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非坦桑尼亞D3︰攀登 Mt. Kilimanjaro 第一日

日期︰2011-02-02
路線︰Machame Gate (1830m) → Machame Camp (3100m)
爬升︰1270m

...還有更多更多從來沒想過在山上能吃到的東西,這不得不多謝辛苦將物資挑上山的挑夫,還有精湛的廚藝...吶,這樣子很幸福吧!

一覺醒來,天空一片澄藍,登山的興奮感染力更強。自助式早餐,初次嘗到非洲的芒果,肉質較實,酸得來好吃。酒店內飼養的灰冠鶴(Grey-crowned Crane, Balearica regulorum)不時起舞,逗得客人相當開心。可惜有團員為求拍照,竟追趕牠令其迫不得已拍翼逃命,實在罪過。一隻小狗相當愛跟陌生人玩,摸了一會便翻身撒嬌,令人憐愛。在露天的酒店大堂拍張合照後,後上車前往奇力馬扎羅山的 Machame Gate 了。

豐富早餐,左下角的非洲芒果意外地好吃

灰冠鶴 Balearica regulorum

這隻小狗摸多了便翻身

全員合照

上車出發!

約一小時多擠迫在車箱的時間,終於來到登山口。登山嚮導跟據我們的行李和物資總重量,即時僱挑夫。而我們的午饍則是餐盒,內有一包薯片、一隻雞腿、一件蛋糕、一件三文治、一條香蕉、一隻雞蛋還有一盒果汁。由於等待時間頗長,整份午餐都被我們吃光了。

Machame Gate,亦是 Kilimanjaro National Park 的入口

僱挑夫的場面

lunch box

出發時跟一位叫 James 的登山嚮導合照,然後再問另一位嚮導的名字時,又聽到 James 這個字。初時以為聽錯,後來才知道原來我們有兩位 James。其餘的登山嚮導分別為︰Stanly(主嚮導)、Raymond  和 Lasaro。進入閘門,便是登山的開始。天氣酷熱,但濕度低,走起上來不及在香港辛苦。林蔭滿途,雖無開揚景觀,但單欣賞路邊小花已經是賞心樂事。令人驚訝的樹蕨,遠看似樹,近看卻發現「樹幹」只是一串莖的組成;亦有艷麗的奇力馬扎羅鳳仙(Kilimanjaro Balsam, Impatiens kilimanjari),是此地的特有種,卻像火紅的小精靈隨處起舞。兩隻無殼蝸牛纏繞在一起,Poor James(為什麼這樣叫往後會解釋)騙我們說可以吃,還作狀要吃下去,嚇得部份團友驚呼起來!

這個是 Happy James

這株不是樹,而是樹蕨,沒有主幹,是叫 Spiny Tree Fern (Cyathea manniana) 的怪東西

挑夫與嚮導

Impatiens papilionacea,鳳仙花的一種

這便是 King of Kilimanjaro 的奇力馬扎羅鳳仙 (Impatiens kilimanjari)

Poor James 要吃蝸牛充飢...

黃色版本的奇力馬扎羅鳳仙

樹木上長滿不少苔蘚,可能是空氣長期濕潤之故吧,讓人覺得像一隻隻貴婦狗。一隻小老鼠在吃前人留下的食物,我們只能靜靜的等待牠走出來,牠拿了一點點,又高速的跑回去,輾轉數次,也不想再打擾牠了。

怪異的苔蘚與樹幹組合

繼續登山去!

老鼠,當然是野生的

熟識的堇菜

如是者,一面走,一面欣賞,一面傾談,終於有開揚景觀,這已是接近營地。在林中開出一片片空間,蓋了一個又一個帳蓬。由於我們走得比較慢,只有選剩的細小帳蓬,服務我們的挑夫見狀,立即架了一個較大的帳蓬,真的太貼心了,連我們都不介意的事,他們竟在意起來。

開揚起來,也快到 Machame Camp

這是什麼異世界?

這是什麼異世界?

這花小小的很美麗

Machame Camp

往高一點走,可看見奇力馬扎羅山頂的雪,可惜霧氣所阻,未能一見,反而日落的暮色更加吸引。一所木屋,是每個登山者簽到的地方,查看之下,領隊竟漏簽我和阿娜的名字,只好急急的自行簽署,免得將來有什麼奇怪的問題。

晚餐地點在兩個巨大的帳篷組成的「餐廳」內,長檯蓋上檯布,晚上沒有電燈就點起燭光,西餐廳的格局,原來在山上吃晚餐也得這樣講究。泡一杯熱咖啡,端上一碗熱洋蔥湯,有兩種醬汁的意大利粉,還有更多更多從來沒想過在山上能吃到的東西,這不得不多謝辛苦將物資挑上山的挑夫,還有精湛的廚藝。這個晚餐算香港時間剛好是大年初一,在一片「新年快樂」與「恭喜發財」聲下,渡過愉快的一個晚上。


才剛日落,獵戶便出來了


晚餐

 吶,這樣子很幸福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