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安娜普納環峰線D16︰美夢完結復繁囂(Pokhara 往 Kathmandu)

日期︰2012-04-15~16
路線︰Pokhara → Kathmandu → Hong Kong

旅行就是要帶點遺憾,才有藉口再去一次,才會令回憶更加完美。不是嗎?

看似很遙遠的十七日,轉眼間便進入第十六日行程,第十七日只是坐在回香港的飛機上,所以今日已經算是行程最後一日。與 Rocky 在酒店會合後,便走向 Lake Side。途中經過軍營,外面有大量的白鷺停在樹上。習慣了在香港觀鳥,一群群的白鷺變得沒甚麼稀奇。尼泊爾境內沒有連接海洋,惟一的水除了溪澗就只有湖,也因此這個湖也成為了他們推薦的景點。幸好我本來就沒有抱着多大的期望就是了。湖上泛舟,平靜的湖面只有船隻泛起的漣漪,水鳥在停泊的艇上跳來跳去。天色不太討人歡喜,都是灰沉沉的。沿湖邊走到 Hotel Fewa,Fewa 是這個湖的名字,我們在這裏享受戶外早餐。耐何等待早餐時,雨水趕我們回到帳篷之下。又是一頓豐富的早餐,雙蛋、煙肉、薯仔等食物並非每個人都能吃光。

Pokhara 街景

Lake Side

Lake Side


隨影

早餐咖啡

我們在 Hotal Fewa 吃早餐

下雨前的環境

早餐

餐後坐船遊湖,如單車一樣用腳踏推進的木船,慢慢駛向湖心的一座寺廟,香火鼎盛,很多尼泊爾人都來拜一下。他們的眉心會被紅色顏料點上,是祝福的意思。然後,Rocky 帶我們到湖的另一邊,一家名為 Lychee Garden 的地方,喝點飲料。全程除了在寺廟外,都是下雨微微細雨。

腳踏船一條船

我們坐的是這樣子

湖心的廟


銅像

儀式

額上紅點

合照

上船

其他的船

回望寺廟

Lychee Garden

Lassi

原定早上啟程回 Kathmandu 的飛機,因 Krish 錯買了明天的機票而須更改後,以致沒有早上的班次。我們乘坐下午三時的飛機回程,當時已經知道,沒可能在 Kathmandu 參觀寺廟了。坐的士到機場,機埸稅五人合共 Rs1500。等待飛機時,可遠望幾乎被雲掩沒的魚尾峰。我們坐的是雙螺旋槳飛機,起飛一刻可感受它的輕,短短十數分鐘行程,回到 Kathmandu。

Pokhara 機場

我們的行李

機場等待中

魚尾峰

疑似 Annapurna South

我們的機票

百無聊賴

跑道

雙螺旋槳飛機

機內

落機

坐機場巴士

抵達 Kathmandu

上吉普車

由於時間不足的關係,已經再沒有甚麼行程可言。吉普車接我們回到 Hotel Fuji,將行李由背囊執拾至行李箱中,途中還出現全城停電,不過沒多久就恢復電力。然後,下午五時多,我們到附近一家酒吧吃午飯。飯後在街上行行逛逛,然後就坐車到機場去了。

執拾行李

Kathmandu 街景

坐車到機場

Tribhuvan International Airport

來到機場,Rocky 與我們逐一握手道別後,我們就去辦理登機手續。我不理解尼泊爾的機場,行李要檢查兩次、搜身亦達三次之多!時間尚早,在待機大堂看看相片,用剩下的錢去買點東西吃。登上飛機,吃過飛機晚餐,來個淺睡,張開眼睛已是香港清晨的街景。回到赤鱲角機場,早上六時多。夢一樣的旅程,至今還未醒來。

回港班機

候機室

另一個候機室

上機

香港清晨

行程最後兩天,Rocky 表示他不夠錢給予背夫薪金,這一點令人相當驚訝。雖然我對他讓我們任吃任喝這一點感到疑惑,但我們也並非沒有節制的去吃東西。該付錢的我們也錢了,惟一是行程上早已說明熱水是不包含的,這一點他有提出,我們也願意付錢。但他竟然沒有將帳目分開,以致並不知道熱水花了多少錢。也許他後來詢問了他哥的意見,因帳目不明,這筆錢也就沒有討回。這十多日,我們知道他的性格和處事方法,並沒有怪責他。行程也完成,我們亦相當開心,當中的過失追究也沒有意思。想必,Krish 是扣起了35%的按金,Rocky 只是將剩下的都花光了吧(我還是不相信他會將剩下的都洗光就是了)!他欠缺經驗,沒有處理突發事情的能力,常常偷懶,有時候,我覺得他除了因經驗不足而錯誤判斷各成員能否登頂外,也因為他想盡快下山,無時無刻都着我們更改行程,放棄部份景點。幸得 Rupesh 相助,他完成了他的第一次,我們也順利完成所有行程。當時,我們看得出,他的心情也相當愉快。

旅行就是要帶點遺憾,才有藉口再去一次,才會令回憶更加完美。不是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