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猿兩谷縱走群峽諸脊(上)

日期︰2012-11-10
路線︰馬鞍山燒烤場→雁谷迷徑→石壘脊→石壘峽→吊手岩→ 金毛狗峽→雁谷迷徑→折雁峽右源→折雁台→吊手岩→黃金壁脊→ 雁谷迷徑→吊手岩北脊→吊手岩→靈猿左臂→雁恆左澗→雁谷迷徑→ 馬鞍山燒烤場
難度︰石壘脊   ★★
   石壘峽   ★★★
   金毛狗峽  ★★★
   折雁峽   ★★★


雁谷(小雁蕩谷)及靈猿守谷, 屬馬鞍山吊手岩向北地形極為複雜的地帶,深谷隱脊群立, 全數被旅人開發,皆能由雁谷迷徑登上吊手岩主脊。 群峽全數歸入雁恆石澗支流及折雁坑左右源,以雁谷迷徑為界, 界上峽谷另有名字。向南望,右起始於石壘脊, 緊接靈猿守谷及小雁蕩谷,止於吊手岩北脊。

當日有意獨自探遊群峽諸脊,碰巧友人邀請同遊同一處地方, 既然如此,當然應約。雁猿兩谷三峽三脊三上三落, 曾是我心中蠢蠢欲動的組合,如今免卻心思,樂見其成。有勞有勞! 此行上石壘脊,接石壘峽,降金毛狗峽,上折雁峽右源,登折雁峽, 降黃金壁脊,上吊手岩北脊,降靈猿左臂,接雁恆左澗。溫故知新, 收穫豐富。

石疊脊及石疊峽

數日來雨水不斷,曾擔心今日亦要在雨中行進,難度相對提升。 幸未遇雨水,惟晨山中亦有不散之霧氣,難免石濕路滑。 主隊由燒烤場出場,我因有要事,自行於吊手岩下北脊( 即北脊雁谷以下)登山,於雁谷迷徑會合。曾沿峽穿石疊峽, 未抵石疊頂下的巨壁前,可謂與枯枝角力,不算吸引; 今從石疊脊上,於竹林間穿梭,至抬頭見頂, 棄脊徑取左路折入石疊峽,於壁中橫移, 左方枯谷就是沿峽上攀的路。經過路標式如地毯的厚苔蘚, 隨即於壁中迂迴之上。至盡處峽成直坑,看似不能前進時, 拉樹橫步,轉入泥坑中奮力而上,見有一室上有懸空之大石, 石後有一孔能通,惟隊頭落石,不敢穿洞;取左壁上攀, 及至石台可沿峽中上走,但此非主徑,或取右方橫移數步, 亦能接回吊手岩主徑。這時候,眼前石崖就是石壘頂。 輕攀至石台上,涼風送爽,靜待隊尾全數穿峽。

進入石壘脊

石壘頂

橫移入石壘峽

上攀

苔蘚毯

大隊在後

全峽最難的泥峽位

回望

陸續上來

石壘頂

隨影

金毛狗峽

金毛狗峽的入口極易辨認, 留意向北有一手指石正是金毛狗峽的峽頂。此路乃金毛狗峽左源, 右源出口全密,多在上走時誤入此途(或有意右走), 而左源下降時仍極斜泥徑,借樹下降時亦要留意部份樹身腐化, 一碰即斷。右方漸現坑峽之勢,乃一澗谷的證明。靠左走, 來到一幅青苔壁,下降時留意腳位,難度不高。緊接全為碎石路, 宜將步伐放輕。前方仍金毛狗峽最窄的位置,似一道未開盡的門, 僅有一道狹窄的光線透進谷中。不久會遇上一道瀑布, 惟瀑中有一石突出,下降時最好抱石用腳摸索踏位,需小許技巧。 至此,澗谷變得明朗廣闊(以吊手岩而言), 在巨石堆間多走一會便接回雁谷迷徑。

往金毛狗峽

下降石壁

石碎小心

金狗毛峽的峽門

不斷的碎石

金毛狗峽澗谷

折雁峽及折雁台

折雁峽乃折雁坑在雁谷迷徑以上的稱呼,亦分左右源, 分者為折雁台。折雁峽相對金毛狗峽而言較為濕滑, 可能是連直照的陽光也沒有的關係。攀上數級瀑布(無水), 右方出現斷崖,崖中有一巨石置於其中,乃從弓字路線,勉強可攀。 崖頂仍是亂石處處,在勉強可辨的谷中上走,路過一石壁, 仍從澗谷走,及至前方現巨壁,靠崖底左走,輕攀數步, 便來到折雁台下的石台了。 折雁台是從黃金壁脊脊近頂處東望的一個石台,形如脊中切了一角。 遠望折雁台似不可攀,然崖中有兩線可從︰ 右方凹槽至崖中突石右方,屬較易路線;突石左方則攀至較高位置, 手腳位齊全,惟懸空感甚高。離開折雁台,數步之遙, 又是吊手岩主徑了。

上折雁峽

右方可上攀

有少許難度

回望

繼續上

石鬆宜慢走

回望隊後

來到崖底左行

繼續上

於石台邊上

折雁台下的石台

折雁台兩條上攀路線

下望石台

左線上攀中

遠望船灣東壩及副壩

登上吊手岩

黃金壁脊看折雁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