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樹坡、鳳冠南巖、茶壺嘴脊

日期︰2015-02-01
難度︰★★★
路線︰昂坪→鳳鳳觀日→一樹坡→鳳冠南巖→茶壺嘴脊→塘福


鳳凰山西坡陡峭非常,旅界稱作「閻王壁」。此地是狗牙嶺接上鳳凰山必經之地,除此山徑之後,亦有另一條介乎天梯與前者之間,因脊線上有一處平臺,石堆間長有一樹(事實上並非只有一棵樹),而喚作「一樹坡」。此平臺在攀登天梯時亦可望見。

鳳冠南巖曾作詳細介紹,今不再贅述,請參考前作《鳳冠南巖‧2015》。嚴格來說,鳳冠南巖只是鳳凰山南坡西側的列崖,東側皆屬南天門及其澗谷所在,兩者之間,以一脊作分界,其脊伸延,有一小山頭,在南門天亦能窺見,其脊有一組岩,形似茶壺嘴,故名「茶壺嘴脊」。此脊漫長而難行,上半段以岩稜為主,下半段則屬浮沙碎石,至接近引水道一片較平坦之丘陵地,斬樹黨橫行,其暴行伸延至塘福村後,粗壯如樑的土沉香通通慘遭毒手。

一樹坡

此行事緣於半個月前的《鳳冠南巖‧2015》,友人委託再次踏足,故稍為修改路線,成為今日路線。然而天色亦不怡人,濕冷的霧水掩蓋山頭,春天踏足高山,不時都會遇上這個情況。鳳凰觀日出發,自天梯拾階而上,過鳳壁石澗後始棄徑右切。橫移的路於斜坡中強行開出,並不好走,橫過鳳壁石澗一條右小支澗,穿過小片林後,已抵達那長有一樹的石臺。

重重脊線

天梯

遠望一樹坡

橫走至一樹坡

一樹坡地標

石臺以下的山脊飛瀉,令人望而生畏,石臺上的小樹飽歷風霜,其姿態已道出一切。一樹坡並沒有像閻王壁那樣斜,至少走起上來並沒有這種感覺,沿草坡後上走,輕攀數步,不久來到最陡峭的一段。此段在石脊上攀爬,難度不高,頗富趣味。脊外是千仞絕崖,被林木圍繞不覺險。石脊之前,已是平緩至極的大草坡,吊鍾盛放,粉色遍佈山頭。遠方山丘有組岩石,正是斬柴坳。

一樹坡以下的山脊

通往斬柴坳的路

輕攀

接上石脊

繼續沿石脊攀

回望

已抵平緩草坡

天梯的登山人士

斬柴坳

鳳冠南巖

抵達小鳥回頭石,稍作休息,玩樂之時遇上從狗牙嶺登山的四名法國人,寒喧幾句,身體漸冷,隨即出發。山上的濕氣,比預期來得少,能見度亦非如墜霧中。於小鳥回頭石下方走過,小心下降鳳啄臺,然後橫切山谷,攀上刀片石。回望小鳥回頭石至鳳啄臺,巖巉有緻,叫人神住,想起曾在此地遇上煙霧飄渺,恍如仙景,極度難忘。離開刀片石,數分鐘後已抵卡通鼠石。其鼠尾之巨石,有一裂縫,可通一人,出口處有平臺,在此大休。

小鳥回頭石

進入鳳冠南巖

鳳喙臺

下降鳳喙臺

刀片石

回望鳳喙臺

卡通鼠石

鼠尾石隙

休後的路變成林徑,快速走過擎天峽,接近天窗峽範圍,盡見碎石,先在積木崖底走過,踏上天窗石河,回望格狀列崖,甚壯觀,百看不厭。遂攀天窗,此景可謂天然畫框,框中就是積木峽及天窗峽全景,還有後方只見片面的擎天峽,天氣好的時候,更可遠望小鳥回頭石。接回主徑,此時可遠望南天門及其澗谷,轉走下路,向前方一個小山頭前進。

積木崖側的石河

積木崖底


積木崖及天窗石河

攀天窗脊

小心上攀

天窗

下望積木崖

天窗石

繼續橫移

茶壺嘴脊

此小山頭實為一組岩石,即茶壺嘴峰,回望鳳凰山,可見南坡一分為二之格局。小心下降此碎脊,不久遇上在稜線上的石排,抵達下方即見右側出現一塊分離的巨石,是為「陸上破邊洲」(別將卡通鼠尾視作「陸上破邊洲」)。再下降第二組石排,底部回望,就是茶壺嘴所在地。疊石頂部有伸出之石頭,稍彎,形如茶壺嘴;於我而言,與哥斯拉頗為相似。再多下降一組石排,路況變成以碎砂為主,接觀是漫長的下坡路。下望引水道,留意脊右有一條橋,橋的左邊便是此脊的出口。山徑漸見平緩,兩邊皆是澗道,越過左邊一條小澗,山徑最終接上去水渠,沿渠多走一會,已是山腰下的引水道。此時多走一公里多,依小徑下降至塘福,結束是日短而精彩的行程。

茶壺嘴峰

下降石脊

陸上破邊洲

茶壺嘴石上

茶壺嘴

回望茶壺嘴一個石峰

再降石排

浮砂路

過澗

接引水渠

日落


下接塘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