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巖雙峽︰擎天峽、天窗峽

日期︰2016-03-26
難度︰★★★
路線︰昂坪→鳳凰觀日→一樹坡→小鳥回頭→雙鼠棧道→擎天峽→鳳凰徑→天窗峽→南巖棧道→天窗脊→鳳凰徑→伯公坳


鳳凰山南面幅員甚廣,鳳塘石澗(土名黃泥瀝坑)藏於整片茂林澗谷中。實鳳塘石澗支源甚多,左源謂東狗牙坑者,指狗牙嶺以東、鳳啄峽、擎天峽與天窗峽以下一源;右源坐落屻石頂(長屻山)西坡,有長屻坑及牛塘石澗;而中源則直指南天門,曰南天門石澗,其左源稱茶壺嘴坑或鳳壺石澗。

  ——擇自本網誌《南天門石澗》(臨時)

是次行程穿越鳳冠南巖上半段跨越的兩條支澗,一如馬鞍山吊手岩小雁盪谷以上的坑澗,多被冠以「峽」之名。鳳塘石澗主源擎天峽,擁鳳凰山最深的坑峽,超過50米的落差,拱極有三澗匯流之瀑,名曰「擎天三瀑」,只限於連場大雨後方能窺之。另一條支流名天窗峽,乃著名的「天窗石」旁的寬廣澗谷,亦有三澗匯流,中支瀑布更呈流水岩板狀;此澗谷下部呈石河狀,荊棘(主要為鏽毛莓 Rubus reflexus)密佈。

一樹坡

昂坪起步,來到「鳳凰觀日」,竟遇上在漁護署工作的山友的街站,宣傳「自己垃圾自己帶走」的訊息。沿鳳凰徑走,初段全為石級,但今日風和日麗,未覺辛苦。連日大雨,鳳壁石澗的溪水讓人稍微涼快一點。棄徑橫移,路況比上次來得好,也許在前有大隊走過。橫過一段不明顯的澗谷,很快便來到「一樹坡」的石堆。此石堆上有一樹,於天梯望尤為明顯,脊線上僅有的一棵樹,成為此地的名字。環視四周,由腳下的石壁水塘、嶼西群山、昂坪大佛獅子頭山彌勒山,到大東山、倒腕崖及鳳凰門,除了空氣較為污濁外,基本上無可挑剔。

令我想起柬埔寨的塔普倫寺

漁護署「自己垃圾自己帶走」宣傳活動

心經簡林

天梯

獅子頭山

進入橫山路

鳳凰門

鳳壁石澗右支

一樹坡

動身登一樹坡,先有數級短壁攀爬,然後漸見陡峭,入林後須在亂石崖中迂迴攀升,部份位置略見暴露,可見其中一條稜線一瀉而下。右方的狗牙嶺漸見清晰,中狗牙及西狗牙交匯之鴕峰與我們視線平衡。近年興起的大眾登山,似乎由鳳凰山漸漸移至狗牙嶺,「一線生機」處更見排隊越過。山坡變得平緩,斬柴坳就在不遠處。於天梯登山的旅者,奮力踏上最後的石級,向鳳頂前進。斬柴坳一石出現「CY下台」之塗鴉,此塗鴉漸多見於山嶺各處,雖落台之事人之所望,但塗鴉卻非愛山者所欲見。「小鳥回頭」,又叫「哨牙石」,乃昔日登鳳凰山之路標,提醒登山者誤走險線,但隨着鳳凰徑落成,此路標與主徑脫離,倒成為「鳳冠南巖」入口的標誌。

登一樹坡

險脊之上

已見鳳頂及斬柴坳

鴕峰︰狗牙嶺一線生機

鳳頂霧起

繼續上路

「CY下台」

「小鳥回頭」及茶壺嘴

雙鼠棧道

下望長沙,舊東涌道接嶺南道處有新出現的黃泥地,未知是否合法,只知推土機大肆破壞大嶼山已是刻不容緩的問題。「小鳥回頭」後方可見一瀉千仞的茶壺嘴脊,還有更後方的屻石頂。回望王壁頂眾多的登山人士,其熱鬧與此地之清靜形成強烈對比。由「小鳥回頭」下方小心下降,倚崖壁走至鳳喙峽,峽邊巨石如觀景臺,瞭望「刀片石」及茶壺嘴,鳳冠南巖雙谷藏在後方而不見。下降鳳喙峽並不簡單,尤以雨後濕滑的泥坡更見困難,走至「刀片石」回望鳳喙峽,觀景臺似石塔疊石。曾在《鳳啄飄渺、霧鎖擎天》(臨時)一行,看見霧海將鳳喙臺變成孤島,至今仍印象深刻。繞過「刀片石」,植披由短草漸變為疏灌叢,茶壺嘴脊邊的天窗脊漸見,盡處的企崖就是積木崖所在地。

長沙黃地

「小鳥回頭」

崖下棧道

下降鳳喙峽

「刀片石」

鳳喙峽,左上為鳳喙臺

「小鳥回頭」及鳳喙峽

閻王壁及「一線生機」

向雙鼠棧道前進

「卡通鼠石」

眼前一坐稍微分離的石塔稱為「卡通鼠石」,下方有一裂縫僅容一人通過,是為「陸上破邊洲」。穿過石隙,有一處石排稍見平坦,腳下其實是一個迷你石室,因處「卡通鼠石」之下,叫作「鼠尾石室」。室中可容多人,窄、暗且濕,卻是探奇者不會錯過的地方。「卡通鼠石」起至擎天峽「錦鼠觀天」之間的路稱為「雙鼠棧道」,是一條貼近崖壁底的林路。細心於林中仰望,可見擎天峽右脊,還有擎天峽出口的路標「婦人背子石」。

合掌狀

「陸上破邊洲」

穿石隙

「鼠尾石室」

後方為積木崖

擎天右脊及「婦人背子石」

擎天峽

抵達鳳塘石澗,隨即棄徑入澗,澗床亂石密佈,鮮見流水,但在部份石罅中,仍可窺見在石堆下流動的溪水。初時澗床零亂,至峽形漸見,林木不再,絕處是馬啼形絕崖,右邊出現尖頂石塔,此石塔正是「錦鼠觀天」。於擎天右脊與「錦鼠觀天」之間的坳位,可一登鼠頭,盡覽擎天峽旖旎風光。峽盡有水流入,細心看會發現三瀑匯流於峽中,此為傳說中的「擎天三瀑」,若在黑雨過後到訪,恐怕別有一番奇景。下降回坳位,可小心上攀擎天右脊離開;我再下降至澗中石河上攀至三瀑底,腳下亂石極鬆散,必須小心免得引發石崩。三瀑中,以左瀑最為特別,有如右龍石澗主瀑一樣是佛肚狀黑崖。回望「錦鼠觀天」,此角度不像鼠,卻能看見峽中石塔這個奇異景色。中在塔頂,更是表現出,人在大自然的角色何其渺小。攀上陡峭的右脊,比起數年前碎石明確減少,至「婦人背子石」,路徑變得相對平坦。部份山友因明日仍有行程,為省下氣力,決定在此休息,遙望我們接下來的行程。

進入擎天峽

擎天峽初貌

「錦鼠觀天」

「錦鼠觀天」

峽壁

「錦鼠觀天」下的山坳

觀峽

擎天三瀑

攀擎天右脊

回望擎天峽

擎天三瀑近貌

「婦人背子石」

「天窗石」

上接鳳凰徑

天窗峽

接上鳳凰徑,由靜無陌人的路變成處處行人,鳳凰的階梯滿是一臉疲累的面孔,更多的是打扮得如走在旺角菜街的男男女女。這種失衡的畫面,有如早年流行生態旅遊,卻未懂得保育(至今依舊!)的境況。來到天窗峽出口,左邊正是天窗脊,峽灣如漏斗一樣收納兩邊的空間。我們隨即棄徑下走天窗峽,早段厚厚的草坡讓人足以輕輕滑降。峽中有一小石脊,將峽一分為二,留意右峽是一道岩板斜瀑,必須沿左峽方能安全下降。接上左峽,腳下不再是輕易走動的斜坡,而是密佈碎石的亂石陣。林緣漸見石澗的形態,雜草之下是不安定的碎石,接往下走,懸鈎子屬的植物就越多,稍有不慎即變籠中鳥。很快便看見無植物覆蓋的石河,那處已是南巖棧道經過之地,左邊是人所皆知的「天窗石」,然而右邊亦有一個「迷你天窗石」。

鳳凰徑

滑降天窗峽

天窗峽

回望

「天窗石」

「迷你天窗石」

天窗峽與「天窗石」


離開天窗石河,於南巖棧道稍微攀升,棄徑轉上天窗脊。此地隊中幾乎無人不知曉,已各自用自己方式登上天窗各處,留在擎天脊的三名隊友隨即為我們拍攝。「天窗石」迷人之處,除了天窗之外,更是她所處的位置,可盡覽整個天窗峽,包括我們下降的路線,還有三道毫不明顯的季節性支流;天窗石河後,是「迷你天窗石」所在的積木崖,互相垂直的節理在風化後形成柱狀惡壁,後方的深淵就是迷人的擎天峽,躲在太陽耀光之下的,正是今日走過的路︰「小鳥回頭」和鳳喙峽。

天窗石河

南巖棧道

上攀「天窗石」

下望

天窗峽的水文

左起擎天峽、積木崖及天窗石河

「天窗石」外石臺

天窗如畫框

積木崖

隨影

別過天窗石,沿脊輕鬆上行,鳳凰徑上人來人往,但並不用直接鳳徑,途中應右轉橫移,可省回最後急登的十米高度。雙腳感到疲累是正常,剩下急降至鳳凰徑的石級亦無可避免。南天門前稍為休息,這個人流仍少,但門前變得極多人探究,便得路跡不單清晰,而且亦多了一條不必要的路。行程本來安排下走北峰嶂,但見隊友體能所限,亦無謂堅持。斜陽柔和的光線,為此行最後的路添上幾分美意。抵達伯公坳,首次遇上嶼巴的特別班次,竟在伯公坳開出接載行山人士回到東涌。難得地,未夠六點,我們已經坐在巴士上,商討今晚晚飯之地。

登上天窗脊

接鳳凰徑

南天門口

南天門、茶壺嘴及狗牙嶺

往伯公坳

夕陽

水氹倒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