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2015 D4︰神山第二日之登頂記

日期︰2015-04-03
路線︰Pandent Hut → Sayat-Sayat Hut (3668m) → Low's Peak (4095m) → Pandent Hut → Pondok Timpohon → Kinabalu Nation Park HQ (1866m) → Kota Kinabalu


「寒風未算凜冽,比想像中來得溫暖,下望火龍蠕動,天際漸見色彩。日出前的天空是橙紅至紫藍色,山下雲朵碎散,山峰有如雲海孤洲。」

登山簡單可分為兩種類︰縱走及單攻。前者沿稜線翻越山脈,諸如曾走過的三條日本北阿爾卑斯山脈(燕槍穗高岳連峰縱走後立山連峰縱走立山連峰縱走),後者以登上單獨山峰為主要目標,諸如日本富士山及坦桑尼亞奇力馬札羅山;而神山登山則屬後者。單攻者,多於日出前出發,冀於破曉時登頂,欣賞日出;凌晨時分,除了頭燈是必需品外,禦寒衣物亦不可缺。「風下之國」沙巴雖然長年處於溫暖的氣候,但高逾四千米的神山,比地表溫度低約攝氏廿六度,雨後日出前,積水有機會結成冰。雖然登山時,水袋外露的水喉不會結成冰狀(在奇力馬札羅山安娜普納五千多米以上時皆出現這個情況),仍不可忽視較易凍傷之部位(手指、鼻尖、耳殼等)。幸而是次攻登,氣溫比想像中高,但高山氣候多變,一旦下雨,情況會變得相當差。乾糧亦是不可或缺,不要為了減輕背囊重量而省略食物,皆因摸黑攻頂,面對睡眠不足、寒冷氣溫和大上大落的行程,區區一份早餐不足以維持體能,更何況,登上頂峰之後還有 via ferrata 這個行程,絕不容許肚餓這個情況出現。

預定起床時間為兩點鐘,半小時後出發;昨晚那團煩人的臺灣團搶先於一點半鐘起床出發,木屋傳播着他們的聲音,弄醒了不少仍在睡覺的登山人士。兩點幾,隨便吃點早餐,發現幾乎被那團臺灣人吃光。反正胃口不大,兩片多士和一杯熱咖啡足矣。

亮起頭燈,我們一行八人站在山屋門外,再次確認是次攻頂行程︰各自登山,目標為六點前抵達最高點,七點半前抵達7.5公里處,前往參加 via ferrata,逾時者不侯。昨晚的簡介會,工作人員多番提點參加者要量力而為,別勉強參加,一來 Low's Circuit 需時四至五個鐘(最高紀錄是十三個鐘),二來完成活動後,仍要即日落山,必須預留足夠體力,但似乎仍有聽不進耳內的人。

摸黑出發

穿過山屋區,接上 Summit Trail,匯集多間山屋的登山人士,顯得相當擠迫,能快速前行者,魚貫走過停下來執拾衣服、或休息、或未準備好照明裝置的人。初段仍以木梯為主,至不再出現梯級之時,來到一幅岩壁前,斜而不可行,只有一條石隙可依。石隙中有一條粗白繩引路,留意此地相對困難,多半會塞人。亞娜和我未有停下的意思,不斷超前,身處極大幅的大波坡岩壁,超前亦不是難事。回望身後,城市中的燈火,還有尾隨人龍頭燈形成的火龍,為黑暗帶來幾分動態。

穿過山屋區

拾級而上

較煩麻的位置

七公里處

來到七公里處,海拔3653米,因腳踏實地,比起富士山更為輕鬆。不遠處便是 Sayat-Sayat Hut,是神山最後一個檢查站。若天氣轉差,此處便是可登上的最高點。此地亦有電話亭和洗手間,往後便是真真正正攻頂之路。我們在此處稍事休息,尾隨其中兩名行友亦於不久之後和我們匯合。四人繼續沿大波板往上走,微弱光線下,身邊已隱約看見名峰 Donkey Ears。這段大波板傾角偏細,除非高山反應劇烈,否則走起上來並不辛苦。大波板有如外星世界一樣,這是冰河長年假蝕的結果,時有凹凸,在平坦的岩地上尚要小心高約一人的落差。

回首看火龍

左側是聖約翰峰 St. John's Peak,世人一度以為她才是神山最高峰。明月大而光,橙黃色高掛,彷如日蝕中的太陽。走過八公里處,標高3929米,快要進入四千米界線。爾後的路變得更加平坦,眼神有一座三角石堆,滿是頭燈,那就是神山最高峰 Low's Peak。所謂的石堆,是登上神山最後約一百米的爬升,比對剛才的大波板,是相對吃力的攀升。Low's Peak 東面是絕壁,路邊有不顯眼的繩欄着,以防錯走。

月光

登山人士的頭燈與城市的燈火

山頂已有少量的行山人士抵步拍照,而我們則坐在山頂低約數米的位置靜待日出。寒風未算凜冽,比想像中來得溫暖,下望火龍蠕動,天際漸見色彩。日出前的天空是橙紅至紫藍色,山下雲朵碎散,山峰有如雲海孤洲。被我們絕塵而去的那團臺灣人,先頭部隊終於抵達,圍在山頂的木牌拍照。火紅的驕陽於地平線冒起,上升速度之快,瞬間變位。神山的影子出現於身後,眾人只顧欣賞日出,未有發現。由未日出到日出後,山頂那木牌依舊被臺灣人吵雜的圍繞,當大家在狹窄的山頂輪後拍照之時,還有數名不守秩序的南韓人亂入、打櫼,在旁的歐美人士只能一臉無奈。好不容易,到我們拍照,第五名成員趕及抵達,海外登山隊中堅全數集合,站在4905米的位置拍照留念。

破曉

回看 South Peak

留影

日出一刻

神山的影子

山頂合照

時間不留人,當中已快六點半,我們得立即落山,前往7.5公里處集合。在我們開始落山不久,望見第六名成員正在登頂,着他登頂拍照後追上我們,便若急非急的往山下走,面對神山異景,按奈不住瘋狂拍照。神山最廣為人知的,並不是羅氏峰 Low's Peak,而是眼前伸延至天際角落的南峰 South Peak。回走黑暗中登山的路,此刻的大波板成了急走的路,異常廣闊的空間有如在天空飛翔一樣。登山嚮導帶領我們偏離主徑,那是前往 Low's Circuit 起點的路。第六名登頂隊員,一心以為集合地點在 Sayat-Sayat Hut,未有理會我們,獨自往山下走。

下降 Low's Peak

South Peak

St. John's Peak

回望 Low's Peak

飛躍大波板

Donkey Ears(此山峰於2015年6月5日早上七點十五分沙巴六級地震中倒塌)

前往 Low's Circuit 的起點

4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