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灑簷崖、龍飛鳳舞

日期︰2011-06-12
難度︰★★★★★ + ★
路線︰昂坪→貝納奇徑→猿啼峽→簷崖四壁→再入澗→尾瀑→鳳凰徑→昂坪
編號︰21.3/110612+1:51


鳳壁石澗,以中段夾在貝納奇徑與鳳凰徑之間的短短百餘米,氣勢不凡,兩星期前小組探遊,精彩絕倫,今次雨後到訪,水量難能得一見,澗風更是雄奇霸道!由於鳳壁石澗不是一條能儲水的石澗,故只有雨後才能一睹其風範英姿。

早上被雷聲吵醒,如斯雷雨,心想行程多半取消,但蘇哥早在昨日已表明「風雨不改」,那就照計劃出發。出門前左思右顧,最後決定將種種攝影器材換成較輕便的,幸好最後效果亦不俗。雖然每次出發時下雨,往往期望上天「識做」,但永不抱有幸運心態。心理、行程與裝備上,有備無患,以防萬一。幸運地,與小馬坑那天一樣,雨水在出發時幾乎停下來。天公主意難測,大不了早上改變主意來個早茶,亦未嘗不可。

昂坪起步,接上貝納奇徑進入猿啼峽。走在貝納奇徑已聽見巨響,沒想到水竟然越過路面流向鳳壁下段,想比起兩星期前像枯坑一樣的光景,就想到︰今天才算是一條澗!石與石之間冒出一道白流,逆上很快便進入猿啼峽之內。

猿啼峽,外表看不出她的兇狠

入澗,水流沖過貝納奇徑

鳳舞瀑特大的水流如龍躍九天,是故謂此行「龍飛鳳舞」。先頭部隊已經上攀鳳舞瀑,同樣以瀑下一潭為界,分兩層而上。下層左右二線︰左線沿瀑左而上,跟上次一樣;而右線則在瀑右草坡強行上攀。站在潭上等待攀爬上層,鳳舞瀑飄揚的水粉灑在頭上,略帶幾分寒意。跟上次不同,上層兩人同時上攀,左線靠白繩直上,右線則無繩自由發揮。堅哥於崖頂確保,頓時感覺有如那天在攀石場一樣,膽大起來,雖然石面濕滑,我竟然有一步只用一隻手指將身體拉上去。來到近頂一處平台位,兩線會合,等待右線攀上的阿娜先上頂,才橫移攀上。

此段林澗已經又驚又喜

疑是銀河落九天;鳳舞瀑,好瘋狂的舞。


攀下層

鳳羽壁

上攀,白繩左線,右線無繩

於石台上看攀右線的阿娜

崖中看潭邊的行友

由上簷崖登上上簷崖,濕了的石面攀爬難度稍為提高,但客觀環境比起剛才已經安全得多。回望猿啼峽,霧氣氤氳,頗有騰雲駕霧之勢。於上簷崖休息時,木魚山上的厚雲突然散去,洗淨的大佛堂堂現身,隨後又被迷霧所掩,如幻似真。

霧氣氤氳的猿啼峽

下簷崖上上簷崖

大佛藏霧中

上簷崖

離開上簷崖,繞過橫移的簷崖棧道,重回澗道,又是大休的時間。水量豐盛的今天與上次比較非同凡響,再不是隨便找個位置便可以坐下來。難得一見的平緩澗道,立即休息者稀,大多在澗道中走來走去,可見其吸引力。

簷崖棧道

鳳舞瀑之上

棧道接回澗道

大休之地

玩水去了!

此段澗流沿水流而上,全體幾乎濕透,走至盡頭是一個小小的瀑布,如今又是甚有睇頭。瀑右濕壁攀上,滑不留足,只能借繩索以手力拉上壁頂,原來這是一個熱身。靠崖底走,以崖如龍顎石澗的鶴飄龍顎,水粉在壁邊飄下,逆光之下閃亮動人。

繼續行程

變得不平凡



人在中

此壁濕滑難爬

以瀑布作背景

這個角度頗嚇人

水豐的瀑布感覺果然不同

水粉飄渺

接下來竟是全澗最難的位置。兩星期前的瀑攀路線,今日水流衝擊力過強,雖於上攀,只能靠右上,而抵瀑頂的巨石前,有一處凹陷位,人需倒攀,甚是考人。先頭部隊上攀成功後,接下來是我們在瀑下拍照的一批。行友沿瀑右攀上,濕身已是必然,奈何當爬緊一條白繩之後,往往因濕滑難於平均而失足掉進瀑布中,雖有確保,但卻形成被瀑布拉進去,然後因確保擺出來的鐘擺效應,更甚是於瀑布中跟本不能呼吸,單是要掙扎出來便看得累人。這名行友最後花了五分鐘才攀上這不到八米的瀑布。

此瀑變得異常兇猛

此位置已成功一半

掉進瀑布中...



接著的行友亦失敗,有見及此,有人提議上攀右壁,至少不用怕掉進瀑布,但此壁印象中是三層倒斜,安全繩索亦需重新架設。最後蘇哥決定親自一試,發現瀑布水流變得更急更大,亦有改線之想法。此時我提出讓我一試(或者是想試一下被瀑布沖來沖去...),那就當成最後機會體驗一下。簡單點說,就是進了瀑布的射程範圍,除了水花令身體體溫急速下降外,便是一個吵字。聽到叫喊聲,卻聽不到對方在說什麼。只能相信確保和自己的觸覺了。手在瀑壁上摸索手位,腳步盡量貼著移動,直至能卡著為止。伸手抓著瀑布中的白繩,一拉,果然滑了一下,人就掉下去。此時死命的用手力將自己拉出來,這樣便離開瀑布的沖擊範圍。奮力數攀,右手爬著樹根,原來來到了倒攀的位置。此時腳只能用來穩定身體,只能用手拉自己上去。幾經掙扎,終於能抱著樹幹,看看瀑下的行友了。

垂降


沒想到此舉觸發其他行友蠢蠢欲動,結果上了一個又一個,最後只剩下三人需攀右壁而上。後來聽聞此壁亦屬高難度,詳情如何則不得而知。沿澗再上,難位已經過去。上次尾瀑如一塊不討好的濕壁,這次卻成了迷你版的黃果樹瀑布。水花四濺,在陽光與藍天照耀下,想起上年溯黃龍與青龍(上段、下段)的日子。出澗接回鳳凰徑,此徑亦雨水所淹,不混濁卻清如泉水,不知為何有種奇妙的感覺,忽然坐在路邊洗起身來。

瀑頂看上攀的行友

上游澗容

右上方便是文中提及的右壁

阿娜於凹陷處吊著

隨影

尾瀑有驚喜!

山徑出澗

尾瀑頂

前方已是鳳凰徑

鳳凰徑

抬頭見青空,鳳壁石澗的上源鳳峰石河直指鳳凰門,有一股莫明的衝動想走上去看看洗淨的天空;看見倒腕崖又令我想起美國的惡魔塔,怪哉!昂步昂坪,世間變,她卻仍在這裡呢!

藍天

鳳壁石澗的上游

石壁水塘

鳳凰徑

倒腕崖

大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