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達加斯加D13︰Anja Community Reserve、Andringitra NP

日期︰2015-10-01
路線︰Fianarantsoa → Ambalavao → Andringitra


輕鬆登山是一件好事,但背脊甚麼都沒有,總覺得未有盡力,是故所有私人物品,皆主張『自己嘅嘢自己孭』,一來鼓勵透過付出來驗會山野之美,二來能令自身多考慮登山的必須品而放棄不必要的東西。

Anja Community Reserve 是一個林地且擁有淡水湖,位處崖邊的保育區,被眾多岩石山崗而圍繞。環尾狐猴(Lemur catta,英文俗名 ring-tailed lemur)乃馬達加斯加最具代表性的狐猴,僅見於馬達加斯加西南部。而這個保育區,幾乎可以極近距離觀察環尾狐猴。

Andringitra National Park 乃世界遺產,與南回歸線重疊,是馬達加斯加最具生物多樣性及多特有種的地方之一。當中的 Andringitra Massif,是大型花崗岩山體,是冰河時期的產物,擁有壯麗的高原,最高點為海拔2658米的 Pic d'Imarivolanitra(又名 Pic Boby),為馬達加斯加第二高峰。此地是熱門登山地點,多以三日兩夜形式登上最高峰。此行我們更成為首批踏足頂點的香港人。

Soratel 是一間相當老舊的酒店,卻是此行程少有的「傳統式」酒店。在半天然採光的頂樓吃早餐,意料之內是叫人難以全數吃下的三種麵包。今日開始的登山行程叫人相當興奮,可是卻同時傳來意想不到的壞消息︰昨日於 Ranomafana National Park,Anja 不小心扭傷腳腕,今日不單腫得看不見腳眼,行路的時候更一拐一拐。儘管他堅持與我們同行,我們要他立即前往醫院處理傷勢。他不可能與我們完成登山行程,承諾送別我們之後立即到醫院見醫生。

Soratel

看圖知義

Anja Community Reserve

離開 Fianarantsoa,窗外景色逐漸一座又一座花崗岩山丘,與山丘下的房屋相映成趣。公路登山一個山坳,可望見遠方 Andringitra Massif,於平原突起的眾多岩山,有厚厚的雲層壓着。據說若天清之時,可望見兩道神聖的瀑布。腳下田與屋,亦吸引我按下快門。客貨車繼續前進,路邊有人燒磚、有人鑿石頭,穿過市鎮,來到一座花崗岩山丘之下,此地名為 Anja Community Reserve,是觀察環尾狐猴的好地方。

花崗岩山丘

雲層壓頂

泥屋

放牧

擺甫士

過鎮

隨影

Anja 因腳傷未能與我們同行,只好留在車上。一座座岩丘帶有平行且垂直的紋理,構成這個奇特的環境。遠方有座馬鞍形山峰,形狀極像香港的馬鞍山。該不會是思鄉病發吧?走進疏林之中,長有大量開花結果的苦楝(Melia azedarach)。這種原生於香港的樹,據說是馬達加斯加的入侵種,今而歸化,成為環尾狐猴鍾愛的食物來源。就過往觀察狐猴的經驗,牠們多在樹上,但我們卻看見一群環尾狐猴在草地上或坐在岩石上進食,即使與我們對上眼晴亦毫不顧忌。環尾狐猴擁有極長的尾巴,且呈黑白環狀間斷,成為最具馬達加斯加印象的一種代表。除環尾狐猴之外,導遊亦為我們找到變色龍、蛇和雀等動物,還有蛾臘蟬(Phromnia rosea)這種不知為何會在這個地方頗具名氣的蛾蠟蟬科科昆蟲,但最吸引人還是環尾狐猴。當我們繞了一圈,再次遇上環尾狐猴之時,竟遇上由賴羅比飛往安塔那那利佛同機的一團香港人。這團自稱藝術攝影的攝影師,竟對狐猴群用上超高速連拍兼不停閃爍閃燈,最後狐猴群忍受不了,悄然離去。所謂生態攝影,許多人的理解就是拍下動植物,而忘記背後的倫理、道德和操守,儘管我們早已拍夠,但仍無奈互相對望。離開之時,剛好遇上幾名村童,縱然語言不通,但仍能與他們玩耍,拍下幾張充滿童真的照片。

酷似馬鞍山

隨影

環尾狐猴 Lemur catta

苦楝 Melia azedarach

變色龍


環尾狐猴,一大一細

環尾狐猴 Lemur catta

跳起一刻

蛾臘蟬 Phromnia rosea

童真

時間尚早,我們離開 Anja Community Reserve 之後,回到城鎮中的 Zebu Market(牛市場),即是各地牧民帶來牛群來到此地進行交易,簡單來說就是牛隻的交易所。場內有大量木欄,部份欄內可見牛隻。由於並非交易日,沒有交易的場面,卻引來大量好奇的小孩包圍,有的要糖,有的純粹來看看來自遠方的臉孔。離開之時,有成員竟在車內沒有理由下派塘,引起混亂,司機只好幫忙趕走企圖上車的小孩,此刻那名成員竟將整包糖丟給司機,結果糖果被搶去,司機一臉無奈,而搶糖引發打鬥,一片混亂。更過份的,是那名成員竟笑指那群孩童,引來眾人不齒。派糖亦非不問因由,他們不需要施捨,只需要分享,例如用作和他們合照後的紀念品或是交換小食,切勿抱有恩主心態或更過份的「餵飼」思想,這是極不尊重別人的舉動。

Zebu Market

外來人都被村童包圍

合照

selfie

隨影

拿糖果

Andringitra National Park

出發登山之前,我們先到登山公司聘請背伕和廚師,因為我們曾表示只須代勞公用物品,包括營幕、睡袋、公糧和食具等,故無須太多背伕。雖說輕鬆登山是一件好事,但背脊甚麼都沒有,總覺得未有盡力,是故所有私人物品,皆主張「自己嘅嘢自己孭」,一來鼓勵透過付出來驗會山野之美,二來能令自身多考慮登山的必須品而放棄不必要的東西。由於 Anja 未能同行,臨急聘請一位懂英文的導遊於這三日暫代他的位置。我們換上三輛四驅車,搖搖擺擺的向 Andringitra Massif 進發。此行是真真正正的風麈撲面,整整兩個幾鐘頭的車程,各人處於爆睡狀態,當抵達一道木橋,停下來享用野外午餐時方醒過來,身上的相機、衣服盡是泥塵,鏡頭一層黃泥彷似廢棄十數年的玻璃窗一樣。

其他登山隊伍

我們其中兩輛車

塵土飛揚

木橋下的一條幽雅的河流,將冰涼的河水潑到臉上,洗去泥塵,便坐在河中的石排上享用早已準備好的三文治。餐後還有新鮮切開的菠蘿,是馬達加斯加出產的生果之一。其中一輪四驅車,更有一隻悲嗚的母雞,牠瑟縮在一角,身體不斷抖震。虛偽的君子遠庖廚,我不欲輕撫或多看一眼。重回車上,再花些許時間來到 Andringitra National Park 的辦公室,登山嚮導幫我們辨理登記手續,我們則在四周拍照。遠看 Andringitra Massif 密佈烏雲,心情立即沉了一下,一來失去美麗風景,二來更擔心是落雨的先兆。難道這個組合總會遇上雨水?

木橋

悲嗚的母雞

Andringitra Natinal Park 的辦公室

登記中

留影

烏雲蓋頂

起點並非在辦公室門口,而在更裏面的村莊。四驅車將我們送抵村莊 Andriamposty,便開始我們的登山行程。此刻下午四點,登山嚮導說我們時間不多,必須盡快上路,是日行程必須急登眼前群山後的高地至高度2050米的營地。起初寬闊的村路相當易行,望着身邊重重山峰被黑雲狠狠的壓着。眼見挑佚所背着的東西比我們還要少,也許他們會感到奇怪,何解我們的東西會如斯多。接近地形突然上升的斷崖,兩道超高的瀑布從天而降,左邊的一條名為 Riambavy,意指皇帝,加邊的一條名為 Riandahy,意指皇后,然而枯水季節並不壯觀。走過 Zomandoo 河上的大橋,正式踏入急登的路。這條河此刻看似平靜,河床卻留下巨大且園滑的壺穴,可想而知雨季時的洪流有如可怕。登山嚮導講解接下來三日的行程後,正式出發。

出發

暫代 Anja 一職的嚮導立即投入見鏡頭就擺甫士的模式

Riambavy 及 Riandahy

合照

副嚮導以不流利英文講解行程

時在林中,時而開揚,景色未算美麗,急登的步伐倒讓人滿頭大汗。略懂英文的副嚮導極力跟我們說話,也一直擔心我們聽不到他的英文。誠然,的確有些時候真的聽不懂。急登路段走了一半多,右方可以看見 Riambavy 及 Riandahy 兩道瀑布,可是此刻已被霧水包圍,若隱若現。隨着天色漸黑,加上我們走進濃霧之中,寒冷的晚上,還有被汗水與霧水濕透的身體,冷上加冷,步速不由得加快,不成隊形的我們,只好在營地相見。橫過瀑布上源,路況明顯轉為平坦,然而路卻看似走不完。晚上七點幾,霧氣稍散,原來我們身邊寬廣的高原,身邊盛放的黃花、雲霧中如狗牙的山脊線,還有天上時隱時現的繁星,勉勉強強鼓勵我們不要放棄。挑佚看見我只穿一件短袖排汗衫,問我會否覺得寒冷,但滿身大汗卻又相當寒冷的我,極不願意停下來穿上外套。這種僅靠行進產生熱能對抗寒冷,早已在多次高山驗證可行(個人而言)。比想像中要來得遠的營地,約晚上八點幾,我們逐一抵達。

僅有的風景

近望瀑布

持續登山

濃霧

過河

霧散

用石頭與乾草搭成的廚房生了兩個火堆,我們全數圍着它取暖,原來同行者還有一對德國情侶,整座山的遊客,就只有我們十人。室外起了一個火堆,圍着它的石頭就是我們吃晚飯的櫈。廚房逐上送上熱湯、暖飯,不但令人飽足,更感到身體暖和起來。非洲人酷愛音樂,這一點在奇力馬札羅早已感受過,今晚一眾背佚和嚮導,亦在我們吃飯時候載歌載舞,還為我們送上一杯特製冧酒。無意間抬頭仰望星空,此刻的景象叫我難以忘卻︰繁星之中出現微橙微白微藍的「胎印」!內心清楚知道這是甚麼,卻一時間難以接受肉眼可見的銀河!無經後製,隨便找來石頭當腳架,只拍了卅秒便成的這張照片,恐怕是我一生難忘的其中一張天文照片。月亮余余升空,由火紅轉為淡黃,吃飽飯、欣過勁歌熱舞、看着斗轉星移,鑽進營幕裏微濕的睡袋,好好休息。明早兩點半起床,迎接攻頂之日。

廚房內

肉眼可見的銀河

隨音樂起舞


月出

晚飯時間

營與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