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後立山富士登山健行D11︰富士山第二日、熱海

日期︰2014-07-22
路線︰赤岩八合館→富士山頂上→赤岩八合館→御殿場大砂走→御殿場→三島→熱海


山上的『火龍』不及在神山或奇力馬札羅山般精彩,倒是山下的『火龍』猶如追龍,好讓我們提醒自己不要氣屢。

富士山由開山至封山,只有約兩個月時間,一般在七月上旬至八月下旬。登上富士山以新五合目起計,粗略有四路︰富士宮路線(富士宮ルート)、吉田路線(吉田ルート)、須走路線(須走ルート)及御殿場路線(御殿場ルート)。富士宮路線為最接近山頂的路線,所花的時間最少,砂地少、岩路多,但登山與落山皆走在同一條路,難免混亂,而因岩路為多,落山的話,對膝蓋是一個大考驗。吉田路線是最受歡迎的路線,與山頂高度差僅次富士宮路線,是較容易的一條登山路;正是其人數之多,走起上來亦多阻滯,由火山口起計,離劍峰距離最遠。須走路線人流較少,初段走在鮮有的林帶。御殿場路線則是最長的一條路,由此登山的人數非常少,不過由於起點位於較低海拔,對於適應高山來說頗為優異,惟大部份路皆走在砂礫,景色極其單調。

由於富士山高近四千米,對於旅遊登山者來說不易應付,不少登山人士備有數樽氧氣,個人對此裝備效用成疑。無論如何,頻喝水、慢步走是最有效防止高山反應加劇。高山有各自的氣候,不能與地面相比;一般來說,中午後天氣多數轉壞。高度每增加1000米,溫度會下降約攝氏6.5度,故接近四千米的富士山頂,足足比地面低約攝氏24.5度,再加上風寒效應,體感溫度接近攝氏零度也不足為過。若你不是海外登山常客,甚至未曾試過在冬日寒風霧雨中登上鳳凰山,建議先體會一次,便知道自己有否足夠裝備或是能否忍受這種天氣(程度當然過之而無不及)。之所以會在此強調,是因為旅遊登山人士,不會選擇後立山,但很多會選擇富士山,相對而言,登山知識會較為貧乏,特別是香港沒有高於一千米的山,更難體會當中的氣候變化。

劍峰︰赤岩八合館~劍峰

離火山口只有一個半鐘頭的距離,計算過人多擠塞、體力下降,還有趕及未夠五點的日出前登上劍峰,我們決定兩點半鐘準時出發。擠迫的環境,睡眠質素一般,尤其腳後有背囊阻礙,不能伸直,更是難受。部份隊員將不必要的物品留在山屋,趁山屋以下的登山人士尚未超越我們之前,趕緊出發上路。亮起頭燈,照在重覆又重覆的火山屑上,在陡斜的山坡之字形慢行。山上的「火龍」不及在神山奇力馬札羅山般精彩,倒是山下的「火龍」猶如追龍,好讓我們提醒自己不要氣屢。抵達3400米高的八合目,經過廢棄的見晴館,繼續垂頭攀登。六人當中,五人進度良好,不斷超越前方的行者,時間已接近計劃中的九十分鐘,遠方的地平線出現彩虹般的光芒,眼前出現一道簡單鳥居,頭燈照射旁邊的建築物,書有「富士山頂郵便局」。原來此刻已身處火山口邊緣,環火口已有不少行者靜待破曉,我們亦向劍峰前進。

天未光便出發

八合目

破曉

抵達火山口

劍峰(剣ヶ峰),標高3776米,是富士山最高峰,亦是日本最高點。山頂建有自動氣象監測站,但今已廢。登上劍峰,須爬上一段較滑的岩砂路,至此,見一石柱刻有「日本高最峰富士山劍峰」,周遭無遮無擋,目標達成。隊友陸續抵達,山頂比想像中來得少人,原來環火口全都是等待日出的行者,不用擠在狹窄的最高峰。離日出還有半個鐘,此時最為寒冷,身體靜下來,不禁發抖。太陽漸露光芒,前後八日登山行程,在最後一日看見第一次日出,總算萬幸;難得來到富士山,能夠欣賞御來光,不留一絲遺憾。聽見火口邊的日本人大喊「萬歲!萬歲!」,看來他們的心情亦相當激動呢!

環火山口的人群

往劍峰去

尚未天光

劍峰

登上劍峰

靜待日出

天空一片紅

日出

天光了

山頂合照

火山口環走︰劍峰~赤岩八合館

日出過後,清楚看見富士山火山口內部,背光處仍有大量積雪,紅白相間,顯得相當詭異。我們以順時針方向繞一圈,離開劍峰,往久須志神社前行。也許看膩霧雨景色,來個超高清風景,一瞬間連普普通通的風貌亦覺難能可貴。向東處望見形如腰果的山中湖,斜陽剛好落在湖面,照得湖水一片橙紅。

富士山山頂白動氣象監察站

順時針走的環火山口山徑

斜陽染得通紅

回望劍峰(左後)

劍峰

隨影

山中湖

來到淺間大社奧宮,極為熱鬧之地。這裏是須走路線跟吉田路線合流之地,亦有多間販賣紀念品的小屋,更神奇的竟然有自動販賣機,二話不說,立即買了一罐熱可可作暖身之用。火山口對面是劍峰,原來已繞了半圈;這個角度看劍峰,下有崩壁,相當美麗。再多走一會,再次來到富士山頂郵便局。在這裏可以購買限定明信片、蓋上限定印章,還可以在日本最高的郵局寄出明信片,還可以買一張登山證書以作紀念。耗費了半小時多,輕快的沿登山路下山。

須走口

富士山頂上奧宮

濃厚可可

山中湖與鳥居

寶永山

劍峰與火山口

奇怪的雲

崩壁

富士山山頂郵局

登頂證書

鬆散的山徑,登山時可辛苦,下山卻是走得相當輕鬆。今晨漆黑一片的環境,現在是光明一片的風光。迎面的登山人士,有些是跟我們同路登山,或是同住一間山屋。攀登富士山,簡直是日本人的家庭活動,很多小孩子亦跟從父母逐步登山,志氣比起我們當中甚至過之而無不及;回首看看香港的小孩,不禁搖頭輕嘆。一個民族的強大,一個國家的興盛,從小的教育足已注定社會的將來。

原路落山

回望之字形的路

赤岩八合館

赤岩八合館內有等着我們的早餐,我們五人前後不一的抵達,在餐桌上享受登頂的滿足、屋外的陽光,還有難得的寧靜,等待最後的一名隊員歸來。

執拾行李

飯廳

屋外長櫈

準備離開

赤再赤岩八合館

御殿場大砂走︰赤岩八合館~御殿場五合目

六人再次齊集於赤岩八合館,行程尚未完結,仍不能掉以輕心。依御殿場路線下山道落山,是多得數不完的髮夾灣。天色不再晴朗,幸運地欣賞過富士山山的風光後,雲霧再次重臨,幸好並無下雨。一輪轉折,來到王子路線出口,這裏是登山道和下山落的分歧點。

下山起霧

下山道的一段稱為大砂走(大砂走り),眼見前方是頗為鬆軟的火山碎屑,而且斜度頗大,叫人卻步。若習慣在蚺蛇尖南脊快速下降的話,這一段可以說是玩味十足。像滑雪一樣,大砂走的確是可以用跑的落山,鬆軟的砂土不怕跌倒。沒有風景可言,御殿場路線彷如走在大荒漠一樣,附近亦成為日本陸上自衛隊的軍事訓練場所。早在見晴館一帶,已看見有士兵在高地練跑,當我們抵達約二千米高度時,已被他們逐一追上。

大砂走

大砂走

合照

繼續玩

繼續玩

御殿場

爛鞋終於爛了

大石茶

至接近大石茶,再沒有可以往下跑的斜坡,剩下的都是平緩且看似走不完的大荒漠。右邊經過雙子山(双子山)的登山口,不久便來到御殿場新五合目大石茶屋(大石茶や)。稍事休息,繼續往御殿場口走,不用十數分鐘便來到巴士站。富士登山行程完結,乘坐巴士回到JR御殿場驛(御殿場駅),這趟真的感到疲累,在巴士上昏昏欲睡。

大石茶屋

御殿場口合照

御殿場口合照

返回御殿場驛的巴士

在御殿場驛附近找一家拉麵館作午餐,連續十小時體力勞動,只吃過赤岩八合館的早餐,當然要吃些味道較濃郁的拉麵。

拉麵

熱海溫泉

離開御殿場,乘JR東海道線至熱海,來到我們大慶功的一家溫泉旅館「月之棲 熱海聚樂旅館」(月の栖 熱海聚楽ホテル)。此旅館座落在車站外圍半山,可望見整個熱海港。嘗過甜品跟飲品後,我們被分配到兩間房間。首當其衝,就是到浴場洗澡和泡浸溫泉。

熱海

月之棲

熱海港

由於我們並不想分房用餐,早在預定時表示希望共同進餐。如是者,用餐地點在一間獨立房間,並有一人負責我們的飲食。作為大慶功,晚餐當然不會失禮,主菜是龍蝦刺身,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二次享用,更甚是其他隊友都是第一次。僅次於龍蝦刺身,就是兩片又大又香的和牛,未等及和服姐姐出手,已經被我吃了一片,她只能一臉無奈的為我料理剩下孤單的一片。正當大家興致勃勃之時,竟有一人因擔心吃不盡所有食物而唉聲嘆氣,令人雅興盡消,立即被罵折墜,氣氛亦因此繼續炒熱。

獨立房間

是日晚飯之部份

龍蝦刺身

和牛

酒清三味

飯後身心疲累,執拾好行李,稍為不慎便叫人進入夢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