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峰環線、馬特洪近覽 D06︰Tour du Mont Blanc D05 (Ferret to Rifugio Giorgio Bertone)

日期︰2018-08-03
路線︰Ferret → Grand Col Ferret → Rifugio Walter Bonatti → Rifugio Giorgio Bertone


白朗峰環線第五日,由瑞士的 Ferret 越境至意大利的 Courmayeur。是日所走的路段為意大利最精彩的一段路,可欣賞名峰大喬拉斯及其山體的眾冰川。攀過瑞意交界的 Grand Col Ferret 山坳後,為繞過深陷的河谷須急降後急攀,爾後橫過兩個河谷的三段山腰路,基本上維持在差不多海拔,走來暢快,惟步伐必需稍快,以應付長距離行程。主線以外,於 Rifugio Walter Bonatti 處有一條沿河谷上走,越兩個山坳登上海拔 2581 米的 Teté De La Troche,緩降山脊方接回主線的支線,據聞曾劃為主線;若選走支線,是日行程以兩日完成為佳。

在 Hotel du Col Fenêtre 得到充分的休息,我們沿馬路繼續深入河谷。至一分叉路口,右走過河,遇上為環線行者專用的垃圾桶。登山路初段仍是用碎石舖成的闊路,故在設計上沿山坡迂迴曲折,有捷徑連接髮夾彎,可省下若干腳力。日光尚未觸及山谷,河原亦分成陰陽兩邊。高度漸升,來到「陽間」,氣溫從陰寒轉為暑熱。山邊群芳競豔,蝶舞花間,一時之間,似在野外考察,獨狂拍攝生態照片。未幾抵 Le Peule,是一間提供餐飲的山屋,稍微偷閒,吃件三文治。喝杯啤酒或蘋果汁。

Ferret 巴士站

右轉過河谷

TMB 專用垃圾桶

望山脈

馬路邊的捷徑

日出稜線

蜘蛛卷絹 Sempervivum arachnoideum 景天科

半邊明翅膀的蝴蝶

漸見佳景

Le Peule

正當我們繼續行程之時,一隊越野車隊抵至,爬升的路他們基本上都是推車或抬着單車前行,甚少踏單車爬山。草坡中肆意吃草的牛群,幾乎不怕所有走過的旅人,反而旅者怕牛。山徑明確且畢直的指向山坳 Grand Col Ferret,背景是一系列岩峰,左邊最高者便是鼎鼎大名,海拔 4208 米的大喬拉斯峰 Grandes Jorasses,她是阿爾卑斯三大北壁其中一員(其餘兩者為︰馬特洪北壁及艾格北壁)。濕地上長滿俗稱為棉花草(cotton glass)的羊鬍子草屬植物,如一球球棉花在草皮中搖曳,相當可愛。抵達 Grand Col Ferret,踏進意大利的範圍;一群綿羊正大搖大擺向瑞士方向行軍,頸上的鈴鐺聲,一帶勾起尼泊爾山區的氣息。從大喬拉斯峰稜線伸延出的冰川,就在視線水平,震憾得欲在此山坳多留一會。

越野車隊


牛食草

好牛不阻路

野花

正前方便是大喬拉斯

棉花草

隨影

推單車上山坳

Grand Col Ferret 望大喬拉斯

瑞意邊界

U形山谷

坐看山川

越境大軍

下望即將抵達的河谷,美麗的U形谷,屬典型冰河河谷。我們開始急降這段碎石坡,大喬拉斯峰連個山體盡現眼前。隨着我們漸近急降路盡頭的山屋 Rigufio Elena,大喬拉斯峰頂亦開始積聚雲朵。這間山屋擁有絕美的景色,坐擁兩條冰川 Ghiacciaio di Pré de Bar 及 Glacciaio di Triolet,還有大喬拉斯的側面。來到意大利,當然要應景喝一杯咖啡,卻又不捨放棄喝杯啤酒的機會,why not both 自然是最佳答案。休息過後,是一段平緩漸降至河原的美麗山徑。越過木橋,近距離看快將崩塌的冰橋,觀察冰河地理。

落山

Ghiacciaio di Pré de Bar 及 Glacciaio di Triolet

環峰線意大利最美的一段

再看意大利的山脈

Rigufio Elena

啤酒與咖啡,魚與熊掌?why not both?

過橋

橋與澗

冰橋

內進 

抵達河原,穿過渡假區 Amuova Desot,急登之字形山徑,最終抵達橫移路段。溪流冰凍的水作補給,而且一解暑熱。大喬拉斯峰的雲朵持續不散卻又沒有積聚更多,故沒有落雨的顧慮。山體龐大得直至下一個河谷,風景幾乎不覺變化。這個河谷於山徑邊有三間建築,其中兩間都是廢棄且倒塌的舊屋。惟一仍然存在的 Rifugio Walter Bonatti 是重要的地點,主線與支線的分叉路口就在此地,若走支線者,便需往上走入河谷,而繼續沿主線走的我們,便在此山屋又喝杯冰冷飲料休息一下。

大喬拉斯

捷徑急登

大喬拉斯

回望 Grand Col Ferret

TMB 路標


酒呀!

山徑繼續在山麓橫行,景色漸漸轉為以大喬拉斯峰為主體,可惜山頂總是積聚雲霧,未能近距離一睹其風采。數日來遇上不少越野單車隊,大家都禮貌地互相尊重、讓路,可是此刻一隊意大利車隊卻極度粗魯,在狹窄的登山碎石路從後叫嚷,爬頭後卻隨即塞車,以致讓路的旅人通通再次超越他們,他們卻無意讓路,佔據山徑,令我們能只在山徑邊的草坡中前行。難怪這個國家在近代史上,一直被當成負累,而現代經濟不濟亦拖累着歐洲共同體。走過一道木橋,意味越過第二個河谷,緊接山徑來到一條小澗,需沿澗下走少許,方再接上山徑,有點像羗山郊遊徑與靈白右澗交界那一段路。

運貨用馬匹

態度惡劣的意大利人

又過橋

沿澗下溯幾步

至此,大喬拉斯峰延續的稜線已經烏雲密佈,雲下冰川又有另一番味道。前方看見一坐如三角錐體的山,海拔 2343 米的 Mont Chetif,預示此日行程快將完成。山徑右方有一枯木,其造型酷似站立的龍,栩栩如生。在林中穿梭一會,山徑明顯左繞至山嘴脊線,視野再次開揚,與支線匯合,有大量的路牌,是日留宿的 Rifugio Giorgio Bertone 就在落山方向不到五分鐘步程。我笑說來到意大利,晚餐一定有意大利粉,怎料晚餐真的有長通粉,而且只算頭盤,主菜是番茄香腸雜菜配芝士焗小米。飯後夕陽剛西下,相隔多日再次望見的白朗峰照得粉紅。白朗峰環線,不經不覺,我們已經完成一半。

山稜起雲


突出的 Mont Chetif

「龍」

主線與支線交匯

Rifugio Giorgio Bertone

此牌子啤酒非常合我

長通粉

香腸

雜菜

夕照白朗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