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後立山富士登山健行D8︰後立山連峰縱走第七日、大町溫泉鄉

日期︰2014-07-19
路線︰種池山莊→柏原新道→扇澤→大町溫泉鄉


一般長程縱走,以最後一日落山最為危險,意外率最高,一來體能已到極限,心知行程將完,雙腳會比過往更快無力,或是心情變得輕鬆,變得大意。

後立山連峰縱走,整條稜線係由白馬岳為起點,走至針之木岳(針ノ木岳)為終點,這是原本的計劃,奈何有隊員力有不逮,於天狗之頭(天狗ノ頭)花了兩個鐘頭時間重新制定路線(令人憤慨的是最後竟不從此線,險成大錯),加上天色欠佳,以至後來的五人大隊亦難以追回失去的時間,使得行程須更改成只走到爺岳,餘下的針之木岳、蓮華岳,還有針之木雪溪(針ノ木岳雪渓)成了遺憾。

由種池山莊出發也好,或是沿針之木雪溪下降也好,終點皆在立山黑部的起點或終點︰扇澤(扇沢)。種池山莊有一條捷徑可直接走至扇澤,為數不少的日本人亦流行經此路登上爺岳,稱為柏原新道。此道急降1030米,對於歷時六日行程的我們,仍感吃力。

柏原新道︰種池山莊~扇澤

張開眼睛,於後立山連峰最後一個早晨,仍奢望看見藍天,可以一睹針之木岳的全貌,可惜事與願違,這一帶的山頭總是頂着厚雲。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遠方竟然望見對稱的圓錐體︰富士山。吃過早餐,與朝氣蓬勃的山屋員工告別後,抱着快要浸溫泉的愉快心情落山。

針之木岳及蓮華岳皆不見頂

富士山

岩小屋澤岳

拍攝富士山

出發

柏原新道是一段舖設得極為人工化的路,大部份都是石砌階梯,感覺上就如走兩次鳳凰山天梯一樣。才剛起步不久,雨勢漸大,離開稜線轉走林坡,身邊的花都沾上水點。此線極多地名,沒多久來到鐵炮坂(鉄炮坂),據說是因為太斜,跌倒會如鐵炮一樣滾下去而名。經過富士見坂,看不見富士山,卻看見前方須橫過一條雪溪,但此路相當大眾化,雪溪中已經壓u出一條寬闊的平路,不須雪爪,走起上來亦覺安全,惟獨得注意是雪溪上無聲滑落的石塊。

柏原新道與種池山莊

急降千多米

過雪溪

一小段塌位

順次序走過石長櫈(石ペンチ)、包優岬、水平岬、水平道、石疊(石畳),一直來到一枚岩,沿途右方皆可看見岩小屋澤岳(岩小屋沢岳)一條相當美麗的雪溪。此時,右腳滑了一下,剛好頂到腳尖的一枚鐵釘,整個人打了一個前翻,飛墜右方的斜坡。出於本能反應,右手抓着幾棵矮竹,出乎意料的堅韌,下望雙腳,無位可踏,只見斜坡斜度足以令我持續滑落,只好左手亦抓緊矮竹,奮力上攀。無奈的是斜坡滑得難以上攀,只祈求矮竹不會斷掉。在我後方的隊員終於來到,立刻拉住我右手仍掛着的行山仗,但力氣不足將我拉回來;幸運的是,數名日本女性登山至此,幫忙將我拉住,奮力一拉,將我從斜坡中拉回山徑。也許心知矮竹可靠,除了突發一刻,已回過神來,沒有慌亂失措,連翻道謝後,繼續下山行程。

植披大變

下起雨來

針葉林

岩小屋澤岳的雪溪

針之木雪溪和扇澤驛

很快就來到驛見岬(駅見岬),故名思義,就是能看見扇澤的山岬,同時間亦能看見針之木雪溪。此時陽光從雲間冒出,將扇澤照得光亮,彷彿告訴我們終點在望。從隊友口中得知,後方的三名隊友,有人雙腳有抽筋跡象。反正離終點不遠,就讓他們慢慢走吧。一般長程縱走,以最後一日落山最為危險,意外率最高,一來體能已到極限,心知行程將完,雙腳會比過往更快無力,或是心情變得輕鬆,變得大意。來到八見長櫈(八ッ見パンチ),身邊出現幾棵巨型的松樹,樹身極粗。從下繼續走,再花約十數分鐘,聽見水聲,已來到爺岳登山口,也就是此行的終點。我倆以五分鐘差距先後抵達,歷兩次天晴與下雨,等了約四十五分鐘,尾隨的三友隊員亦告完成。指定動作在終點拍張大合照後,來到馬路,過扇澤橋,向扇澤驛(扇沢駅)巴士站走。

驛見岬

針之木雪溪

巨木

扇澤驛

與巨木合照

籠川(篭川)

爺岳登山口

全員合照

步往扇澤橋

扇澤橋

過隧道

扇澤驛

大町溫泉鄉

時間剛好,一班巴車於扇澤開出,買過車票,不出十五分鐘便抵達大町溫泉鄉(大町温泉郷)。此刻仍未到中午,我方驚覺會否太早抵達溫泉旅館。由於我們住的旅館並非大型旅館,所以地理位置亦離大街有一段距離,畢竟大町溫泉鄉只屬小鎮,由巴士站慢步至旅館,亦只花十多分鐘。途中提及我差點出意外,不在現場的隊友大多當我開玩笑。

隨影

大野溫泉鄉

夢之湯旅館

入住的旅館叫夢之湯旅館(ホテル夢の湯),是一間較有現代風味的溫泉旅館。由於我們太早到達,旅館仍未準備營業,負責人慌忙向我們解釋,我表示未準備好可以晚點再來。最後也許她叫員工先整理好我們的房間,示意可以進房,勞煩了人家。六日未洗過澡,首要做的事當然要將身體清洗乾淨。肚子已餓了半日,梳洗後立即走到街外尋找營業中的餐廳。

房外景

圍爐裏手打鳥冬

圍爐裏(いろり),位於夢之湯不遠,主打手打烏冬、蕎麥麵及鰻魚,裝橫頗有地道風味,廚師亦全是經驗豐富的老人。各自點了喜歡的套餐,廚房明顯地變得相當忙碌,烏冬是即叫即造,師傅將麵粉打成烏冬。前菜點了一客馬肉刺身,在日本我相當喜歡這種紅肉,比起牛肉刺身擁有更濃的味道,前題是不介意肉質較韌,配上蔥花跟黃薑蓉,簡直是人間美味。我的主菜是松茸料理,松茸飯、松茸湯及冷蕎麥麵。清香撲鼻且不感膩,恰到好處的松茸香不會遮蓋飯味,而蕎麥麵爽口彈牙,令人相當滿足。由等待的過程到填飽肚子後的沈澱時間,令人心情放鬆,相當悠閒。

圍爐裏

馬肉刺身

松茸料理

飯後無事可做,參觀附近的泉嶽寺,和細小可愛的綠色樹蛙玩遊戲,四周踱步,回到旅館浸溫泉。一直以來,我們擔心離隊的隊員無法安然抵達,怎料,旅館負責人跟我們說,她已經回到房間休息。這無疑是一個極好消息,擔憂一掃而空,後來知道她沒有接原定行程前進,此刻安全,再無追究意欲,剩下的時間盡管享受吧。浸過溫泉,必做的事當然是買一樽冰凍牛奶來喝,最高享受。晚飯是豐盛的料理,以黑毛和牛壽喜燒為主打,配以我們在酒舖買的地酒「大雪溪」,是一種讓人回味的晚餐。

樹蛙

泉嶽寺

黑毛和牛

餐單上的歡迎辭

真‧全員合照


「梁様
 北アルプスの勇姿
   みたらいいですね
 あした天気いなれ」

旅館很有心思,在菜單上寫上簡短幾句話,讓人感到旅館的細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