馬

巴拿馬機會內的小教堂

往利馬

夜晚的巴拿馬機場

抵利馬機場

再轉飛復活節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