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顎石澗

路線︰三山台→龍顎→懸崖棧道→臥龍觀鳳台→黃龍臥龍長嘯石→黃龍坑道
日期︰2010-08-29
難度︰★★★★★
編號︰28/100829+3:33


龍顎石澗,源起三山台,流入臥龍石澗再轉入黃龍石澗,自觀鳳台起是臥龍石澗最右的一支支流。龍隙之上,峽中有峽,瀑外有瀑,其水並不豐沛,但水流自瀑頂飛散崖峽谿壑中,有「鶴飄龍顎」的仙景美喻。

從三山台南坡山徑由左龍左澗橫移,沿途有初熟山菍,有一節姆指般大。未嘗過山菍的行友有口福了!山徑未幾隨即急降,漸漸外露成崖邊的階梯。右邊始見瀑布,是龍顎最後的一瀑。在瀑底休息一會,前方已是萬丈深淵,澗道被此巨崖迫向右走,切割出龍顎石澗的峽谷。接下來的路,雖然並非困難,但卻非常險要。懸壁棧道走在深淵之邊,逆溯澗道即是向下走,望著深不見底的峽谷,一失足便會粉身碎骨。縱便難度不足以需要安全設施,但為確保安心拍照,還是繫上安全帶(蘇哥還特地幫我結了一條較長的繩索!),這樣隨便在崖邊走來走去,還叫人挺放心。正當我在崖邊興高采列拍照之時,天上突然下起雨來,而且還是豪雨!不能走避之餘,前方還有險位要走,但此時也沒有別的選擇,只能繼續走下去。棧道最後結束於林間,還有一處約三米高的斷位頗考技術。

開始落澗

龍顎最後一瀑

此處就是龍隙之頂

路邊看瀑布

休息時等待行友一個一個的下山

龍顎主瀑

阿娜身處危崖中

此瀑亦有看頭

水源弱但仍可觀

澗道迫轉彎

下降龍顎

下望瀑底

懸壁棧道

途中向右望,此處是臥龍水系最右的界線

回望棧道

再回望

棧道下的一個難位

雨水瘋狂的沖刷,一段不算特別難的路,由浮沙碎石變成極度濕滑的流水坡面,抓著繩子小心的下降,雨水吵雜的聲音將落石的聲音完全掩蓋。由於怕落石做成意外,此坡只能逐一下降。來到龍顎的峽底,回頭一望,龍隙竟是如此的震撼,深邃的峽谷,一邊是墨綠的林帶,另一邊則是堅硬的巨壁。雨水為龍顎帶來額外的水源,由崖頂散落而下,分不清是雨還是水。抬頭一望,鶴飄龍顎大概就是如此,霧化的瀑布在谷中彌漫著水漾氤氳的氣氛。

突如其來的大雨殺個措手不及

鶴飄龍顎

龍顎主壁

龍隙

雨水造成的飛流

離開龍隙,不走澗道而走山徑,經過沒有澗道的懸龍向觀鳳台橫移。其中不乏小險位,在雨水灑過的路況上更顯困難。山徑最後止於崖邊,前方見巨石橫躺,原來已看見臥龍石澗的觀鳳台;右邊上望,已是絕龍谷的一線崖。這處下降並不容易,特別在濕滑的崖壁上,不時有滲水的現象。抓著前人留下來的繩子,以垂降方式慢慢向下走,這是整條線惟一需要安全帶卻沒有安全帶的地方。雖然在旁觀者眼中,此壁並不算斜,但在其中下降時,方感受到當中的險惡,特別是人失去平衡時,只能抓著沒有三角繩固定的繩子擺來擺去。這個情況,在我下降之後,發生在一位錯穿鞋子的行友身上,幸好他抓緊繩子,很快就再次架好姿態,徐徐下降。

橫移至臥龍觀鳳台

山徑碎石多

觀鳳台

臥龍石澗和右上角的絕龍谷

絕龍谷,細看可見一線崖的路線

下攀至觀鳳台

再望絕龍谷

基本上崖高近二十米


無問題!

當隊尾全數下降到觀鳳台時,已經是六時。因天危昏暗,天黑的時間會比日落的時間來得早一點,我們必需趕緊下山。這速的沿臥龍下降,我心知此處仍是深入黃龍 谷,離黃龍出澗位還有相當遙遠的路,只能一邊以龍爪潭為目標,再以臥龍長嘯為第二目標鼓勵自己。此時此刻,不想走亦要走,下降的難度隨著天色變暗漸漸增 加,最後還要動用頭燈跟電筒方能繼續,幸好這早已有心理跟裝備的準備。在澗道上,少有的跌跌碰碰,看見龍欣爪潭後不久,澗道黑得只能靠燈光前進。來到黃龍 石澗的臥龍長嘯,也許實在太累,泡一下澗水作短時間休息。

臥龍下溯亦非易事

臥龍三澗崖壁真的很精彩

繼續走

澗道始平緩

回望龍顎,剛才我們就在其右方險攀而下

來到龍爪潭

此時天色漸黑,相機也在這裡收起來了...其實還有漫漫長路等著我們

天色已黑,除了由東涌的光害造成暗橙色,就只有突如其來的藍色閃光。原來此刻已經掛上由颱風獅子山帶來的一號風球。在黃龍石澗上夜溯,難度大減,很快便來到水壩前。在黃龍坑道上,遇上等待我們同時間在休息的直人兄等人,再舉步走至赤臘角新村散隊,完成是次極精彩卻又累斃的兩澗連走之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