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安娜普納環峰線D10︰策馬漫步上高地(Yak Kharka 往 Thorung High Camp)

日期︰2012-04-09
路線︰Yak Kharka (4050m) → Churi Ledar (4200m) → Thorung  Phedi (4450m) → Thorung High Camp (4850m)
行程︰7km / +800m

那一隻是全隊最弱的,甚至累得停下來被拉也不願行走,數步一停,叫人痛心。除了看着其他旅者艱辛的走着,也可憐馬匹的疲累,我想落馬自己走上 High Camp,可惜我並不能這樣做。

今日絕對是極為悠閒的一天。由於本是上升八百米,本來是挺辛苦的路線,卻因以馬代步,為明日穿越 Thorung La 爭取多一點體力。其中兩人因擔心高海拔中體力不繼而連騎兩日,剩下的三人今日騎馬只為一嘗高原策馬之感覺,算是不俗的安排。

早上看 Annapurna III

早餐,左上方是 Tibetan Bread

原定八時半準備妥當,卻花了一小時等待馬匹前來。昨晚以三人 USD70 一日,和兩人 USD150 兩日的價錢成交,怎料今日馬主卻跟 Rocky 說,因五隻馬皆必須抵達 Thorung La 才會折返,故其中三匹馬需補回 USD80 一隻的差價。這分明是趁火打劫!也許馬主以為我們體力不繼而需靠馬匹前行,打算多賺一筆,而我和阿娜則向 Rocky 明確表示,要麼只付 USD70 乘坐一天,要麼一美仙也不付,今日用雙腳走至 High Camp,反正我們又不是沒有這個能耐。後來 Rocky 說沒有問題,着我們上馬,初時還以為是馬主讓步,後來才知道 Rocky 替我們付了差價,這一點,真的不能不讚他,亦要怪責他老是用錢解決問題而不是堅持合約精神。

Nischa 第一次塗太陽油

Rupesh 也來試一下

馬匹準備中

回望 Annapurna III

五匹馬準備妥當,我們逐一上馬,剛好我的馬是走在最前面,然而這並非好事,原來此馬由馬伕拖着走,而並非由我親自操控,如新疆那拉堤高原策馬的期待落空了!Yak Kharka 後的路段,相對平坦少上落,兩邊山谷沒有冰封,景色變化亦相對較少,坐在馬上因身體沒有運動,感覺上有點寒意,惟陽光照耀下,方感到一絲溫暖。

上馬

出發了!


向 Ledar 前進

背景仍是 Annapurna III

我在最前,拍照多數都會看見馬佚的背影

騎着馬的隊員

過橋

雖然說騎馬,但也不表示不用步行。每遇過橋,為安全起見必須落馬,讓馬匹先過,再於橋後上馬。坐上馬鞍上未免有點悶,甚至連談話的機會也沒有,我幾乎打瞌睡。來到旅者休息的地方,我們也落馬坐下來休息,喝杯熱飲。休息過後,會經過山泥傾瀉路段,比起 Tilicho Trek,這只屬小兒科。這裏始見雄偉雪山,坐在馬背上左搖右擺,雖然可以雙手拿着相機,但始終不能慢慢構圖,只能草草按下快門。很快便來到 Thorung Phedi,是午飯的地方。

落馬

用雙腳走過

進入河谷

冰瀑

小休

Annapurna III

走過滑坡地帶

看見 Thorung Phedi

Thorung Phedi

落馬吃飯去

部份旅者會選擇在這裏過一晚,作高海拔適應,相對我們的行程,他們會有更高的成功率,但得花上更長的時間和金錢,對於假期少的香港人來說,恐怕未必會採用這個安排。

午餐︰湯麵跟薯餅

餐後藍天不再,天空一片白朦,似乎有降水跡象。由 Thorung Phedi 到 High Camp,路程相當短,但要一口氣登上四百米的碎石坡,是考驗體能的一段。身邊可見 Thorung Peak,我們將會在她的身邊走過。在碎石坡上之字形走,此情此景有如登上 Tilicho Lake 一樣,只是少了一層雪。馬匹走得上氣不接下氣,我的雙腳感受到牠肺部擴張與收縮。我騎的那一隻是全隊最弱的,甚至累得停下來被拉也不願行走,數步一停,叫人痛心。除了看着其他旅者艱辛的走着,也可憐馬匹的疲累,我想落馬自己走上 High Camp,可惜我並不允許這樣做。走着走着,穿過山坳,看見數間石屋,我們到達 Thorung High Camp,今天晚上將會在這裏渡過一晚。此地海拔4850米(有資料寫4900米),比 KilimanjaroBarafu Camp (4600m) 更高,是我暫時為止,睡上海拔最高的一覺。

繼續上路,距 Thorung High Camp 只差少許

以馬代步輕鬆不少

從 High Camp 的山坳

藍天不再

這段路用走會相當辛苦

回望

來到 High Camp

High Camp 的石屋

離晚飯時間還有數小時,室外卻愈來愈冷,所有明天打算穿越 Thorung La 的旅者都在餐室內聚集。由於房間不足,我們五人得分開成四人一房和一人搭房,基於安全等理由,我們決定五人共宿一房,我則睡地板。Rocky 非常擔心此舉會影響我的體能,說服不了他,我只好跟 Rupesh 說︰「I never sleep on bed in my trekking life before coming to Nepal」,他笑了笑,沒有回應我。也許過於疲勞,加上高山反應,部份成員沒甚麼胃口吃東西,甚至閒時皆入睡。晚飯過後,黑夜降雪,寒冷之下我們第二日需要使用零下十五度睡袋。這天晚上,有人感到呼吸困難、有人睡得不好。無論如何,明天四時半要起床,五時半出發登上此行最高點︰Thorung La (5416m)。

Chowmein,猜到是甚麼東西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