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印加復活D03︰復活節島第一日

日期︰2012-09-30
路線︰秘魯利馬(Lima)→智利復活節島(Rapa Nui)

由於直到我們離開那一天前,都沒有飛機由利馬開出,那名職員估計行李有機會轉往聖地牙哥再運抵此處,但需時亦要兩至三天,最壞情況,是我們離開了行李才送到。

抵達利馬,在轉機處的 LAN 櫃位 check-in,飛往復活節島的飛機只此一家。傳統上,飛往復活節島的班次只有由智利首都壁地牙哥開出,一星期不到每日一班;還有另一條航線是由大溪地開出,班次更疏。至近期,才有第三條航線,即是次由利馬出發,每星期來回共四班,逢星期三、日開出。約五小時半行程,由南美洲西岸向西飛,飛往離最近有人居住的皮特開恩群島亦有二千多公里遠,被喻為最與世隔絕的島嶼︰復活節島。

復活節島因在復活節被西方文明發現而名,其名字實為拉帕努伊(Rapa Nui)。島呈三角形,三個角皆由火山爆發而成,名乎並實是一個火山島。島上摩艾像林立,谷鮮有大樹,是人類破壞自然而自食其果最佳例證,然而其摩艾像之製作,卻成為一個仍然未達成共識的歷史謎題。摩艾像的神秘,每年吸引無數遊人一訪這個世界文化遺產,包括我們。Rapa Nui 亦有世界最長的飛機跑道,原由是美國為太空穿梭機一旦出現意外而需緊急降落而向智利政府提出此計劃,位置的確是選擇得非常正確。環島千里無地,島上亦平坦如鏡,簡直是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

早上七時多,終於抵達復活節島機場,於過關前記得先買拉帕努伊國家公園的入場卷,費用會由 US$60 減至 US$50。此島只有兩處景點需要入場卷(Rano Raraku 和 Orongo Village),其餘地方皆免費。此時天還未光,但關員辦事速度實在相當緩慢,隊尾的遊客排了近兩小時才能入境。持香港特區護照的阿娜,封面的五粒星被誤以為是中國護照,關員說她沒有申請簽證,拒絕入境,最後跟他解釋,才說了一句「China need VISA, Hong Kong no need VISA」而放行。踏進智利,到行李輸送帶拿行李,卻不幸地找不到我們的行李。如果只有一件行李不見了還好,兩人同時不見,意味是在我們轉機的某一處遺失,由於經手人有三間航空公司、轉運地方達四處,可真叫人憂慮。向復活節島惟一的航空公司 LAN 查詢,只得出他們沒有收到我們行李這個答覆,後來得知最後出現我們行李的地方是巴拿馬機場,也就是說,行李沒有由 KLM 轉至 Copa Airline,或是根本趕不上由巴拿馬飛往利馬的班次而留在巴拿馬。由於直到我們離開那一天前,都沒有飛機由利馬開出,那名職員估計行李有機會轉往聖地牙哥再運抵此處,但需時亦要兩至三天,最壞情況,是我們離開了行李才送到。對於無助的我們,LAN 送了一個救濟包給我們,內有一件白色短袖衫、白色短褲、牙刷、牙膏等物品,總好過甚麼都沒有。

復活節島機場

入境處

拉帕努伊國家公園入場卷

LAN 的救援包

迎接我們的 Marcelo 是 Kaimana Inn 的主人,此處亦是我們在復活節島三晚的住處。由機場開車至 Kaimana Inn 只需數分鐘,房間圍着半開放的中庭,全木建成的庭園讓人感到相當寫意。吃一個早餐,然後 Marcelo 載我們連同其他房客乘車前往南部較遠的景點。在這個島上,遊玩方式有三種︰汽車、單車或騎馬,而南部因路途遙遠,坐車還是最合適。

Kaimana Inn 一景

馬路遇馬群

沿車方公路走,先參觀過市內的設置,有了初步認識後,向西方前進。由於 Rapa Nui 位處太平洋,海邊總見巨浪拍岸,隨便找一處海邊,也是賞浪的好地方。來到 Akahanga,會看見數尊倒下的摩艾像。至於摩艾像的用處,眾說紛紜,有的指是宗教用途,有的指是紀念祖先。總之,在此島部落內戰時,各方的摩艾像都被敵人推倒,如今看見的,要麼是一直倒下,要麼是後來修復重置,要麼就是海嘯時再次被推倒。有的摩艾像有一頂紅色的帽,但很多都在倒下後受到各樣的風化或破壞,再不能平穩地放到摩艾像頭上,以至形成今日很多石像都沒有帽的印象。這裏除了有倒下的摩艾像外,還有用石在地面砌成的先人墓地和已倒塌的摩艾像地基。還有一個山洞,是拉帕努伊人休息避雨的地方。天氣並不穩定,參觀時都是冒着寒風細雨,但沒多久雨就停了。

海蝕平台

後天會登上的火山 Rano Kau

賞浪

拉帕努伊人的房屋地基

壇上倒下的摩艾像

壇上倒下的摩艾像

倒下的摩艾像

當地常見的蕨類植物

車繼續向西行,來到一個火山口旁,此地名為 Rano Raraku,昔日絕大部份的摩艾像都在這裏製作,亦是需要購買入場卷的其中一個景點。沿路走過火山口腳下,摩艾像林立且隨意的擺放着,大都是露出頭部跟肩膀,輪廓清晰而神態肅穆。人接近其身下,如面對巨人一樣,足以令人屏息。此處是摩艾像工場,除了完成品,亦能看見剛在花崗岩中切割了一半的半成品。亦感看出拉帕努伊人如何善用岩石的參差,從不同方向去切割出摩艾像的原形。遠看海邊有一排十多個摩艾像並排的祭壇,相當壯觀,原來一會我們便會過去。離開前不能錯過全島惟一一尊跪地的摩艾像,跟一般沒有下半身的摩艾像不同,至於有何原因,就不得而知。

準備搬運的完成品

人與像的對比

遍地摩艾

耳朵

遠望海邊,整個島幾乎平坦

此火山岩是雕刻工場

尚未脫離岩石的摩艾像

遠望 Ahu Tongariki

全島惟一一尊跪坐的摩艾像

一景

摩艾工場

火山口另一邊

剛才看見遠方一排的摩艾像,是全島最多的一排,名為 Ahu Tongariki。這處共有十五尊並排,曾被海嘯推倒,在日本支援下重新豎立(順帶一提,坦桑尼亞的塞倫蓋提國家公園亦有日本資金修建公路),但大部份帽都不能再次擺放到頭上而放在一旁,如今只留下一頂帽,是為了讓遊人幻想昔日的樣子。地面畫有數隻海龜的圖案,據說龜在當地意味帶路者。在 Rano Raraku 其中一尊摩艾像身上亦看見這個圖案。在這處,我們遇上 Marcelo 的朋友,他盡量回復昔日拉帕努伊人的生活方式,並用石頭圍起農作物,希望可以重新栽種不同種樣的植物。這種結構在島上極為常見。

Ahu Tongariki

摩艾像本來有帽,但大都放不回去

黑與白

地上的龜紋

剛好遇上藍天

再來,太震撼了

摩艾群像

Ahu Te Pito Kura 附近有一塊圓渾的大石,有着不可思議的力量,Marcelo 將指北針放到石上面,指針竟然亂轉,據說此石能治怪病,拉帕努伊人似乎亦發現其異常。Hutuiti 是七尊背向海灘的摩艾像,海灘上不少遊人在此游泳或玩水上活動,陽光雖然猛烈,氣溫卻讓人感到有點冷。海邊有幾間小店皆以烤肉作招來,但身處孤島,物價非比尋常,還是忍忍口,食髓知味就夠了。

Ahu Te Pito Kura

Hutuiti 的海灘

灘後有摩艾像

Hutuiti

小食

回到 Kaimana Inn,天仍未黑,但由於身體極為疲累,洗個澡躺在床上,一睡竟然就是改天的早上,順便省下了一餐晚飯的費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