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婆羅洲(砂勞越、沙巴)D2︰巴哥國家公園第一日

日期︰2015-06-28
路線︰古晉→巴哥


巴哥國家公園(Bako Nation Park)成立於1957年,乃砂勞越最古老的國家公園,位處婆羅洲西北角落。巴哥國家公園面積雖細,卻有豐富的生物群系(biomes)與地理景觀,包括猿猴、雨林、海灘、紅樹林、溪流等,周遭可見婆羅洲鬚豬 Sus barbatus (Bornean bearded pig)、只見於北婆羅洲屬瀕危的長鼻猴 Nasalis larvatus (Proboscis monkey)、會搶奪訪客食物的食蟹獼猴 Macaca fascicularis (Long-tailed macaques),還有怕醜的銀色烏葉猴 Trachypithecus cristatus (Silvered langur)。公園內雀鳥與蛇亦甚多,大多的蛇都無毒,唯獨韋氏竹葉青(韋氏腹蛇) Tropidolaemus wagleri (Wagler's Pit Viper) 則可致命。婆羅洲亦是豬籠草的中心,巴哥國家公園可遇上多種豬籠草,有些更是砂勞越特有種。

早上九點鐘於酒店出發,約四十分鐘車程抵達前往國家公園的碼頭 Bako Terminal 並與嚮導會面。進入巴哥國家公園的交通只有水路一途,此處有砂勞越最後一條傳統村落 Kampung Bako,前方就是一條流入南中國海的寬廣河道,警告牌示意此河有鱷魚出沒,必須小心。十五分鐘航程,從河岸到海邊,開始出現被海浪侵蝕形成獨特外形的砂岩。碼頭並非設於海邊,而是河口,因潮汐漲退落差甚大,碼頭設置在河口相對易於上落,但亦有水位低得無法靠岸的時候。

Bako Terminal

碼頭

小心鱷魚

Kampung Bako

砂岩

泥灘有大量彈塗魚,比起香港所見的體型來得更大。河口對出有大量枯木,與對岸僅高810米的獨立山峰山都望山(Gunung Santubong)構成簡單又美麗的風光。徒走約五分鐘便會抵達公園總部,才踏入巴哥國家公園,一群長鼻猴已經在身邊的樹上出現。曾在沙巴看過長鼻猴,倒沒像今日這麼近的距離。路邊有不少草皮遭挖掘,Kapi 說是附近的野豬(即婆羅洲鬚豬)找食物的痕跡,話口未完,眼前已經看見一隻體型頗大的野豬隨處閒晃。

碼頭

彈塗魚

遠望山都望山

往公園總部

野豬之作

婆羅洲鬚豬 Sus barbatus

Litang Trail

公園總部辦理住宿手續尚早,我們先在附近的林道走一圈。還未出發,已遇上食蟹獼猴,輕躍至餐廳半露天區尋找食物。沿 Litang Trail 走,身邊出現一排樹,與香港的海果是近親,果實同樣帶有毒性,Kapi 說所有動物皆會避之則吉,可拿來放在房間,防止動物闖入。Kapi 說巴哥能遇上三種馬騮,剛才已遇上兩種,剩下的是稱為「銀毛」的銀色烏葉猴,小時候身披金橙色毛,成年方換成灰銀色。這種猴較少接近人類,我們在一棵相當高的樹冠底看見牠們,懶洋洋的在樹蔭下休息。

長鼻猴 Nasalis larvatus

食蟹獼猴 Macaca fascicularis

海杧果

Litang Trail

銀色烏葉猴 Trachypithecus cristatus(年幼個體)

銀色烏葉猴 Trachypithecus cristatus(成年個體)

走在熱帶雨林中,一如香港的氣候,又濕又熱兼且無風,Kapi 介紹了數種蜂和棕櫚科植物,然後說此處有一種足以致命的毒蛇。他着我們留在木棧道上,留待他隻身入林尋找毒蛇蹤影。數名路過的嚮導亦有加入,但終告放棄,Kapi 仍不死心,最後覓得此毒蛇︰韋氏竹葉青。這蛇遠看似香港的青竹蛇,但色澤偏藍綠色,且帶有深藍斑點,他們稱之為 Lazy snake,皆因牠並不會主動攻擊獵物,只會不動的留在葉上,待獵物走過身邊方發動攻擊,故我們小心接近拍照亦非不可能。也許此蛇少見,Kapi 亦拿起電話拍照,每遇上其他嚮導,皆通風報訊。

蜂竇

Kapi 尋找毒蛇中

韋氏竹葉青 Tropidolaemus wagleri

小學課堂已學會熱帶雨林中的樹木會長成板根,以助在沼澤中屹立,可是從來有人告訴於,原來榴槤樹亦是這個樣子。Kapi 向我們介紹了一棵野生榴槤樹,其板根與板根之間的摺位竟可藏一人。樹幹邊「長」了一個如杯狀物體,不說不知,原來那是稱為銀蜂或無針蜂(Stingless Bee)的蜂巢。此蜂不會螫人,其蜜糖亦屬上品,蜂巢形狀更有別於香港各式蜂類的形狀。棕櫚科植物在熱帶雨林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對於當地的經濟價值亦算高,除了人所其知的棕櫚油外,棕櫚科植物的果實亦相當吸引。曾在柬埔寨吃過某種棕櫚果,與海底椰味道極似;而此處看見的棕櫚果,亦帶酸,用作煮食。

野生榴槤

榴槤樹

銀蜂蜂竇

棕櫚果

雨林內

過夜的房間已經準備好,我們亦完成上半晝的行程。房間是一間單層木屋,由於建在雨林中,如 Kinabatangan [連接至備份網誌] 一樣必須離地,以避開蛇蟲製蟻,在雨季亦不會水浸。穿過婆娑樹影,推開房門,簡單的四張床,連被也沒有一張,這就是熱帶雨林房間中標準設施(有所要求的話,錢是可以解決問題),浴室跟洗手間是公用,有點像在坦桑尼亞賽倫蓋提過夜一樣。回到總部餐廳吃午飯,由於我們是免費任食,沒有多理會價錢,但細看之下,發現餸菜價錢計算方法,是逐件計算,若像我們這種正常份量,也所費不菲。周遭盡是歐洲人,他們的食量似乎比我們少,未知是價錢問題,還是胃口不合適。總部外就是海灘,與山都望山遙遙相對,亦有幾人在灘邊玩水。

石斛

我們的房間

Telok Assam

Tanjung Sapi

下晝行程乃步行 Tanjung Sapi,終點是名為 Telok Assam 的海灘。重回碼頭,走過跨河木橋,以山都望山為背景的枯木依然相當吸引。木橋後的山徑,乃絕大部份巴哥國家公園內健行的起點。山徑清晰卻原始,除了木梯外全無人工物,令人喜悅非常。路過河口,一隻黃間尾部的水巨蜥聞聲速逃,未及拿起相機,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進入雨林,映入眼簾是一種野牡丹科植物,初時以為是柏拉木屬,看見花序後便打消這個想法。山徑旁有時會遇上巨型砂岩放置在岩基之上,Kapi 說那是古時海床上升的證據。Kapi 沿途介紹不同植物的用處,大多數都是甚具價值的藥草,因受國家公園保護得以保留。其中一種砂勞越特有種,名為南革綿毛胡桐 Calophyllum lanigerum var. austrocoriaceum 的植物,更在臨床測試中發現可對抗愛滋病。

碼頭側木橋

枯本與山都望山

林中山徑

疊石

路途一景

山徑終於止於 Telok Assam,那是一個小海灘,中間有一塊巨型砂岩。沿岸岩石形態各異,除了層層顏色不同的砂岩外,亦有受浪潮侵蝕得圓渾且帶有多氣坑槽的岩礁。在沙灘休息一會,便動身走回頭。

海邊一景

小沙灘

原路回走,偶然遇見被我們統稱為四腳蛇的石龍子科,亦看見一些奇怪的葉。本以為一直的走回頭,但因退潮水位低,Kapi 建議我們 off the trail。離開主徑,往海邊急降,穿過石洞,一下子來到紅樹林中。才不過廿多米的距離,熱帶雨林變為紅樹林,生物群變化極為劇烈,也許正是這個原因造就此地豐富的生態系統。倒令我大開眼界,是海邊長滿一堆白環豬籠草 Nepenthes albomarginata,其豬籠口有白色環狀絨毛而得名。這是首種在巴哥遇上的豬籠草科植物。

石龍子科

紅樹林

紅樹林

白環豬籠草 Nepenthes albomarginata

回到碼頭,海水水位甚低,泥灘盡露,除了彈塗魚外,亦有不少潮蟹在泥灘走動,其中一種呈淺藍色,甚為吸引。回到總部,再次遇上長鼻猴,Kapi 今日的工作亦到此為止。他建議我們走到總部外的沙灘欣賞日落,等待晚餐時間。

泥灘上的小河道

與今早的水位盡不同

又見長鼻猴

舐蕉皮的食蟹彌猴

此沙灘亦屬 Telok Assam 一部份,盡處有一海蝕柱與主崖相當接近,留下彷如一線天的罅隙,在斜陽照耀下投射出一道細長的光線。砂岩岩壁不同層次的顏色,令我想起大嶼山白角 [連接至備份網誌] 的景致;沙灘因水退留下浪潮形成的平行波紋,與潮蟹挖洞留下的沙球和貝類走動的路跡,構成大自然獨一無二的藝術品。落日漸漸沒入山都望山,缺少此山,Telok Assam 的日落只是普通的日落,但有了她的襯托,卻是相當美麗的景色。Kapi 似乎相當喜歡攝影,他亦在沙灘上等待夕陽降臨。

罅光

浪跡

砂岩斷崖

石景

斜陽

沙球

日落山都望山

火雲

欣賞過日落後,回到總部吃晚飯,與午飯一樣是任吃。飯後報名參加夜行,是熱帶雨林不可錯過的環節,至於能看見甚麼,就看看官的運氣。

晚上八點,大部份住客皆參加夜行。話雖夜晚,氣溫仍是這得叫人單站着亦會冒汗。再一次踏足 Litang Trail,遇上的生物卻大不同︰在棕櫚樹上爬行的蟹、不變應萬變的樹蛙、形形色色的昆蟲,還有眼露恐懼的雀鳥。其中叫人大開眼界者,是一隻比指甲更細小的樹蛙。此行收穫甚豐,回到房間,拿起頭燈,往浴室洗澡。晚上的氣溫稍熱,未有提供被是合理的舉動。風扇吹動下,漸入夢境。

香港亦曾見過同科昆蟲

樹蛙


銀蜂蜂竇

小小樹蛙

比指甲還要細的樹蛙

正常體型的樹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