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南阿斯卑斯北部縱走D4︰仙丈ケ岳

日期︰2017-09-30
路線︰北沢峠 (2,030m) →大滝ノ頭→小仙丈ケ岳 (2,855m) →仙丈ケ岳 (3,033m) →大仙丈ケ岳 (2,975m) →伊那荒倉岳 (2,519m) →横川岳 (2,478m) →両俣小屋 (2,013m)


「論其山容,確似女性;論其氣勢,確有王者風範;是故稱之為「女王」的確貼切,而且是一名溫柔大方、和藹可親的親民女王。」

仙丈岳(仙丈ケ岳),標高3,033米,為南阿爾卑斯最北的一座三千米級山,為日本百名山之一;山頂三個圈谷,即小仙丈澤圈谷、藪澤圈谷及大仙丈圈谷,為冰河留下的痕跡。其山容端莊柔美、溫文爾雅,素有「南阿爾卑斯女王」的美喻。其山名本為「千丈ケ岳」,即千丈高的山,後將「千」轉化為「仙」,成為今日的名字。登山路線主要從北澤峠經小仙丈岳或經藪澤大瀧(藪沢大滝),或由戶台沿丹溪新道經馬之背(馬ノ背)登山,尚有較荒蕪的地藏尾根(不建議採用),或是漫長的仙鹽新道(僅連接間之岳或鹽見岳)。與甲斐駒岳雷同,仙丈仙山勢相較獨立,山頂可飽覽周遭群峰,心擴神怡。

小仙丈ケ岳︰北沢峠~大滝ノ頭~小仙丈ケ岳

與昨日情境極度相似,當我還在悠閒的吃着早餐,口裏仍未吞下微暖的味噌湯,大部份的行者已匆匆出發,更多的在我仍在夢鄉時已急不及待起行。凌晨四點幾,我已被談話聲跟膠袋發出的噪音吵聲,一直待到五點鐘。橫過南阿爾卑斯林道,仙丈岳的登山口與雙兒山的登山口相對望。清爽的早晨,日出後陽光將天空的薄雲慢慢驅散。穿梭於森林中的隱脊,二合目、三合目、四合目,除了隨着高度上升,黃色的楓葉漸見外,幾乎都是無止境的森林景色。這個情況只維持一個多鐘頭,四合目以後,樹葉色彩明顯變化更激烈,甲斐駒岳與摩利支天亦漸露頭角。

北澤峠木漏日山莊

出發

金黃色

林中隱脊

紅黃綠

甲斐駒岳與摩利支天

大瀧之頭

沒多久便抵達五合目大瀧之頭,亦即是藪澤‧小仙丈岳分歧(藪沢‧小仙丈ケ岳分歧),沿脊直上抵小仙丈缶,或可橫切入藪澤接馬之背末段。若想看仙丈岳最美麗的角度,便須直登小仙丈岳。樹木漸疏,甲斐駒岳至鋸岳的稜線,還有野呂川已盡收眼底。未幾脫離林界,植被變成偃松帶。藪澤上源秋色濃郁,馬之背小屋(馬ノ背ヒュッテ)藏在其中。由此起,稜線已無大樹阻擋視線,是令人相當期待的「山景稜線漫步」。當年愛上日本登山,正正因為其林界比臺灣更低,使得不用花上兩、三日方登上有展望的稜線;每次重踏日本的山,皆憧憬無限風光,愉快的山景稜線漫步。極目遠方,北阿爾卑斯山脈一覽無遺,槍穗稜線在我心中永遠是神聖般的存在。不知不覺間,已踏足小仙丈岳山頂。

甲斐駒岳至鋸岳的稜線

野呂川

一片金黃

北阿爾卑斯

富士山上的耶穌光

萬綠叢中一點紅

鋸岳

頑強偃松

富士山

小仙丈岳

仙丈ケ岳:小仙丈ケ岳~仙丈ケ岳~大仙丈ケ岳

小仙丈岳,標高2,864米,與主峰仙丈岳相夾形成小仙丈圈谷(小仙丈ケ岳カール)。在這裏看仙丈岳的角度最美麗,小仙丈圈谷構成獨特的冰河地形景觀,圈谷中零碎的偃松群,為圈谷增添不平凡。此景色美得令我對天氣不穩的憂慮一掃而去。離開小仙丈岳不久,見八合目木牌,翻過一座小山頭後,可繼續沿藪澤圈谷(藪沢カール)左側登頂,亦可依小徑右切入藪澤圈谷,稍微下降,抵藪澤源頭的仙水小屋。此處身在藪澤圈谷中央,可飽覽此細小的冰河源頭痕跡。

仙丈岳

小仙丈圈谷

草本紅葉

圈谷中

岩稜

遇登山隊

回望小仙丈岳

藪澤圈谷

藪澤圈谷

沿藪澤圈谷右側登山,與北來的馬之背路線匯合,左轉往南行,有山崗鶴立雞群;此為仙丈岳,標高3,033米,南阿爾卑斯山最北的三千米級山。論其山容,確似女性;論其氣勢,確有王者風範;是故稱之為「女王」的確貼切,而且是一名溫柔大方、和藹可親的親民女王。東南方的富士山,躲在北岳背後,而在北岳右方,是間之岳所在;日本最高的三座山峰,盡在視線之內。天色漸漸變差,藍天下的水氣開始積聚,形成一層薄雲,帶重濕氣的強風迎面而來,預示即將轉壞的天氣。雖然行進速度比預期快,但不宜過於淡定。依依不捨地離開岳丈岳,向大仙故岳方向落山。

藪澤圈谷右側登頂

仙丈岳頂峰

仙丈岳

富士山、北岳及間之岳

往大仙丈岳

望大仙丈岳

瘦稜

偃松帶

高山龍膽 Gentiana algida (トウヤクリンドウ=当薬竜胆)

大仙丈岳

大仙丈岳

由仙丈岳下降至標高2,975米的大仙丈岳亦是一條愉快的稜線漫步路線,然而若非縱走至鹽見岳或近一點的三峰岳,是絕不會取道此路。往大仙丈岳途中,可於東面看見平緩的大岳丈岳圈谷,而西側卻是陡峭山坡,彷如一座單斜山。抵大仙丈岳,遇上一名大叔,他得知我縱走仙鹽尾根,告訴我這條路甚少人跡。灰岩、紅葉、啡樹、白花,是短短一途能遇上的景色,一片珍車(チングルマ,學名 Geum pentapetalum)花田亂入,沒多久便抵達森林極限的界線。

重重山稜

灰岩、紅葉、啡樹

珍車 Geum pentapetalum

一帶黃

仙塩尾根︰大仙丈ケ岳~横川岳~両俣小屋

仙鹽尾根(仙塩尾根),指由仙丈岳至鹽見岳的一條稜線,直通南阿爾卑斯南部山區,所花時間一至兩日。由於大部份的稜線皆低於林界極限,使得整條稜線藏於林中,故全程無景,於蒼鬱的森林中筆直前進;然而稜線上亦有少不山丘,彷似走不完的上上落落,加上彌漫一片熊出沒注意的憂慮下,叫人難以帶着輕鬆的心情欣賞森林景色。由接近三千米一直下降至不足二千五百米,未幾稍微攀升,抵一不明顯山頭名伊那荒川岳,標高2,519米,地上豎立細小名牌可作確認;不久再下降至一片草地,原來是枯乾的高望池。在林中穿梭漸升,忽然來到露岩處,景色頓時四方無阻,一解沿途的鬱悶。此處標高2,499米,為獨標所在。在此稍事休息,可回望仙丈岳與在其右後方的甲斐駒岳,還有白峰三山的北岳與間之岳。

進入林界

穿梭原生林

伊那荒川岳

高望池

繼續林中行

獨標

白峰三山

甲斐駒岳

仙丈岳及仙鹽尾根

之所以對熊出沒的擔憂,是因為在泥濘上看見疑似日本黑熊的腳印,但至少肯定不是今日的踏痕,當然還看得到日本鹿和人的腳印。要預防熊,對日本登山稍有認識的人,皆會掛上熊鈴行動,因熊對聲音十分敏感且怕人,在登山者仍未與熊相見前,熊早已聽見鈴聲而離開;但不幸與熊相遇,尤其附近有小熊的情況下,卻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先安靜地面向熊後退,因熊會追逐背向或驚叫的動物,故先邊面向確認熊的行動邊後退,在適當情況下才轉身逃離,此刻背囊能保護背脊;若熊依然追上來,逃跑是必死的動作,人永遠跑不過熊,裝死亦無科學證據證明有效,此刻只能使用最後的武器,在與熊距離幾米內噴射防熊噴霧,但防熊噴霧卻非人人擁有。行走時不停幻想自己遇上熊的對策,亦不時錯看林中的枯木為熊,結果只能在林中不停前進,即使疲累亦不願停步(不幸停在熊的巢穴前更是危險)。忽然間,見樹上有木牌寫上橫川岳,標高2,478米,意味即將抵達野呂川越。花約廿分鐘,來到仙鹽尾根兩個撤退點之一︰野呂川越。

林中不乏麻煩位

天然倒木甚多

野呂川越

野呂川越可下走至兩俁小屋(両俣小屋),可接左俁澤(左俣沢)登上北岳,但此路必須多次徒步涉溪,加上因山徑崩壞而封閉,故實際上只有北出治山運搬路,花四個鐘往廣河源或三個鐘後北澤峠。然而縱走仙鹽尾根者,亦會在兩俁小屋休息一晚,其缺點就是此山屋不在稜線上,而須急降三百幾米至野呂川邊。此急降路倒木甚多,而且極為陡峭,濕泥處處,幸只花不足半個鐘,已抵河邊,聽見淙淙水聲,不但叫人安心,亦甚為興奮。抵兩俁小屋,才兩點幾,山屋正在改建,山屋主人說五點後才能安頓,我表示不介意在屋外等待。點了一杯咖啡,主人竟不作聲色,送上朱古力和餅乾,後來更說我在屋外頗凍,免費添加一杯咖啡。後來他叫我進到屋企,讓我坐進暖爐檯。後來,見抵達的登山者全身濕透,原來正下着大雨,當下慶幸自己能及時抵達,不然在那泥濘路上遇着雨水,可不是一件樂事。

急降

近河邊

抵河邊

迷你神社

小屋工事中

兩俁小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