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石林

日期︰2018-05-26
難度︰★★★
路線︰川龍→相思林徑→相思坑→禾秧脊→城門引水道→圓玄學院
編號︰176/180526+1:296


相思石林,位處相思坑左源左岸,面積跟禾秧石林相約。相思坑為大圓石澗右源其中一支,源起大帽山以南,妙高臺與禾秧山相夾之集水區,為緊靠主澗最近的一條右源。相思林徑以上,澗道僅有一壁可賞,卻是進入石林最直接的孔道,石林巨石纍纍,氣勢不凡,攀爬其中,身後是荃灣與青衣繁囂,比對甚大。此線路線不明,前人之引路絲帶老舊疏落,且似從下探角度留下路標,上探者幾乎竟無提示,探遊者宜有石林覓路經驗和勘探膽色,方能於石林迷宮中看見前路。

初夏五月尾,像樣的雨水未沾香港一隅,大旱之說甚囂塵上。於兆和街吃早餐時,忽然灑起豆大雨水,為發熱的地面稍微降溫,然後蒸發的水氣,再度造就濕熱的環境。乘小巴於川龍落車;川龍似乎正推廣其村落,有一項目名為「邂逅山川人」,推廣「川龍百態地圖」,又用「川龍泥」製造許些器皿作展覽,然後山友都認為,此等動作在香港能風靡一時已屬成功。走過跨越大曹石澗的橋,直登響石西指一脊,此徑可不經墳場直上響石脊的便捷山徑,途中會穿過施樂園舊車路。高溫、加上無風的林徑,汗流浹背,身體像海棉一樣不停滲漏,在舊車路休息,微風吹過瞬間將包圍身體的熱氣吹散。香港島、青衣島、大嶼山,昂船洲大橋、汀九橋、青馬大橋,眼前在藍天白雲下可盡數香港南面各處,飛機在額前橫過,此起彼落。

邂逅山川人

新塗裝

「大帽」

接響石脊最直接的路

施樂園舊車路下望

山脊盡處是為妙高臺所在,而我們右轉入橫越大圓澗谷的相思林徑,其名字源於昔日闢徑植樹,盡是臺灣相思,在今日林務政策下,老去的臺灣相思,因不符香港生態而逐一斬去,相思林徑這個名字將背負起其歷史源流,一窺香港林務政策如何因時制宜。林徑首先走過大圓左澗的源頭,當日下溯此澗,止於企壁,實在難忘;然後路過小丑坑,一條精彩而難度偏高的支流,名字源於其右方之壘石,遠看如小丑,石臺之上,景觀絕佳;經過大圓石澗主澗道,有一石坑巨石纍纍,有一石崖陳前,便是相思坑上源的入口。

響石脊

荃灣與青衣

鐵鳥

相思林徑

遠望小丑石

小丑石

留影

相思坑上源入口

沿巨石中上攀,有濕壁在前,水量僅能令瀑壁濕潤反光,倒在亂石之下聽見清脆的流水聲。瀑壁有一坑槽可攀,左邊呈四十五度的石坡,在其左側亦有碎石山徑可攀。瀑頂以上,澗道漸見平平無奇,反而左邊若隱若現的巨石埋更為顯眼。棄澗左移,石間時有植被相隔,似在石林下部,不時出現的華南雲實,可怕的倒勾常讓來訪者陷入恐慌狀態。不斷翻過林中巨石,偶見老舊引路帶出現,確信自己正走着前人一樣的路,持續向左上方移動,終於脫離林地,看見被巨石所佔據的山谷。規模不及鹿巢石林之大,石塊大細卻過之而無不及。

上溯相思坑

尾瀑

開始左移棄澗

巨石中上攀

一段較不明確的石陣

見開揚石林

石林中的路線大概從右下到左上。前方巨型裂石,形成一條棧道,其下方亦有一條,旅者須突破此關,進入如巨石瀑布般的迷宮之中。也許路線有很多,但眼前所見,能越過的便是路線,小心橫過外斜的石面,或一躍而過,小心掉進黑漆的石隙中,持着左移往上的行進方向覓路,大抵上不會走進窮途;但此刻巨石如崖,彷彿走到死胡同,然而穿越石林還有一招可用︰穿石隙。岩石越巨大,形成的石隙空間就越大,更易出現突破的孔道。在斜躺方能進入的石隙,有通道能越過眼前的障礙。重見天日之處,攀上頗斜的石面,仰望妙高臺方向,會發現一隻「石眼」。那是引路般的路標,向「石天眼」一探究竟,乃疊石間的分離處;下方岩石石面,更有雨水侵蝕形成的放射狀坑槽。石林坡度變得平緩,除了一覽遠及機場和整個香港島的景觀外,山谷左邊(下望方向)石臺上有一疊石,上望似蓮蓬,下望似鑽石,石臺後方亦有一線從石林中穿插。石臺以上,攀石或於石隙林中轉,最終會接上指向大帽山山頂的隱徑,山頂迷霧不見頂,而我們則順着隱徑來到連接妙高臺與禾秧山的橫山徑。

突破林界

小棧道

又一考人位置

斜面橫移

繼續上攀

穿石罅

大斜臺

石天眼

遠望妙高臺

石天眼

相思石林

蓮臺石

留影

留影

全體合照

往出口

接上隱徑

穿過矮竹海,望禾秧山及其石林,不辨甚麼石船石林、竹海石林、斗壑石林,接上禾秧脊,走過「石天門」,見王母石澗一條龍消失,城門水塘金帶掛腰,藏在沙田谷中的大圍與沙田高樓見頂,徹底領略香港終究是一座山城,不必亦不可將之變成墨西哥城。大帽山山頂濃霧下壓,我們棄主脊往玄圓學院走,穿過龍門郊遊徑,再度重回無風的濕熱環境,直至抵達城門引水道,再穿村下降至玄圓學院,完成是日夏日山旅。

大帽山山頂起霧

禾秧山

下降禾秧脊

城門水塘

沙田谷與城門谷

往玄園學院

接城門引水道

村路往玄園學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