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珠峰基地營(EBC)攀島峰D11︰閒步河谷望島峰

日期︰2017-04-18
路線︰Dingboche (4,410m) → Chukhung (4,730)m


三名為理想而長眠於洛子峰山腳的英雄…對於他們身亡固然傷感,亦為其勇氣與膽色感到欽佩。

Chukhung(宗古),海拔4,730米,為 Chukhung 谷最後一個村落,周遭圍繞着眾多冰河︰Nuptse Glacier(努子冰川)、Lhotse Nup Glacier(洛子努冰川)、Lhotse Glacier(洛子冰川)、Imja Glacier(島峰冰川)、Chukhung Glacier(宗古冰川)及 Ama Dablam Glacier。雖然稱為村落,但此地僅於登山季節為登山者服務;在嚴冬,Chukhung 積雪甚厚,村民根本無法生活。行程本來止於島峰基地營,奈何因隊友生病而將一日行程斬成兩日,好讓他有足夠休息,提高登上島峰的成功率。是故,是日步程僅三個鐘,在晴空萬里下可漫步河谷,欣賞周遭山峰,亦利用多餘的時候,租借攀登島峰所需的裝備。

島峰位處 Chukhung 谷正中央,故在 Dingboche 亦清楚可見。是日早上萬里無雲,天空澄明,靠在島峰右側的 Cho Polu(卓普魯峰,海拔6,695米)與之成雙成對。明知行程極短,心情亦變得悠閒起來。吃過早餐,我們在 Chukhung 內轉到 Hotel Good Luck 喝茶,巧合地旁邊亦坐着兩名香港人。我們等待租賃攀登雪山用品的雪巴老闆,感受窗外逐漸刺眼的陽光。良久,老闆出現,為我們解說攀山所需的出租裝備,包括頭盔、雙層靴與冰爪。頭盔就是一般攀岩用的那種,牌子是我早就想買的 Black Diamond;雙層靴就是在雪地用可裝上冰爪的長靴,外殼硬如溜冰鞋,穿上之後不但走路困難,未習慣者於上坡時更如嬰孩學走路一樣跌跌撞撞。各自找到合適自己雙腳的雙層靴後,我們正式出發。

Dingboche 早晨

前往 EBC 的登山者,背景為 Cholatse

試裝備

山徑倚 Imja Khola(島峰河)左側,平緩單調,風景卻隨海拔升高而變得壯觀。眾人以各自的速度行進,連平日走得最快的 Rabin 亦難得逗留在後方,只有我一個依然快步前進,尋找不錯的影攝地點,安心地拿出長鏡左攝右拍。這個方向望島峰,黑色三角形企壁相當顯眼,頂端左方有兩個頂,前方海拔6,160米,後方6,189米,而登島峰者,絕大部份以較矮的山峰作結。雖然往 Chukhung 須攀升三百米,但走起來根本不似上升中。山峰形勢奇突的 Cholatse 仍在後方,名峰 Lhotse 已漸露頭角。再往前走一會,兇險的 Lhotse South Face(洛子南壁)氣勢迫人。Lhotse 查有三峰︰Lhotse(洛子峰,海拔8,516米)、Lhotse Shar(海拔8,393米)及 Lhotse Middle(洛子中峰,海拔8,410米),前兩者於1956年及1970年由瑞士隊及奧牙利隊成功登頂,留下的中峰,被喻為最後一座未被攀登的已命名八千米山峰,直至2001年方由俄羅斯隊首登,此峰為最難攀登的八千米山峰,難度遠高於 Kangchenjunga(干城章加,海拔8,586米)、K2(喬戈里峰,海拔8,611米)及 Lhotse Shar。而洛子南壁,亦屬攀登 Lhotse 難度最高的路線;路途上看見一座洛子南壁英雄紀念碑,上面書有︰

In Memorial

Rafal Cholda
25.X.1985
Czeslaw Jakiel
15.IX.1987
Jerzy Kukuczka
24.X.1989

LHOTSE SOUTH FACE HEROES

Rafal Cholda 攀登時於八千米處墮落,Czeslaw Jakiel 返回海拔五千三百米營地時遇上雪崩,而 Jerzy Kukuczka 於八千二百米岩帶處因繩索斷裂而飛墜三千米。三名為理想而長眠於洛子峰山腳的英雄,對於仇視行山人士的一眾香港人而言,未知有何感想(在寫完此篇文章翌日,首名登上額菲爾士峰的香港女性曾燕紅老師被指責於死亡地帶見死不救外,亦有不少香港人指她教壞細路,因登山乃危險、無意義且浪漫金錢,妄稱夢想,不知所謂;對於這個問題,我相信答案已經浮現心中。「抵死」二字,反映出香港人狂妄無知,依舊是一群經濟動物)。對於他們身亡固然傷感,亦為其勇氣與膽色感到欽佩。站在紀念碑前呆了一會,至後方隊友抵達方回神過來。

Ama Dablam

遠看島峰

島峰,其右為 Cho Pulo

洛子南壁

河谷左峰

Cholatse

島峰及其周邊山峰群

洛子南壁英雄紀念碑

細看洛子南壁,劍峰插天,絕壁垂懸,山峰下有黃帶數條,令我想起額菲爾士峰近頂處的黃帶(地點名,Yellow Band),兩山峰的黃帶皆出於同一沉積岩層。河水穿插於亂石堆中,仔細看有石坡架於石堆之間,這條簡陋的橋便是通往 Chukhung 茶屋的路。此刻回望 Dingboche 方向,山谷下積滿雲層,雲海填滿山谷,然後慢慢向我們迫近。入住 Chukhung Resort,沒想到最偏遠的地方卻有着最豪華的茶屋,直迫日本的山屋。Rabin 說不少茶屋只為賺錢,這家卻充滿人情味。寧靜的茶屋,訪客極少,吃過悠閒的午餐,雲霧已經蓋過附近的山峰。及至黃昏時分,雲層又忽然散去,此刻我欲拍攝縮時,電池卻在山峰最金黃的時候用盡,後來發現竟無意間拍到 Ama Dablam 雪崩一瞬間。晚飯後,氣溫極寒,仍不死心拍攝星空,在幾乎沒有光害的夜空下,拍攝效果有如無盡的雪花,過量繁星,強差人意。

Chukhung

Chukhung Restore

令人感到充滿山的氣氛

Ama Dablam

Ama Dablam 縮時

雪崩一刻

日落

Ama Dablam 及 Chukhung 冰川的夕照縮時

繁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