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峰環線、馬特洪近覽 D08︰Tour du Mont Blanc D07 (Rifugio Elisabetta to Col de la Croix du Bonhomme)

日期︰2018-08-05
路線︰Rifugio Elisabetta → Col de la Seigne → Refuge des Mottets → Le Ville des Glaciers → Col des Fours → Refuge du Col de la Croix du Bonhomme


白朗峰環線第七日,離開濕地沿河谷攀至山坳 Col de la Seigne,再次踏足法國,下降至河谷後脫離主線,翻越另一個大型山坳 Col des Fours,隨後稍微下降,便抵達山屋 Col de la Croix du Bonhomme。而主線則略過山坳,繼續沿河谷下走至 Les Chappieux,然後往山屋急登。雖然支線路沿崎嶇,先攀升約八百米,再下降二百米,然而主線先下降約二百五十米,再攀升約九百米,相較之下支線上落差反而更少,加上風光無可比擬,個人而言,支線是不二之選。

難得醒來之時晨光乍現,白朗峰看不見,倒能望見大喬拉斯峰頂的白雪。歐洲的山屋跟日本的相像,惟後者較重視私隱,且新建的床位都有布簾提供私人空間;倒沒想到歐洲人在早上執拾背囊,聲量出奇地細,至少不似在日本,你會聽到吵雜的膠袋聲,而聲浪近乎沒有,不會在你的睡夢中,聽見摸黑出發隊伍發出的聲音。這讓我相當詫異。

破曉

山屋 Rifugio Elisabetta 並不落在環線主線上,步出山屋,須往河原的大直路下降。延續昨日看似走不完的康莊大道,卻有不少的阿爾卑斯土撥鼠(Marmota marmota 松鼠科)從草地中的地洞探頭,或在草地上追逐玩弄,或拿着花序咬食,可愛非常。只要與牠們保持適當的安全距離,便能安心觀察,不然牠們會走得老遠,或鑽入地洞,離開觀察者的視線範圍。這段路走來輕鬆,坡度漸升,途中有一人家,住處遠離煩囂,最常路過門前的恐怕都是行山人士。山徑兩邊繁花競豔,群蝶飛舞,如微觀下的世外桃源。平坦的 Col de la Seigne 已在眼前。過橋後有一間獨立石屋,似是自然保育區的辦公室或展館。繼續上行,地面露出精彩的礫岩,灰色主體配塔白色礫石,相當奪目。回望身後,可見一座雙耳岩峰 Le Pyramides Calcaires,海拔 2726 米,其山腳正是山屋座落之處;後方重重岩峰,最高者便是海拔 3920 米的 Aiguille de Tré-la-Tête Centrale Sud-Est。

山屋後的山

阿爾卑斯土撥鼠 Marmota marmota 松鼠科

玩耍中

繁花競豔,群蝶飛舞

岩峰

疑似保護區總部

礫岩

Le Pyramides Calcaires 及 Aiguille de Tré-la-Tête Centrale Sud-Est

抵達山口,再次回到法國境。Col de la Seigne 山坳寬廣如平原,眾旅者皆在此休息。亞洲人總是引來亞洲人的目光,其中一位來自日本的獨行者,更主動走來幫我們拍照。閒話幾句,原來他逆走環線,至今已經走了一半的路程。告別日本人與意大利,我們下探河谷。大型冰川 Glacier de Tré-la-Tête 藏在北面山脊之後,是故此段走來只有壯麗河谷的景觀,然而落山路走來暢快,臨近山屋處的幾個髮夾彎,成了趣味。此地亦有類似 Rifugio Elisabetta 前的美國空軍紀念碑,紀念着同一單事故,而在雪地求生的空軍各自散落在不同地方、死亡,最後被發現。

Col de la Seigne

山坳回望意大利境

旅者多在山坳休息

山坳望法國境

髮夾彎

Refuge des Mottets

美國空軍紀念碑

山屋 Refuge des Mottets 飼養了一頭白馬,悠閒地吃草,而我們則望着牠與河谷,品嚐凍肉、火腿,還有出乎意料之外罕見的蛋。沿河谷右岸往西南方前行,過橋後經過一間正在禮拜的教堂,神父正帶領信眾歌頌上帝。過橋前為主線與支線的分叉路,而我們進入的支線,即將往上爬升八百米。初段之字路爬升,旁邊有草徑可以直登,省卻迂迴的路,惟路徑不太清晰,可以上坡的石屋作為指標,途中有爛泥坡,宜右繞迴避。抵石屋,陽光相當熾熱,山徑隨即靠近澗邊,剛好是陽光未能觸及之地。前方溪澗削成的岩壁呈銀色片狀,在陽光下如銀面鏡片,反射出閃爍的光茫。越過溪澗,河谷左轉,山徑則橫切往河岸另一邊,有瀑布沿銀色露岩滑下,瀑壁圓滑的平行曲線有如異景,水量不大卻叫人留下深刻印象。

白馬

午餐

在此過河接支線

唱聖詩

途中的廢屋

反銀光的露岩

過澗

反銀光的露岩

休息

百合科

相當特別的瀑布

瀑布全景

山徑在瀑左攀登,這讓亦有阿爾卑斯土撥鼠的蹤跡。登上瀑頂,前方有一廣闊平原,慢慢上升至盡處的岩頭,其右方山坳便是標高 2665 米的 Col des Fours 所在,為環線上兩個最高點之一。這段看似很近,走起來卻走不完的岩屑坡,長有不少奇特美麗的高山植物。頭上猛烈陽光,令人難以想像到,身後今日走過的地方,竟然雷聲隆隆,烏雲驟起,更有閃電劈落地面,由於高地空曠,聲音直迫雙耳,彎曲山雷擊一事令我們如驚弓之鳥,不理常速不停向上攀升,希望越過山坳後換來稀為安全的境況。從山坳下來的行者為數不少,但沒有一人面露擔憂,繼續向雷聲處昂首闊步。未幾風向吹往身後,判斷這些積雨雲將會遠去,才令我放心繼續往上行。此雷聲查實有如神助,若非驚慌,阿娜的速度必定會更慢,當抵達 Col des Fours 時,我們看見幾乎伸手可及的積雨雲雲底,雖然不是剛才的雨帶,卻是另一處會威脅我們的雨帶。無雨神話難道就此破滅?

又見阿爾卑斯土撥鼠

稜線右方便是 Col des Fours

如在荒野

高山柳穿魚 Linaria alpina 玄參科

待查

努力攀登

踏過山坳上的積雪,離我們入住的山屋才不過落山一公里的距離。穿過電纜,前方是接回主線的交叉點,有近兩米的高石塔標示。此山坳名為 Col de la Croix du Bonhomme。左轉,山屋已近在眼前,而雨點亦忍無可忍,開始逐少逐少的降下。我們回到山屋,好像解放雨雲一樣,瞬即落起大雨;後來直到吃晚餐時間之間的幾個鐘頭,抵達的行者無一不濕,霧氣更一度吞噬山屋,窗外一片朦朧。到底是天意還是運氣?反正沒有濕身,不用分得那麼細。

Col des Fours

積雨雲

Refuge du Col de la Croix du Bonhomme

Refuge du Col de la Croix du Bonhomm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