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非坦桑尼亞D6︰攀登 Mt. Kilimanjaro 第四日

日期︰2011-02-05
路線︰Barranco Camp (3860m) → Barranco Wall → Barafu Camp (4600m)
爬升︰740m

...也許是濃厚的雲霧,也許是沉重的氣氛,我們都沒有多大的心情拍照,一直都是沉默的向前走...

醒來看看放在營內的手錶,溫度計顯示氣溫剛好在冰點。躲在睡袋中不仍覺溫暖,只是「脫殼」後便得立即穿上保暖衣物,羽絨、fleece、冷帽、頸巾和手套,缺一不可。登山最重保暖,不用扮強壯。Kibo 在早上特別清晰,此時太陽還未出來。

日出前的 Barranco Camp

Kibo 就在營地後

今日上午要翻越 Barranco Wall,那是一幅頗大的斷崖,走起上來半攀半走,算是 Machame Route 最難的一段。不過,由於沒有技術性攀登,也只能說是比較難走而不屬險惡之列。回復稀罕的千里光再不是主角,Barranco Wall 上的隊伍頗為壯觀,回望 Barranco Camp,更多的登山隊伍徐徐出發,挑夫大隊亦源源不絕的從後追上。Kibo 的雪,看似越來越接近,卻又被Barranco Wall 漸漸遮掩。在這裡,我們遇上一名女挑夫。

日出了

前方就是 Barranco Wall

千里山與 Kibo

要說 Barranco Wall 一段,就是像這樣子,比較陡而已

這已算是最難的一步了

即將要登 Barranco Wall 頂

原來只是一個休息的緩位

繼續上,來到陽光能照射的地方

無難度,繼續上!


樂得輕鬆

登上 Barranco Wall 頂,Kibo 一覽無遺。可惜不久雲霧趕至,才剛抵達的登山客又錯過機會了。主隊登上後,興奮至極,拍合照時,登山嚮導也剛好到達,一張又一張的照片,一個又一個成員加入。然後雲霧被吹散,Kibo!我們又見面了!

wall 頂看 Kibo

可真的辛苦挑夫了

這 Barranco Wall 有如屏風一樣

近乎全員的合照

真是百看不厭

越過 Barranco Wall,便需下降 Karanga Valley。以砂土為主的地形,風颳起來就像走在沙漠一樣。風麈撲撲,其實也不是那麼帥的。霧氣變得濃厚,四周幾乎不辦事物,路面亦見濕滑。就在我們休息的時候,聽到沉痛的哭聲。

登上 Barranco Wall,又要下降 Karanga Valley

上上落落

Poor James 輕鬆,Ma Ma(Poor James 命名)可辛苦了

Kibo 一脊原來有一石拱,有如天眼一樣,可惜大霧,照片看不清楚

這一段感覺很像砂漠

就在這裡,奏起了哀歌

記得曾有人跟我說過,有挑夫因高山症而不能繼續登山而痛哭,因這樣等同前途盡毀。本以為事情就是這樣,我問登山嚮導 Raymond 發生什麼事,是否頭痛。他只說了一句「No!」,然後繼續哭。阿娜給他數片巧克力,他也拒絕了。一直在哭的他,我只能拍背安慰,當有別的挑夫走過,他又停止嚎哭。當時我還很不自量力地問他能否幫個忙,他依然在哭。這下可苦惱了。然後,Raymond 跟我說,他的女兒剛過身。媽的!當時我心裡罵了一句,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鼻子酸酸的,「I'm sorry...」只能這樣跟他說。輕輕的將他的頭靠到自己的胸口,讓他好好的哭一會。直到再有別的挑夫走過,問他什麼事,他才冷靜過來,我們也示意繼續前行。

接下來的風景,也許是濃厚的雲霧,也許是沉重的氣氛,我們都沒有多大的心情拍照,一直都是沉默的向前走。走至谷底,經過幾乎沒有水的 Karanga River,再向上走。直至走到一幅讓我想起丹霞赤壁的 Karanga Wall,才知道營地起近。挑夫來來回回原來就是走到 Karanga River 取水。

過了 Karanga River 不久

這是 Karanga Wall

午餐過後,繼續行程。雖然眼見 Barafu Camp 在望,可是高海拔的距離就是比例比較大,一直走也要好一段時間才到達。四處都是碎石,濃霧掩蓋大部份景觀。惟一可見,就是如螞蟻一樣的人龍,遙指營地。

午餐的地方

今晚就要攻頂了,團友充滿信心!

片狀碎石

人龍盡頭,就是 Barafu Camp

差數步便來到營地,感受到高海拔寸步難行的滋味嗎?

Barafu Camp 是一個相當惡劣的營地,除了甚少平地外,更是風吹冷凍、日曬炎熱。此地海拔4600m,亦是我們會過夜的最高海拔。碎石遍佈的營地,單單連往「餐廳」走也感吃力。今晚要爭取時間,晚飯過後僅有四小時時間休息。子夜十二時起床,準備攻頂。

Barafu Camp

我首次擔心不能成功登頂,不為高山反應,而是左膝傷患。昨晚患處抽筋,足足痛了半小時,睡覺稍微動一動也會痛楚非常。抵營後每次出入營地,左膝皆有強烈投訴。請教過專家,接她教我的方法舒緩,也不能完全令多日疲勞所至的痛消失。只望明天生生性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