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珠峰基地營(EBC)攀島峰D16︰霧雨紛飛急步行

日期︰2017-04-23
路線︰Namche Bazaar (3,440m) → Phakding (2,639m) → Lukla (2,850m)


假若這種『大義』彰顯,山區的村民連唯一賺取金錢的機會都沒有,不能供書教學,世代貧窮而沒有改善生活的機會。

山中行程最後一日,再次踏足起點,我們的步伐在地圖上畫了一個「丫」字。艷陽天、落雪夜、強風吹,相當幸運地,在關鍵時刻總是遇上好天氣,而每次在捱過讓人卻步的天氣後,總有難能可貴的美麗風景在眼前。在登山行程中,落雨是最不受歡迎的一種天氣,我們終於在這一日,遇上連場大雨,然而卻未有影響心情,皆因風景已經看過,倒是歸家心切,惦念文明,恨不得快點抵達終點,安坐室內,喝杯咖啡。而 Lukla 機場,已經連續兩日未有飛機抵達或離開,也許我們要作最壞打算;到底去到最後,我們終究是幸運還是不幸?

食物價格會隨海拔增加而上升,而食物質素則相反。早餐再次品嚐 sherpa stew,竟幸福地充滿氂牛肉。這間茶屋的老闆是 Rabin 的好朋友;昨夜再次入住,他竟跟我們說「welcome back」,這句簡簡單單的寒暄,卻叫我心感溫暖。由起床到出發,窗外的雨水沒有停過,我們穿上防水外套和長褲,夾雜着相當複雜的心情出發。之所以說複雜,是為即將完結感到不捨、為即將回到城市而高興、為落雨而心情低落、為行程最後一日方落雨感到慶幸、亦為明日能否順利返回加德滿都而擔憂,是故行進時都默默不語。Rabin 比我們更心急,因為越早抵達 Lukla,越快取得飛機能否起飛的消息,當我們結束行程時,他便緊接來自馬來西亞沙巴洲的登山者,再次登山。逆走兩個禮拜前登山的路,我們即將於一日內完成兩日的距離。Rabin 以極快速度落山,對我們而言,脫離雪地,落山是我們的強項,能緊緊跟隨在後。途中超越一隊中國登山隊,據隊友所言,他們似乎心有不甘,試圖與我們鬥快,卻在崎嶇路段慘敗,速度跟不上,更有人滑倒。他們的心態實在難以理解。

sherpa stew

落雨中

燒杜鵑葉

下降至河谷

雙吊橋

山徑漸漸抵達河邊,走進霧水密佈的山谷,河谷兩岸翠綠無比。來到 Larja 雙吊橋,展開不斷跨越吊橋的行程。雨水停下,雖未見藍天卻有陽光照射,心情亦隨天氣而變得愉快。落山路線總少不免有上山路段,每次遇上內心總會吶喊,但已變得麻木的雙腳還是照樣踏步而上。抵達 Monjo 檢查站,無論是進入國家公園或是離開,都必須在此登記。Monjo 之後便是 Chhumuwa,印象最深刻就是那樽中伏的蘋果汁,至今仍未賣出餘下數樽。抵達時盛開的櫻花,今日只餘下寥寥數朵。過瀑布,抵 Toc Toc,雨再次降下,而且相當凶狠,在士多門前避一會雨,再度出發。至 Phakding 前的一段狹窄山路,遇上超大群驢仔運輸隊,我們迴避超過百隻驢仔,仍看見遠處前來的運輸隊;進入村莊,看見有數名無國界醫生,為村內的狗隻進行絕育手術;然後來到曾入住的茶屋休息,也許午飯時間。雨勢此刻越來越大,大街上除了背伕與運輸隊外,不是登山者。Rabin 說這個雨勢大家都不會行動,加上兩日未有航班抵達 Lukla,故極少登山者在此地出現。

雙吊橋

過木橋

小狗迎接

上上落落

再上左前方石峽

櫻花已不再

運輸隊

落樓梯

過乾澗

避雨中

絕育手術

飯後趁雨勢滅弱時起行,遇上這次行程唯一一朵多脈南星(Arisaema costatum,天南星科),此花在行走安娜普納環峰線時遇過,他們稱為 Cobra's Flower,即眼鏡蛇之花。由 Phakding 至 Lukla 的路,不是下降,而是上升,令人士氣大減。吊橋被迷霧所掩,不見盡頭;混有動物糞便的泥濘濺上褲腳,卻不會在黏在鞋底(想想看在雨天行走於鹿湖高原,鞋底會是甚麼樣子);幸有球花報春(Primula denticulata,報春花科)點綴路邊,使得我們不至於沉悶。

多脈南星 Arisaema costatum

進入霧中

雨中行進

球花報春 Primula denticulata

四點半,終於抵達 Lukla 大街,店舖林立,雖不及 Namche Bazaar,卻是無比的幸福。在茶屋稍為安頓,走到街上,雨停下,山間的雲霧漸散。我們前往 Lukla 極為出名的冒牌 Starbucks 休息,咖啡與蛋糕作為茶點。在日本,酒與山是分不開;而在尼泊爾,咖啡與山倒是必然的組合。那香港呢?吃過晚飯後,又要了一罐啤酒慶祝。Rabin 說背伕今晚要回家,也是時候與我們道別;我們準備了過千港元的小費作為感謝。Rabin 說這個年輕人於課堂時間外工作以補貼學費,是一名勤奮有責任心的好男生。他不會像某些背伕於工作時間吸煙或偷懶,更遑論偷取雇主的物品,是故只要他願意,Rabin 都會跟他合作。這名男孩靠替登山者背負物品賺取金錢以供學,只有教育才能讓山區的孩子脫貧。每日皆被剝削的香港人,指責登山者脅山區的人(不限於雪巴人)別無選擇而被迫作背伕,去剝削他們選擇的權利。假若這種「大義」彰顯,山區的村民連唯一賺取金錢的機會都沒有,不能供書教學,世代貧窮而沒有改善生活的機會。「生活環境所致,即使他們如何努力,都無法離開村落,走到城市工作,世襲貧窮」,這是我在馬達加斯加攀登 Pic d'Imarivolanitra抵達村莊時的感受,該村村民,不用也沒有機會背登山者背負重物,換來只是永遠與登山者擦身而過。這是香港人所期望的「大義」?

Lukla 大街

冒牌貨

雨停霧散

地盤外望

嘆咖啡

街中一景

啤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