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笛竹坑、羗山東坑

日期︰2013-08-25
難度︰★★★
路線︰石壁→引水道→苗笛竹坑→羗山郊遊徑→羗山東坑→羗山郊遊徑→羗山道
編號︰苗笛竹坑 105/130825+1:167
   羗山東坑 106/130825+2:168

注意︰一、羗山郊遊徑於零八雨災後因嚴重損壞而遭封閉(羗山及觀音山山腰一段),今已作廢,無標距柱,山徑沒於叢林中,大浪坑一段更沖至地基盡毀,而觀音山山腰一段更有兩處山泥傾瀉住須渡險。如非必要,切勿前往。
   二、羗山飛瀑右崖最近全幅崩塌,不見石壁,只見泥壁,連月大雨,恐地基未穩,數年間探遊者宜小心。

苗笛竹坑,源起靈會山,流入荔枝岩。石壁起西向引水道邊,不乏可觀澗道,諸如大浪坑和靈白三澗,還有夾在兩者之間的苗笛竹坑。此澗精華在羗山郊遊徑以下,擁大澗風範之中型峽澗,每遇峽必有瀑,壯麗無比。

嶼西五澗,險奇秀宏雄,險者分流西坑、奇者牙鷹北坑、秀者羗山東坑、宏者狗嶺涌飛流、雄者水澇漕萬丈九曲。其中羗山東坑,擁嶼西水系中落差最大之羗山飛瀑,單在山徑邊之瀑布,足已叫人激賞。

於石壁起步,沿引水道走,路占大浪坑,流水聲響不絕耳,慶幸早兩日之雨水,令嶼西群澗未至於過份乾旱。回首大浪坑右源右支之巨峽,隱約可見其飛瀑。至苗笛竹坑入口,右轉至水閘,清澈見底的水,立即撲滅在炎夏走動的熱浪。

石壁起步


遠望狗牙嶺

入澗

苗笛竹坑

初時澗道有些許藤蔓,才數步之遙,彷似進入另一個世界一樣︰潭後短瀑,瀑後是深峽長廊。在首瀑涼快一番後,隨即踏上溯澗行程。於瀑右上攀,眼前是數條於峽中奔走的短瀑,有一長形深潭,部份位置過頭,可於左壁攀至林邊繞過,或於峽廊用壁虎功渡過。長潭後,有一道狹長高瀑,呈弧形,其落差相信是全澗之最。瀑前右方有山徑安全登頂,走過碎石堆後,就是通往瀑頂的橫山徑。

首瀑

玩水降溫

坑峽

長潭

左邊山徑繞過

或沿長潭登瀑

攀瀑

全澗最高之瀑布

瀑右山徑

登頂

瀑頂後又是一潭,這裏可遠望整個索罟群島。稍為寬闊的一條短瀑後,重回峽坑澗風。圓石困於峽中,將流水截斷成一段又一段瀑流,令人賞心悅目,此段峽之盡頭又有高瀑,如井底飛流一樣,不能硬闖。其瀑濕不可攀,兩側皆有繞至瀑頂的路。左路尤為安全,沿支流上攀少許,右轉至叢中走至石排邊,於近瀑頂處在澗邊攀至瀑頂;右路則較迂迴且有一險位,需回走至右壁懸空位置,此處有一塊離開主牆的大石阻路,小心走過後,上攀至頂層,林中有一山徑徐徐接回瀑頂。

瀑頂後潭瀑

繼續走坑槽

右線攀爬險位

阻路之瀑布

回望尾隨之行友


此瀑今不能攀

右線

左線

緊隨是平坦的坡流,不久再次進入峽廊,如階梯般富有層次感。沿峽廊前進,盡處之瀑布再不是不可攀爬,此瀑乃雙流分飛,左方石脊是安全登頂之途。至近瀑頂處,可左轉入林頂登,或橫過瀑流至石頂處上攀。瀑頂回望南海,可見半個水口半島。

瀑頂休後出發

又見坑峽

列隊前進


輕攀

穿峽

瀑左石脊往上走

途中亦石右移

回望

兩線行友

越過此瀑又可休息

回望水口半島

一再重覆的規律,澗容轉為階級狀短瀑,沿流水攀爬,享受冷涼流水帶來之快感。前方林後出現不足兩米的懸空瀑流,看形勢似是接近郊遊徑,但前方仍有石坡瀑流,走過小段平流後,本澗最後一瀑終於出現了。

隨影

階級狀瀑布

繼續

一個接一個

小懸瀑

又見坡流

平流

尾瀑似是流水在巖巉石壁中流下,左右雙分。上攀此瀑,先中後左。流水灑在頭上,予人冰涼快感,然後接上山徑右折回瀑頂。沿澗多走數步,便是羗山郊遊徑坦途。

尾瀑

攀登中

臨頂一腳

接回郊遊徑

羗山郊遊徑已廢,向羗山道方向走,會經過一條崩塌了的澗,正面向着大浪坑右源右支之巨型崩壁走,細心看還能看見左方之斷崖飛瀑。此路雖然可下降至引水道,但部份路段已長滿雜草,惟仍可輕易判別路基。至分叉路口,欄柵後就是盡毀盡廢的一段路,不久便下降至大浪坑分源處,此地已被洪水沖毀,路基難辨,越過澗道,正路是左轉上坡,良久才右轉至山嘴。接着的路再現路胚,經過一處山泥傾瀉位,不久看見石壁水塘主壩,也就是快到羗山東坑的入口。

初時還頗好走

石壁監獄及水口半島

塌石處

大浪坑右源右支巨壁

即將橫過大浪坑

近看大浪坑右源右支巨壁

進入隱沒路段

大浪坑

接回山徑

其實羗山郊遊徑沿途景色相當優美,今廢,可惜

過山泥傾瀉位

石壁水塘

羗山東坑

羗山東坑入口極易辨認,皆因其路邊有一崖瀑,瀑邊樹根誇張地伸延至地底,形成壯觀的景象。在此奉勸愛惜大自然者,切勿攀折樹根。此瀑雖美,但嫌蚊患,趕緊落澗。本澗無景可觀,獨羗山飛瀑,但澗中亂石處處,不難想像此澗曾有一場觸目驚心的大洪水。沿澗下降,很快就遇上方形的人工圍堤,再往下走,有一斷壁須於右方下攀。走往前走,澗勢急轉直下,眼前是三面絕壁的窘局。右方林後有塌泥險走至瀑底,然而路況不明下,加上時間略嫌不足,而更重要的,是此瀑右壁(上溯方向)竟然全數崩塌,只剩泥牆——此壁不似零八雨災的受害者,倒是最近發生的事(有待求證)——有見及此,無謂冒險,決定折返至羗山郊遊徑,走舊路至羗山道。

樹根崖

氣根

澗口的飛瀑

涼快至極

下溯

亂石處處

繼續

此處竟有人工水池

再下降此壁

飛瀑頂後的短瀑

羗山飛瀑頂,右壁(壁底上望)完全崩塌

羗山東坑後的路愈見不明,路基猶在但已被灌叢吞噬,天時已黑,更有一處沖毀的深坑須越過,往後亦有一幅噴上水泥的石牆,似要保護山下的馬路。至接近觀音山下鳳凰徑一處轉向接梯,更是憑地形與直覺尋找出來。短短兩公里多的路,走了一小時多。接回鳳凰徑,多才十數分鐘,來到羗山道巴士站,已是晚上八時。屬本年少有的夜行。

中途枯樹

石壁水塘

接回鳳凰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