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非坦桑尼亞D5︰攀登 Mt. Kilimanjaro 第三日

日期︰2011-02-04
路線︰Shira Camp (3840m) → Lava Tower (4655m) → Barranco Camp (3860m)
爬升︰815m 下降︰795m

放目在黏了糖霜一樣的雪山,雲間窺見冰流動的痕跡,時而可見,時而不見,極度誘惑,鼻子又一點感到酸了...這,就是我要的東西。

今天行程幾乎沒有上落,是高度適應重要的一天。前兩天走的是沿山脊登山,今天卻是橫移的 Southern Circular。無敵山景的 Shira Camp,除了昨天提及的 Kibo 之外,向山腳方向的有一座稍矮的 Mt. Meru。她猶如看地平線日出的缺陷美一樣,讓人難捨難離。早上看 Kibo 是預期一樣無雲,這樣反而覺得少了一點東西(又是缺陷美吧!)。

日出前的 Shira Camp 景觀,前方為 Mt. Meru (4566m)

Mt. Meru 的存在真的錦上添花

肯雅薊(Mountain Thistle, Carduus keniensis

營地一景

豐盛早餐滿足五臟六腑,大步大步的向前走。登上緩和的斜坡,一直都是看著 Kibo 的方向走,走了多久很難判斷。因為 Kibo 實在太大了,壓根兒一點改變都看不出來。Happy James 跟我走在一起,看見我一直在抄筆記,好奇一看,嘩!是錯漏百出的 Swahili!他拿了筆記本,四處批改,這下我能學習正確的 Swahili 了。然後他又在我身後唱歌,那是他們教堂的歌。坦桑尼亞人很多都是 Christian,歌曲中也不忘帶有宗教色彩。順帶一提,為何另一位登山嚮導 James 要冠以 poor 之名,原因是其中一位老太太(只是全員最老,也不是真的很老)負重行走有點辛苦,於是早在第一次,Poor James 便幫她背背囊。本來是一番心意,後來卻被那名老太太嫌三嫌四。

Senecio teleki

巨人半邊蓮(Blue Bog Lobelia, Lobelia deckenii

其實這株很小隻

向 Kibo 前進

回望 Shira 平原

阿娜第一次差點失手

挑夫仍然是一包一包的背上山

岩中花

四處火山礫

Kibo 與藍天白雲

又遇上中午前的雲霧,山徑轉為平緩,在地上的石塊也漸變為大,部份更有如台灣野柳一樣,石塊與地面之間壓著一層泥土,不知是雨水還是強風,肯定的是這樣長期受著巨大的風化作用力量影響。再走不遠,便能享用熱呼呼的湯與美味的午餐了。

阿娜與 Happy James

復活節島的巨石像?!

對面便是午飯營地所在

原來是同款的營,卻不是我們的隊伍

只好繼續向前走

終於到真‧營地了

Kibo 又出來誘惑人了!

Poor James 有個 small baby,Happy James 有個 big baby...很強勁!

下午兵分兩路,一隊走遠路到 Lava Tower,另一隊則不經 Lava Tower,直接回到晚上休息的地方 Barranco Camp。Lava Tower 故名思義是熔岩流出地面形成的一座石塔,是目前為止海拔最高的地方。景色不知不覺間已轉為以砂石為主,是火山常見的地貌。來到 Lave Tower,沒有很強烈的感覺,就只是覺得比羅漢塔還要遜一點。但登上 Lava Tower 卻需要一點攀爬,這對於我們來說,確是有種吸引力。

向 Lava Tower 前進

右方便是 Lave Tower

可惜太大霧,看不見

過泥水澗道

Lava Tower High Camp,有於人會在這裡過夜

Lava Tower High Camp

由於濃霧所至,預期景色近乎沒有。但我們在意的,不是登頂的景色,而是攀登的過程。手腳並用,也沒有覺得怎樣,就只是一般的感覺,就來到 Lave Tower 的頂點。此時才想起,我在四千六百多米的高度攀爬,當初還真的擔心會否容易喘氣,但原來可以如常活動。這下子我對登頂的信心又增加了不少。

帶領上攀的 Stanly,型爆甫士!

需要一點點技巧

Lava Tower 的則一面

離開 Lave Tower,我們成了走在最後的人(因不攀的人都離開了。穿過一對門,也就是像南天門的缺口,濃霧幾乎將一切都蓋過,彷彿催促我們快點離開一樣。在這一刻,我看到遠處的山峰嶙峋巖巉,猶如魔域城堡,可惜此影像只留在腦海中,未能與同好分享。

穿過天門,Stanly 不知為何很 high

兩座巨塔似的

魔域城堡深不見影

通往營地的路,是一個峽谷。谷底有大量千里光,形態奇特,將異域塑造得出神入化,我們也看得出神入迷!一株株並非對稱而生,形態像巨人舞動,落在主徑旁邊。我沉迷在這林間,不願離去。直到看見左方出現一座雪山,才被她吸引,引領我走到營地處,這一刻,我呆了。

永久花(Everlasting Flower, Helichrysum newii

千里光林

千里光作前景

台灣人叫她「冰淇淋樹」(雪糕樹)

巨人半邊蓮(Blue Bog Lobelia, Lobelia deckenii

身後有個小瀑布

像仙人掌的千里光

火山地貌

霧又一湧而至

巨大的千里光林


現場可真震撼

雙手舉起,高呼萬歲!

這株極不對稱的千里光似乎是地標

開始窺見山的形態

Barranco Camp

站在營地中,放目在黏了糖霜一樣的雪山,雲間窺見冰流動的痕跡,時而可見,時而不見,極度誘惑,鼻子又一點感到酸了。站了一會,我才回神過來,拿出相機拍下難忘一刻。這,就是我要的東西。

這一幕,我看得發呆

飄渺 Kibo

近看冰雪

這是第三天的回憶,一口氣將個人最高海拔推上近一千米。其實在第二天,左腳膝蓋似乎弄傷,也許是肌肉不夠耐力,用力時外則筋腱會刺痛。特別在下山時更是難受,不過還是可以忍痛走下去。

晚餐是肉醬意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