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肚石河、馬頭坑

日期︰2015-01-11
難度︰★★★★
路線︰燒烤場→雁谷迷徑→黃金壁脊→吊手岩→牛押山→馬肚石河→西馬肚左坑→馬頭坑→麥徑→燒烤場
編號︰西馬肚左坑 6.3/150111+1:218
   馬頭坑   122.2/150111+2:219


凡稱肚者,必有險奇。馬鞍背東西兩側,皆為連崖企壁,東者東馬肚,西者西馬肚。西馬肚集水區為馬大石澗提供大量水源,馬鞍山村路以上的澗道另有其名,曰西馬肚坑,其支澗甚繁,今只列有名者︰順分源位由低至高起,左有一支名吊手岩南坑,接吊手岩主脊;隨後是西馬肚左坑,中段瀑壁不可攀,須沿右邊山徑避險,盡處為馬鞍山五大石河中最大者,名「馬肚石河」,因形似倒三角形,又叫「三角石河」;而西馬肚坑最高源頭者,名馬頭坑,此澗有一絕景名「燈籠瀑」,乃三面環壁之絕地,亦是兩澗匯流之地,主源者為其右源,其後再分左右,依左上溯,窮源抵達馬頭峰之下的深谷。

是日出發時天色略差,雲蔽馬鞍,一旦落雨,必須改線。一行六人,於燒烤場出發,依雁谷迷徑快速前進,初段受晨運人士非法開墾,慘不忍睹,遍山垃圾、農田、石刻,至黃金壁脊路口,此時驚覺陽光漸露,驅散烏雲,天色轉佳。身後的金狗毛峽與靈猿守谷清晰可見,當我們走到露天礦場,陽光已輕輕的灑到羊首巖之上。攀上黃金壁脊惟一的岩壁,回望烏溪沙半島高樓林立,露路港海面有艘疑似軍艦。至與折雁臺同一水平,想起當年在迷霧中帶領兩名女子重回正路。喜見南華杜鵑含苞待放,但近年馬鞍山已成賞花重災區,宜另覓他方。

猿頭

黃金壁脊入口,背景為金毛狗峽

羊首巖

黃金壁脊惟一攀壁

折雁臺

離開黃金壁脊,接回吊手岩主徑。冬日空氣污染多,但今年似乎尚算清晰,大帽山亦可明辨;北來之污染物,與北面國家之經濟素來甚有關連。木薑子繁花掛枝,嶺南槭火紅如焰,北江堯花素紫串串,大頭茶花白處處。穿過竹林,逐漸上升,不久即抵牛押山頂,在此大休。

鞍背(馬鞍脊)

人在路上

大帽山

牛押山上的藍天

馬肚石河

休後出發,依馬背走,下望倒三角形的馬肚石河,至最低處棄徑橫移。走在鬆散草坡和不可倚靠的樹枝之間,作為熱身最好不過。見下方出現大規模石河,於露岩處小心下降,很快便進入馬肚石河的邊緣。此石河較不穩定,每步皆宜放輕,失去重心之時只管坐下,做成大規模落石的可能相對變少。左側林緣下,聚人被亂石包圍,後有企崖,甚有壓迫感。馬肚石河以下,是險惡的瀑壁,不能翻越,故須於盡處左方山徑繞過。

馬肚石河

棄徑橫移

步步為營

馬肚石河

尚有穩固位

回望石河

下接西馬肚左坑之山徑

所謂西馬肚左坑,查實大部份路段皆在澗右壁頂之山徑,此段路雖然不算難,但碎石奇多,稍有不慎,後果堪虞。途中可望見西馬肚左壁,多年前初探此澗,誤闖此壁,可謂驚心動魄;另一邊,則可上望馬頭坑近馬頭峰右側之澗道。山路盡處,便是澗道上的石坑。雖無瀑流,但仍有活水。沿坑下降,很快便抵兩源交匯之地。

西馬肚左壁

馬頭坑

重回澗道

下降瀑坡

馬頭坑

沿澗下溯,可直出良友路;我們則左轉上溯,此時已經進入馬頭坑的範圍。也許豐水時馬頭坑水量頗大,不少平滑的石坡皆出自流水的磨擦。冬日無水,仍難不開些許濕滑的境況。尚算寬敞的澗床,右轉之後突然收窄,兩邊林木茂盛,飛藤亂舞,林蔽天日,落石瘰瘰,走前探究,發現自身困在死胡同之中,三面環壁,猶如井底,是為著名的「燈籠瀑」。瀑頂有兩個孔道,是兩條支澗匯合之處,左孔有貼生於壁邊之樹根,身手不凡者可依樹根攀至瀑頂。此奇險之地,除上述方法外,只能回走些許,於澗左山徑(落澗方向)避險。此處上年見有遭砍伐之土沉香,長有橫枝,今日所見,已蕩然無存。

上溯馬頭坑

攀瀑坡

一個接一個

一個接一個

絕峽

倒崖

燈籠瀑

沿山徑上,碎石滿途,橫過壁底後,不久會在右邊遇上一塊濕壁,應該是一條不明顯的分支,繼續橫移,重遇燈籠瀑後的一段澗道,右側仍是一塊濕塊,滑不可攀,壁右有爛泥及機根可依,至壁頂雖橫移,前人在此綁下引路繩,可作指引。此橫跨數步,不容有失,走過露兜草後,仍是濕滑的岩坡。小心轉上,坑邊有一條正在腐爛的黃麖(同赤),臭味撲鼻。

避險山徑亦險

橫移壁下

重回馬頭坑主澗道

澗右上攀

此段必須打醒十二分精神

不容有失

黃麖屍

沿岩坑上攀,走線應右傾,林後漸疏,見有倒崖阻路,應該是馬頭峰下的絕壁。若然在牛押山遠望,應略知此刻身在的位置。此澗斜度仍然偏高,於碎石間發現一個廢棄背囊,此時繼續橫移至右方石崖,於隙中上攀,此刻左方可見平滑的極斜岩坡。可惜岩壁盡頭又見倒崖,我們必須左移再次入澗,此時澗道下方懸空,應該是剛才看見的岩坡之上。重回澗中,沿坑上攀,相較剛才迂迴曲折且不明的路,已算怡人。岩坡盡處,變成極鬆散的碎石堆積地,右方有崖,左方則是長草坡,我們已在馬頭峰對落的深坑之中。沿着似是沒完沒了的碎石坑往上走,最終穿越叢林,於草坡後重回馬頭峰下的康莊大道。

澗道右傾

可攀的斜壁

外斜石坡為澗床

壁底橫移入澗

石坑狀澗床

仍需小心

碎石遍地

窮源去

逃出生天

本想沿礦場脊快速落山,可是山友雙腳疲累,選擇一條較易走的路方為合適。輕降至馬鞍坳,此地已成由水浪窩登山人士的休息地點,垃圾遍地,草叢中亦多便後紙巾,叫人嘆息。沿麥徑經彎曲山走至大交匯處的涼亭,天色漸黑,邃往馬鞍山村方向繼續下降。至馬鞍山村頂,即車路盡頭,驚見大量垃圾單車,亦有地政署圍起的鐵絲網,似乎這裏有一番爭奪土地的角力,最令人擔心的,就是西馬肚下的地盤大興土木,此至整個馬鞍山村翻天覆地,進一步破壞馬鞍山獨特的自然生態及景觀。

馬鞍山主峰

麥徑上

馬鞍山村頂的新開闢地,全為垃圾單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