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峰環線、馬特洪近覽 D10︰Tour du Mont Blanc D09 (Auberge du Truc to Chamonix)

日期︰2018-08-07
路線︰Auberge du Truc → Col de Tricot → Bellevue → Les Houches → Chamonix-Mont-Blanc


白朗峰環線第九日,亦即最後一日,離開山屋後下走至河谷,再急登山坳 Col de Tricot,續降至冰川 Glacier de Bionnassay 下游後沿陡峭的山腰路走至登山纜車車站 Bellevue,支線沿軌道落山至 Col de Voza 接回主線,沿鄉郊小徑迂迴落山至 Les Houches;由於此路段景觀一般,不少行者皆會選擇乘座吊車返回 Les Houches,省回下降八百米的路。主線沿馬路行走至過河橋位,然後於對岸攀升一千五百米至 Le Brévent,亦即是次行程的起點,而更多行者選擇的,是在此乘坐巴士直接回到沙木尼(Chamonix)市中心。至此,白朗峰環線行程完結,耗時九日,合共走過約一百七十公里,翻越三個國家,全程竟未沾滴雨,實屬萬幸。

心情異常地好,是日只餘下短短的行程,攀過眼前的山坳,幾乎可以說已經完成環線的所有關卡。由起始的幾日不確定感帶來的不安漸漸隨日子消逝,最長最難的路段亦已成過去,白朗峰環線的行進模式與文化亦始習慣,然而我們已來到行程最後一日,對徒步行者或者背包客來說,繞了一圈亦算得上可以自豪的履歷。天色好得似乎昨夜的雷雨不曾存在一樣,Aiguille de la Bérangère 上方的雲被奇怪的陰影照得如欠缺一角薄餅一樣。山屋所有住客幾乎已經出發,剩下我們慢條斯理地整理行裝。早在出發那一日,發現水袋在寄艙時刺穿,持續滲水,但背後這個昂貴的背囊實在物有所值,滲出的水僅留在放水袋那一層,其他物品滴水未沾,無論內外也一樣隨時隨地杜絕水的滲透。沿山徑下走至位處河原的 Refuge du Miage,由於這間山屋的地理位置,不似我們所住的要限制用水,為何當初沒有選擇距離不過半個鐘行程的山屋,理由已經忘記,但肯定的是,Refuge du Truc 的美景在 Refuge du Miage 絕對找不到。抵達河原,西北方山坳後的山脈似曾相識,原來正是抵達沙木尼前在巴士車窗看見的風光,當時興奮至極,此刻看起來卻不過如此,也許我亦得到審美疲勞這種病吧。

整裝待發

奇怪的影子

帶狗露營

對面便是最後一關︰Col de Tricot

落山遇運輸馬

Refuge du Miage

準備登上 Col de Tricot

Dôme du Goûter

眼前即將攀升六百米至海拔 2120 米的山坳 Col de Tricot,最後的苦路,走起來倍感輕鬆。雨後蝸牛四出,至少觀察到兩個品種,瞬間挑起阿娜的食慾︰法國田螺也。陽光同樣未能照進山谷中,直至抵達光明的山坳前,依舊是陰暗且寒冷。身後的 Mont Truc 漸漸變得矮細,踏過陰陽界線便抵達 Col de Tricot。其中一邊山坡中有一條古道,入口處用石砌成拱門作辨識,如今成了行山徑。我們繼續向東北方向落山,美麗的杜鵑花高山玫瑰(Rhododendron ferrugineum)在山坡中盛放,中間混有可食用的野藍莓。看見來者沿途邊行邊吃,我們亦採摘幾粒滋潤舌頭。右側的冰川 Glacier de Bionnassay 在逆光下仍不失氣勢,叫人幾步回首。看見遠方平坦山脊有建築物,方知離終點不遠。

向 Col de Tricot 前進

蝸牛,現場見最少兩種

好似走不完

終見鞍部

綿羊

山嘴便是 Mont Truc

高山玫瑰 Rhododendron ferrugineum 杜鵑花科

Glacier de Bionnassay

野藍莓

前面山脊便是吊車站與登山纜車所在

下降至 Glacier de Bionnassay 溶化而成的洶湧河流,有鐵索吊橋橫跨兩岸。河岸對面,有一小段路如走在石澗之中,流水在亂石間流過,一隊正在下降的歐洲行山隊正陷入苦戰,堵塞前路。接着一段崎嶇爬升,除了剛才走過的 Col de Tricot,雪蓋山頂、海拔 4304 米的 Dôme du Goûter 亦盡收眼底。她被稱為白朗峰的山肩,而主角則在山後,此處看不見。山徑倚陡峭山坡橫移漸升,部份位置走在露岩上,雖然並不困難,但地勢略險,有鐵索輔助,走起上來頗有彌天棧道的味道。當山徑變得平緩,右方有一路口可抵吊車站,若繼續直去,則是接回主線的支線路段,而大部份人皆在此上攀至登山纜車站 Bellevue。這條路軌深入至冰川 Glacier de Bionnassay 邊緣,而同名吊車站 Bellevue 則不在此地,卻需在此處購買車票。

吊橋

上部便是 Glacier de Bionnassay

回望 Col de Tricot

有閘門

不難走,宜小心

右接登山纜車站

登山纜車站

吊車車票

翻過路軌,未幾來到平坦山脊,冬季這裏也是滑雪勝地,如今可在營業的餐廳室外欣賞雪山。漢堡包、薯條與啤酒,一頓飽足的午餐結束我們登山行程。旁邊的帶有英國口音的中年男人跟我說︰「You have to make the best view for your wife」然後他將太陽傘收起,猛烈陽光照到她的妻子身上,他似乎在解說雪山上的東西,妻子卻不感興趣似的在玩電話。阿娜笑說我很像那個男人,我心想倒沒錯,她很像那個無視丈夫的女人。餐廳旁邊正是往 Les Houches 的吊車站,不出一會,我們便下降了八百米,回到 Les Houches。前行數步,便是往沙木尼的巴士站,車費 €3。

十日前踏進沙木尼所見的山

環線上最後一餐飯

來個高熱量午餐

吊車站

急降 Les Houches

返回沙木尼的巴士站

半個鐘後,我們已經來到入住過的酒店 Park Hotel Suisse & Spa,接待處的職員竟然認得我。梳洗過後,我們走到大街購物,首要就是買郵票跟明信片。一直期待能買到合適登山裝備的我,無功而還,倒是原條沙樂美腸吸引了我的目光。來到沙木尼,大多數的遊客都會乘坐吊車登上南針峰,但對我們來說,走一圈環線已經足夠,南針峰就留待將來吧。下午,灑了一會雨水,灰暗的天空再次變得澄明。在落山前一日,突然恍然大悟地想到,為何身在法國卻沒有吃過法國生蠔和白酒?此信念在此刻我必須付諸實行。在大街上,那一家名為 VIN VIN 的餐廳,主打紅白酒及凍肉(cold cuts),而且有生蠔供應,正合我意。邊喝酒、邊吃生蠔和肉,太陽漸漸西斜,冷風漸起,坐在街上,看着路過的人投下「看似很美味」的眼光,感覺相當有趣,一對香港男女路過,駐足、猶豫,我告訴他們這間餐廳值得一試,女方看似相當感興趣,男方卻立即面黑,也許價錢令他吃驚吧。查實此當地物價,這間餐廳並不昂貴,也許他誤會凍肉櫃中牛排的價值,將每公印價格當成每塊排的價格吧。這個凍肉櫃的牛排亦引起我們的興趣,姑且一試法國三大牛之一的 Salers,一種長有紅色卷毛的牛;未有令我們失望,這一餐的花費令我們相當滿意。

沙木尼的郵局

沙樂美腸,值得一買

南針峰吊車站

齊全、佔地廣的行山用品舖

沙木尼一景

坐街邊,飲白酒

VIN VIN

法國生蠔

凍肉

國三大牛之一的 Saler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