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石石澗

日期︰2017-07-09
難度︰★★★★+★
路線︰荃錦公路髮夾彎→大石石澗→右源→大帽山→荃錦坳


大石石澗,源起大帽山西北坡,流入石崗村,源分左右,左源另名大石左澗,再分三源,右源為主源,一般會窮其右源至山頂;本澗為香港少有一條接近完整澗道,由約80米荃錦公路起,至源末約820米,全澗未有切斷,荃錦公路之髮夾彎亦剛好在其澗旁。以髮夾彎為界,下游沉悶無景,上游卻有天淵之別的景觀︰自左右分源起,企瀑連環漫長,將澗谷削成陡峭深壑,難以一窺全相,及至右源,澗勢劇變,水流盡收,石坡坑道引至源末輕鬆出澗。本澗之險,在其繞道,泥鬆石碎,難以立足,路徑不明,易入歧途,是故難度再加一星,亦無不可。

近年大石石澗意外屢見不鮮︰「週二旅行隊」於二零一一年十月溯遊時發生意外,一名男子於主瀑墜崖亡;二零一六年一月,一名獨行男子於首瀑右線攀爬失手墜下失救亡;同年七月,一名女子隨行友溯澗,於第二瀑左繞失手飛墮身亡。後兩件事故,不幸地皆與我的網友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是故,與屏南石澗一樣,對之有種顧忌,前者僅忌洪水,後者卻是繞道本身的難度,加重自身的心理壓力。本以為大石石澗是一條「名澗」,加上其瀑峽連環,遊者足跡甚多,後來方知道乃天大誤會,踏足者稀,參考資料甚少。最離譜的,是在意外發生後,一篇報導指本澗適宜初學者,簡直豈有此理!
相對荃灣城門郊野公園的大城石澗,大石石澗攀澗難度不算高,僅屬三粒星,適宜初學者試玩。 
攀山專家鍾建民表示,大石石澗雖然難度不高,但意外的發生往往與難度無關。

於荃錦公路石崗村起步,沿公路走至髮夾彎,彎內有去水渠引入澗邊;然而越走越密,長草阻路,蚊患嚴重,後重新檢視,方在近彎處垃圾埋覓得入澗之路。此時阿娜誤碰蜂竇,手指遭受一針,隨即撤退,剩下二人,繼續行程。短短入澗一途,在我撥開蛛網之時,又遭黃蜂一針。及至澗道,水量比想像中少。雖處林底,卻是暢通非常。走過一段坑槽狀瀑流,緊接兩道短瀑淺潭,澗右會看見去水渠盡頭。未幾,澗道出現短暫的開揚,瀑流靠右,露出左邊寬廣的石排。一彎之後,澗流亂竄交錯,洪流巨響於耳,勢如千軍萬馬,此為大石石澗與大石左澗匯流之處,左澗出於林間,主澗則有瀑流三疊。

Tai Mo Shan House

觀音山

荃錦公路髮夾彎

入澗路

入澗位

水量比想像中少

坑瀑

短瀑

有淺潭

狹長槽瀑

左右源交匯

從右,三壘瀑流右側有棧道行走,然後進入疏散的藤林澗道,有一孖瀑緊靠,隨後有斜瀑與石瀑,再走過一道短瀑,終於遇上首瀑。瀑勢簡潔,落於坑槽,瀑壁兩邊盡是植被,盡顯本澗園林景緻。正途從左,惟當日Jacob從右失手,自此訣別;然而左線亦非善男信女,依碎石坡上走,小心覓得右方崖邊密集藤蔓處,小心橫移。此刻身處次瀑坑槽邊緣,「安全之路」仍險攀落澗,過對岸右繞,惟當刻未有察覺。因左壁有突石脊看似更易上攀,加上有引路帶在崖頂,便隨走線攀登,豈料石脊以上,仍一佛肚碎坡,手腳位缺、坡面盡是枯枝枯葉。左壁有一小樹可依,於肚中橫移,在枯枝中尋找可借力的樹根,僅一隻手指能穿過,腳位僅容腳尖,身後已是絕崖;然而當我橫移至壁邊,眼見有石可依而上攀之時,竟見該線有一黃蜂竇,與今早入澗前遇上的乃同一種,也就是路線封死,當下相當絕望。告之山友,沒採取橫移路線,而須更冒險的於外線斜攀至左壁;隨後,考慮蜂竇上面的石塊可作脫出之路,惟未知踏在石塊時會否干擾到黃蜂群。考慮到今早觀察其遲鈍及警戒範圍奇低之特性,決定一試,否則難以進退。丟出繩索予山友給我作安全之用,終於安全登上這個曾發生意外的險位。

主源三疊瀑布

石瀑

短瀑

首瀑(一六年一月出事位)

瀑左樹藤壁

前方應過澗,左轉上攀極危

一六年七月出事位

此刻,主瀑出現眼前,乾脆利落、毫無花巧,甚有梧桐群瀑之風的大石石澗,此主瀑可謂佼佼者。澗在林底,惟陽光透進澗中,將瀑布照得銀光閃閃。此澗的瀑布,通通皆如井底,高繞的路不但不明顯,亦充滿危機。主瀑右邊濕壁中有一淺坑,樹根由壁頂一直伸延,看似不能攀爬的斜度,靠穩紮的樹根,倒能輕鬆攀至壁頂,穩重的感覺比起則才令人安心得多。壁頂後重臨枯葉碎石坡,盡量依有樹根可抓的位置慢慢轉回澗邊。澗道為一道超長坑槽,槽右石脊可借樹攀登,險而不危。抵槽頂,跨澗多走幾步,便來到另一道高瀑。此處是惟一可外望觀音山的位置。

主瀑(一一年十月出事位)

瀑右沿樹根上攀

回望

過爛泥枯葉坡

穿樹藤

瀑右石脊上攀

瀑頂過澗

瀑布不斷

觀音山

沿瀑左上攀,瀑頂後又是一坑槽瀑流,然後是一段讓人可以歇息的平緩段。澗中有一樹倒下,如木橋跨越兩岸,樹仍未死亡,在地面轉向,繼續向天空生長。未幾,有瀑布數疊,遠方之瀑布彷如從林中流出。右手除了在入澗時遭蜂針,更在剛才撥草時遭水蛭吸血,須知水蛭吸血時成吸盤形的口器,實際是利齒咬實表皮,不能強行扯脫,只好放走放到急流之中,用樹枝不停騷擾牠至主動鬆脫。幸好血流不過一會便止,不似在婆羅洲姆祿那夜一整晚都在流。同樣是困於井底之格局,聞說左邊有相對容易的繞徑,然而我們卻從右邊覓路。此泥坡可謂夾雜最令人困足的所有條件︰泥爛石碎、濕滑陡斜、廢柴枯葉。曾於斜坡中段覓得引路帶,卻止於濕滑外斜的露岩,上方之石隙不足以予人安全橫過,只好再往更高的地方尋找橫移路。結果,幾乎移至近山脊的高度,方有安全繞徑橫移至瀑頂,叫人心力交瘁。

再過澗

木橋

又有連續高瀑

近看

此時發現手上多了一條水蛭

高繞

上方幾乎抵達山脊

重回澗道

重回澗中,地貌明顯比之前緩和得多,三道錯開的短瀑令人暢快。中層瀑布更在陽光照耀下,產生與瀑流交錯的炫光。及至上層垂直瀑布,其右有石坡可攀,雖未算簡易,比起剛才幾段攀險實在是可愛怡人。澗勢盡收,仍有娟娟瀑流,然後源流雙分,宜取右源。走過一道尚算可觀的孖瀑,澗左已是山脊下的長草坡。澗中有一大石,水從其頂流下,如簾如布,優雅至極。澗右見輋田遺址,澗床轉為石坡,然後便是典型的亂石澗床。此段通暢好走,惟石大路遙。本澗之精華段皆極險且攀爬無間,爾後澗勢一躍成床源末之悶途,變化之大,予人錯顎,亦失去溯澗之風味,惟林幽、峽長、瀑飛,其風格一時無兩,又叫人愛不惜手。源末接開揚草徑,輕鬆接大帽山林道。

澗勢漸收

仍有瀑布

此瀑右邊上攀

攀登中

孖瀑

相當接近山脊

石水簾

左右分源

石坡澗床

出澗前

出澗位

草徑右邊,可望山頂雷達站,左邊則見嘉道理農場隔火帶、八鄉車廠,還至中國深圳的梧桐山。然而藍天白雲之風光,越過大帽山抵其南邊,隨即迷霧四起,不見前路。此乃一山之隔,因乘地勢之果,形成這種極端的變化,尤多見於獨立峰或高山。接走大帽山林道往荃錦坳,軍閘以下,無數私家車駛至,前路無車位,後路不能退,結果長長對頭車龍動彈不得。記得多年之前未曾見過此等情境,何解近年出現這種現象?落山途中,夕照環球貿易廣場,如一枝金針直插香港。有云與國際金融中心一樣,乃風水陣式,釘死香港;是非是耶,不得而知。抵荃錦坳,遇上急速短暫的暴雨;偕同山友,返抵元朗,與阿娜同享尼泊爾,回味珠峰基地營登島峰之旅的味道。

下望八鄉

雲與藍天

接麥徑

大埔

大帽山雷達站

車滿為患

望維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