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峰環線、馬特洪近覽 D04︰Tour du Mont Blanc D03 (Trient to Champex)

日期︰2018-08-01
路線︰Trient → Fenêtre d'Arpette → Champex


白朗峰環線第三日,由瑞士的 Trient 走到法國的 Champex,主線於海拔 2884 米的 Le Génépi 北面山腰繞道而行,而支線則穿過與海拔 2873 米的 Pointe des Écandies 之間的山口 Fenêtre d'Arpette。行程看來就是這麼簡單,攀升,越過山口,落山,距離不過十三公里,完成;實情卻是攀升一千三百米,下降一千一百米,而路況更有不少崎嶇的亂石路,加上背負着重裝,這不是一段可以輕視的路段。然而山口壯麗嶙峋,冰川宏大精彩,若天氣許可,實在不容錯過。

昨夜晚飯時,同檯的荷蘭人提及到天氣預報今日下午將有大雨,而支線乃長途行程,故必須加快腳程盡早抵達 Champex,旁邊的一對法國夫妻與我們同路,同樣與我們一班,七點半出發。官方路線需迂迴接上河谷對岸山腰橫山路,判斷過步程與風景後,得知初段匯持「原汁原味」絕無好處,是故與法國夫妻一樣,我們沿 Champex 指向河谷中段水壩的馬路登山,於水壩以上方過橋接回官方支線。走線直接明顯,我們一直面向 Glacier de Trient,馬路中段有幾個髮夾彎,細心留意有捷徑跳過。法國夫妻步速不快,因其妻子步速甚慢,然後我的情況亦不見得理想,阿娜只要稍為休息,他們已消失得不見蹤影。途中有一條支流於右坡流入河谷,澗勢並非磅礡,但其右壁倒叫人眼晴為之一亮。河谷中的水壩是水力發電站,上方建有木橋,橋下流水洶湧澎湃,這盡是 Glacier de Trient 溶化的雪水。

向 Glacier de Trient 出發

柳蘭 Chamerion angustifolium 柳葉菜科

馬路邊的捷徑

山邊澗

山徑路牌

壯觀的澗谷


冰川下的河流

與支線山徑匯合,沿河谷前行為逆走環線,南行上山乃順走環線後 Col de Balme 的支線,北行則接回環線主線。橋後有一間小型山屋,其後山谷兩邊不少無名細水飛瀑,河谷盡頭的冰川漸見清楚。山徑兩邊不少野莓,皆可食用。山徑漸遠離河邊,變成急登路況,這種坡度會持續至山坳下的塌礫坡(talus)。右側有兩大河谷,近者為 Glacier de Grands 而遠者方為 Glacier de Trient。阿娜的步速實在慢得驚人,今早因喝了咖啡而流鼻血,而此刻她說肚子有點不適。以她現在的心理與生理狀態,根本不可能完成是日行程,經過商議後,她決定步行返回 Trient,再乘交通工具至 Champex,而我則繼續行程。當她返回 Trient,再沒不適,而且生龍活虎,不用登山便治好她的心病。與她道別後山徑隨即進入松林之中,未幾再度開揚,驚覺高度已上升不少。左側亦見規模較細的冰切單斜山谷,一側企崖如拔地而起。途中一處大型山泥傾瀉位置,雖有木板擋泥成級,惟地勢險惡,上坡側仍留有粗糙繩索輔助,而流水持續下滲,泥面依然濕潤。部份位置更不容對頭通過,需等待相反方向的行者走過,才能前進。隨着高度上升,能看見 Glacier de Trient 上源的冰斗,前方亦出現一間不知是廢屋還是避難山屋的石砌房屋。

崖中飛絮

漸近冰川

凹凸分明

Glacier de Grands 及 Glacier de Trient

野草莓 (Fragaria vesca)可食

一小段林路

精彩的河谷

山泥傾瀉位置

冰川上部

石屋

個人步速追回剛才失去的時間,超越了我們的旅者亦有些在廢屋旁休息。此屋坐擁 Glacier de Trient 冰舌全景,相必冬日一定精彩萬分。冰舌下溶化的水匯集在光滑岩壁中的凹槽,形成幾道澎湃的瀑布,流入河谷中。山坳已近在眼前,再走過一段明顯山徑,便來到山坳下的塌礫坡。塌礫坡就是岩峰崖中掉落聚集在山坡形成的岩礫集落,香港行山界稱之為「石河」。山徑於此消失,行者需小心翼翼在岩礫中踏出正確的道路。一如日本的石河,岩面中也有標示,但不如日本清晰,故必須憑經歷判斷正確路線,也就是其中一個原因,不建議在天色不明的情況下走這條支線。重裝爬升一千三百米,令我想起日本南阿爾卑斯北部的行程,但是次背囊更重,而我亦刻意不使用行山杖(掛在背囊邊以便不時之需),好測試自己雙腿對負重的能耐。

是日午餐

陡峭泥路

名花各有主

塌礫坡

有時須攀上這種大石

Fenêtre d'Arpette,標高 2665 米,是白朗峰環線的最高點(另一個等高的高點為法國的 Col des Fours),山口奇窄,兩邊皆是插天岩峰。不少旅者已在此地休息良久,從 Champex 出發的人也差不多同時抵達,異常熱鬧。知道下午天氣轉壞,但見雲量漸多,卻未有風起之勢,至少未來兩、三個鐘天色仍然穩定。不敢休息太久擔誤時間,亦要加快好追上乘交通公具前往 Champex 的阿娜。理論上她會比我早抵達。

Fenêtre d'Arpette

法國境

落山路初段依舊是大片塌礫坡,然而岩礫上的標示似乎只從上山角度考慮,是故落山路極不清晰。幸好視野清晰,即使走錯,亦很快能望見路跡,更正方向。落山時被我越過的那對法國夫妻,這段路令他們相當困足,加上我全速前進,這次輪到我消失在他們眼前。身邊是一排典型的冰河地形,鋸齒狀岩峰並排,群峰集合如八仙嶺,瑞士人命名為 Six Carro。至河谷中下段,草本植物佔據,花海處處,隨後更轉為碎石馬路,來到山屋 Relais d'Arpette。隨後已是市郊景色,天色異常地變得灰暗,雨水似乎快要降臨。我默默地祈求雨神先讓我回到旅館。臨近 Champex,山徑還很有意思走過一段引水道,那是在地表挖出一條泥坑,舖上凹凸不平的石頭,模擬自然的溪澗,比起香港的坑渠引水道,還要塗上有毒塗層,實在零泥之別。

路在岩礫中

Six Carro

花開滿地

歐洲百合 Lilium martagon 百合科


過澗

引水道

來到 Champex,只有一條大馬路貫穿這個大鎮,中央的湖成為此鎮的地標。是日入住 Pension en Plein Air,稱之為旅館而不是山屋,因它座落在鎮中。就在我站在門口的一剎間,大雨瞬間降下,持續不斷。阿娜仍未抵達,原來乘坐的士索價超現實地費,結果一個家庭收留了她一會,外出至鄰鎮購物時攜同她,再經鐵路與巴士方來到 Champex。雨水一直至晚上十點左右方停止,然後鎮中心方向傳來煙花聲,原來今日是瑞士的獨立日,舉國慶祝;有人駕駛汽車,向途人歡呼;當小型煙火匯演完畢後,各家各戶亦傳來歡呼聲。能擁有自己的國家,為獨立紀念日而歡樂,實在叫香港人羨慕不已。據阿娜所言,今早零晨,Trient 亦有放煙花慶祝,只是我睡得太深,完全聽不到。

Champex

往 Ferret 的巴士

Lac Champex

阿娜乘坐的巴士,可惜她早了一站落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