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2015 D3︰神山第一日

日期︰2015-04-02
路線︰Kundasang → Kinabalu National Park HQ (1886m) → Pondok Timpohon → Pendant Hut


往後持續上升的路,會令人越走越累,越來越乏力,最後一公里路(指抵達山屋區前)更是『通往地獄的階梯』。

神山(Mount Kinabalu)迄立於婆羅乃(婆羅洲)東北角落,乃全島最高峰,標高海拔4095米;昔日喻為東南亞最高峰的神山,隨着更多的山峰被發現,今日排名十三(最高峰為緬甸的開加博峰 Hkakabo Razi,海拔5881米)。不過,即使不再奪冠,仍不阻其超然的吸引力。神山聳立於世界第三大島,生態繁多,隨着海拔上升,植被激烈地改變,尤以蘭科、杜鵑花科和豬籠草科最為誘人,至林界以上,古冰河雕琢出奇異的岩峰(由花崗閃長岩形成的深成岩,火成岩之一種)。

攀登神山在山中行程只花兩日,起點或終點可在神山國家公園總部或 Mesilau,絕大部份登山者取道前者,因後者路途較遠,而且亦較辛苦。原意是次行程會在總部出發,回程往 Mesilau,但因時間跟體能不足,最後亦只好走回總部。

破曉時分的神山,無雲冠頂,連山屋跟登山者的頭燈亦可望見,可惜日出時卻籠罩着厚厚的雲。酒店的早餐時間原為七點,因應我們所需,特地提早一個鐘頭。餐後,神山山頂再次萬里無雲,足見高山天氣變幻莫測。

破曉時分的神山

日出的神山

由 Mile 36 Lodge 前往神山國家公園總部,車程只需數分鐘,在此辦理登山許可證,分發午餐餐盒,等候我們的登山嚮導。坦白說,這個登山嚮導簡直可有可無,比起上次登山的嚮導簡直差天共地,全程一言不發,亦無甚建樹。我們再次上車,花約十分鐘前往出發點︰Pondok Timpohon。

日出後的神山

神山國家公園總部

出發前合照

Pondok Timpohon

刺眼的陽光在樹蔭遮擋下仍覺強烈,閘口登記名字後,便開始登山行程。甫開始是稍微落山的路,沒多久便來到 Carson's Fall,比起九月登山的時候更加乾旱。瀑布之後便是真真正正的登山路,直到山頂,再沒有往下走的路。在抵達山屋區之前,全程都是木建樓級或是用石砌成的階梯,是腳力與毅力的挑戰。鍾愛蘭花與豬籠草的我,目光全程搜索路邊的植物。山林長吻松鼠 Dremomys everetti 可算是神山的吉祥物,每個涼亭附近總會遇上探頭出來討吃的野生松鼠,遊客的餵飼改變牠們的覓食習慣,這就是旅遊登山其中一種對當地生態造成的破壞。

登記

昂然起步

Carson's Fall

登山伊始


山林長吻松鼠 Dremomys everetti

走了一公里,海拔2039米,終於遇上首株開花的蘭科植物,有點像貝母蘭屬。爾後有一段路程稍見開揚,望見發射塔就在不遠處,往上攀升125米,便來到海拔2164米,屈指一算,平均斜角24.5度。好像不算甚麼吧。在兩公里處,略感肚餓,打算坐下來吃點東西,打開餐盒,竟然跟我印象中的餐盒相去甚遠︰沒有雞髀和雞蛋,只剩下三文治和蘋果。正當我想一口咬下去之時,後方的隊友經過,表示登山嚮導着我們多走一段距離方可休息。以目前的腳程來說,時間相當充裕,這絕對是一個錯誤的想法,因往後持續上升的路,會令人越走越累,越來越乏力,最後一公里路(指抵達山屋區前)更是「通往地獄的階梯」;正如一個人首兩個鐘以每小時五公里速度行走,亦不表示五、六個鐘頭後仍能保持同樣速度。

一公里牌

路況

首見開花的蘭

木梯

發射塔

繼續上

兩公里處

二點五公里處,海拔2350米,周遭植被漸變,身邊出現大量的樹蕨,予人史前恐龍時代的幻想。在這個激烈演化的山間,走在進化最前線的蘭科植物亦以各種頑強的方式繁衍,擺脫泥土的束縛,依附在樹幹、石上,甚至懸掛於空中,皆有她們的身影。三公里處,海拔2455米;三點五公里處,海拔2634米,此半公里路平均斜角是34度。大隊早已分裂成兩半,經歷過臺灣秀姑巒山暴雨塌山、日本後立山狂風橫雨的諸位走在前方,首次登山(香港的算作行山吧)和扶持的隊友則走在後方。至接近四公里處(海拔2745米)的 Layang Layang,方能休息吃午餐。在這裏,我遇上盛開的胡氏蝦脊蘭 Calanthe woodii(漢名暫譯),僅見於沙巴。

午餐

樹蕨群

樹上的附生蘭

路況

涼亭小休

胡氏蝦脊蘭 Calanthe woodii(漢名暫譯)

往後的一小段山徑,是難得的開揚位置,如無雲霧,可窺見神山林界上以的一塊平滑大波板,四周的樹帶點灰暗,彷彿是錯誤色溫帶來的錯覺。一直疑惑消失的豬籠草,終於遇上;可是對比九月到訪的紀錄,四月份似乎不是豬籠草的盛放季節。大多數豬籠草都呈枯萎狀態,倒是長毛豬籠草 Nepenthes villosa(僅見於神山及鄰近的坦布幼崑山),花、果和豬籠都能看見。雲霧時隱時現,早到者能望見神山一隅。五公里處,首次突破三千米,海拔3001米。眼望上坡方向,喬木漸少,取而代之是大片灌木林。這裏有一種名為芹柏 Phyllocladus hypophyllus 的羅漢松科植物,其葉相當引人注目,有些嫩葉粉白,頗易辨認。

蘭科

怪異的顏色

不知名花朵

長毛豬籠草 Nepenthes villosa



開揚路段

飛躍

突破三千米

窺見林界以上

植被大變

芹柏 Phyllocladus hypophyllus

來到 Pondok Paka,爾後直至山屋區的路全為亂石,有點像乾旱的澗道。臨尾一段斜度急升,極費力氣,亦耗鬥志。身邊的林木不再蓋天,與人身高相近。看似走不完的路,最終會看見山屋的角落,意味來到是日的終點。山屋區中最大的一間名為 Laban Rata,亦是晚餐的地方,而我們入住的,跟上次一樣是 Pendant Hut,所有參與 via ferrata 的登山客必須在此山屋上課,了解細節。待全隊人到齊,走向 Pendant Hut,臨終的一段木梯叫人吃不消,在完全放鬆的狀態下再登上數十級,實在洩氣。此處高度約3270米,最基本的高山反應喘氣已經出現。

最後路段

Pondok Paka

小休再上路

左 Laban Rata 右 Pendant Hut

Laban Rata

步上 Pendant Hut

下午三點半左右,於山屋安頓好,離上課時間尚有不足一個鐘,走到屋外欣賞冰川作用下形成的大波板,在這裏更可望見名峰 Donkey Ears。四點半,全屋的人集合在大廳專心上堂。意大利文 via ferrata 意指「鐵之路」,是在崖壁中設下鐵索,沿鐵索行走。神山的 via ferrata 乃全球最高,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上次參加難度較低的 Walk the Torq,意猶未盡,故是次參加真正的 via ferrata 路線 Low's Circuit。講課中,窗外溫暖的陽光令部份人處於釣魚狀態,倦極而睡;佔人數最多的一團臺灣登山團,其領隊一直問一些無聊問題,或是工作人員剛講了的事,叫人深感煩厭;更在發問其間,對低聲細語的兩名日本人高叫「Sir, shut up!」這句粗鄙的用語。講解完畢,來到實習時間,我們都要練習如何安全的越過每一處釘扣位,在工作人員解說其間,該臺灣領隊高聲對他的團友說話,工作人員只好靜下來望着他,當全屋的人都把目光投放在那人的身上時,那臺灣人說得盡興,竟未懂收聲,待其團友提醒下方為收儉。工作人員再度開腔,怎料那臺灣領隊死灰復燃,氣得工作人員呼喝他收聲,大快人心。

包房

Donkey Ears

閒時合照

專心上堂

演習完後,立即拿起頭燈、穿上禦寒衣物,走向 Laban Rata 用餐。由於是自助形式,可以吃個痛快。期間突然停電,眾人大感詫異,卻有小部份人習以為常,享受漆黑一片的晚餐,還有落日餘暉映在片片雲朵。晚後回到­ Pendant Hut,氣溫比預期溫暖。由於八人剛好填滿一間房,成了我們專用的房間。將明日所需的東西放進背囊,及早就寢。明日凌晨兩點起床攻頂,須於六點前抵達山頂等待日出,於七點半前抵達七點五公里位置,進入 via ferrata 的路線。若在七點半前不能抵達,將會取消資格,不得異議。

日落雲彩

飯廳

日落雲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