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澇漕萬丈九曲‧2016

日期︰2016-06-26
難度︰水澇漕萬丈布 ★★★
   萬丈九曲   ★★
路線︰大澳→二澳→水澇漕萬丈布→萬丈九曲→龍仔→大澳
編號︰水澇漕萬丈布 12.4/160626+1:247
   萬丈九曲   37.4/160626+2:248


論嶼西水系,萬丈布水澇漕當為首,亦屬新舊九大石澗之一員。源起下游水流奔騰吵耳,作水澇漕;上游瀑布一瀉而下,於二澳遠看如白布一匹,名萬丈布;而萬丈布水澇漕右源一支深入大磡森東谷,山嘴交互錯落,水道迂迴曲折,故有跳脫傳統命名方式,美其名萬丈九曲,集易行、寬闊、幽美於一身。

萬丈布下的蓄水池,素有「天池」美喻,素來與世無爭,自數年前不知何故,成為嬉水勝地,貼上媚俗虛名諸如「隱世水潭」、「香港天空之鏡」等,加上媒體推波助瀾,吸引一批不曾愛惜大自然的人士前往,弄得垃圾處處,靜水位積滿嚇人的垃圾堆。是次前往,見池旁有兩名來歷不明人士(估計是大澳村民委派)看守,令水池復見舊貌,水中無人;一心前往嬉水者,也許見無癮又不想空手而回,跟隨溯澗者盲目上溯者眾,多不識路而轉入萬丈九曲,然後謠言四起如無路須折返,或誤以為很快便離澗,或不知澗途而以身犯險,或隨隊出澗而不知離澗路況而曝曬於山徑中,此舉不但危險,更易令嬉水者誤判山澗之風險。戴着碩大的草帽穿林、圈着水泡行澗,實在讓我大開眼界。

旅行回來後,休息了一個星期,加上壞天氣,足足半個月後才再次走進山澗中。水澇漕萬丈九曲這個行程,自「天池」成為「隱世秘境」後首次前往,我亦相信短期內再不會踏足此澗,直到世俗忘記她。由大澳出發,遇上龍舟競賽,場地以後的地方反倒少人。沿鳳凰徑往二澳方向走,別過一般遊人直登「天池」的石屎山徑,直接於石澗入海處入澗。近岸邊有所謂「三瀑三潭」之勝境,潭瀑三連,水量全靠「天池」滿溢流下的水,否則只會呈現乾涸澗床。首瀑與次瀑之間,以石坡流連接,連鬆好行,流水於耳邊作響,半消暑氣;澗右跨潭接左側山徑,「三疊瀑」中之三瀑現於前方,乃三道瀑布中最高。眼前先來者橫渡瀑頂,手執行山仗,施力宿一拉,方勉強跨越,叫人一抹冷汗。山徑盡頭有泥石披面,勿跟出石處上行,正路於右邊石棧道險翻入瀑頂左側。若非執意不濕腳,難以出現剛才汗顏一幕。

遠至澳門亦可見

舖水管?!

牙鷹西坑

三潭三瀑之第一瀑

上攀

三潭三瀑之第二瀑

山徑略為崎嶇

三潭三瀑之第三瀑

險渡

此處不要錯走左谷

「三瀑三潭」後,澗勢復平靜,眼前一氣呵成的青翠山谷,盡處有一小山崗,名金字塔峰,乃萬丈布水澇漕左右分源,下方可見萬丈布上段的瀑布。一段平緩河廊,於水豐時有一難位,除非泳渡,否則須在左邊岩岸下攀,雖有手腳位卻不易摸索,先行者宜回首引導。良久見短瀑雙分入潭,右邊平滑岩壁亦見流水,於瀑左崖下瀑邊攀上。至此,澗勢再起,遠方見有高壁輕瀑,呈倒三角形,與雙鹿千絲瀑有異曲同工之妙,因兩瀑源流皆築有小水塘,水量受制,只限滿溢之時。此瀑雙注匯合於曲槽,澗途急升,此刻有兩線可攀︰正路於左瀑左邊上攀,接石屎梯級再登上小水塘後方;險線則於右瀑右邊上攀,直達小水塘右邊。初段攀爬如千絲瀑,靠近林界仍可簡單應付,惟近末段岩壁平滑,手腳位過細,善攀者尚可一試,否則應靠右模着筆直的樹根而上,樓山徑前有大樹阻路,翻越者或須脫下背囊方能成事。抵達小水塘邊,無路可走,惟一路徑,須橫越水壩。立於壩上,一面深塘,一面高壁,然後橫風一吹,叫人心寒,加上水壩頂彎曲,行走時搖搖欲墜。

萬丈布水澇漕中段澗谷,上方中央可見金字塔峰

這種地形日本稱之為「淵」,非常貼切

此處為最大難關

精彩之地在前方

留意右邊亦見流水

瀑左上攀

天池下的大瀑布

一氣呵成

右壁最後難關

依林界而上

回望

筆直的樹根

天池

小水塘後方,岩板中清脆流下的瀑布,宛如白布,是名曰萬丈布的勝景。瀑右有山徑登上,不用於瀑左岩壁攀登;山徑中有一條右路,一、兩年前見仍是頗原始的山徑,還有一卷麻繩,今日此路變得明顯,麻繩亦綁在樹間引路,未知其目的地與用途,惟一肯定的,就是此山徑往山上走,離澗道越行越遠。再次接上澗道,乃萬丈瀑頂的深潭,潭後兩流匯合,兩條白水雙雙流下,前人為她留下有趣的名字︰鼻涕瀑。鼻涕瀑後的金字塔峰,乃離澗之路,可抵鳳凰徑選擇歸途,惟此徑須於石脊半行半攀,且多碎石而路徑不顯,不暗路況者不宜獨闖。金字塔峰左谷乃萬丈布水澇漕左源,曾於高處窺探,峽深而形惡、澗險而勢兇,尚未有機會一探;右源者,即即將進入之萬丈九曲。

萬丈布

鼻涕瀑

萬綠叢中一點紅

轉入萬丈九曲

嬉水者多失落於「天池」而不忿空手而回,疑惑且好奇者,跟隨我們半信半疑地進入萬丈九曲的幽深溪谷。走過一段平流,會遇上兩道外形近似的瀑布,合稱雙瀑。下瀑者水流集中於左邊,上瀑者分散各處。於瀑右上攀上瀑,近瀑頂處有一怪位,小心借紮實樹根行動即可化解危機。抵削壁廊,河廊左上方出現一幅平滑直立的絕壁,如削去巖巉部份。削壁廊末處,水道有坑槽在中,右邊是層疊錯落的碎瀑,輕躍的小瀑流竟靜止於深水的坑槽之上。一隊曾向我們詢問離澗路線的嬉水大隊,回首再次問我離出澗所須的時間,方知仍有多個瀑布須翻越,恐怕他以為出澗如進入小水塘該輕鬆,更忽略山人口中的出澗,僅指接上主要山徑的意思。

雙瀑之下瀑

雙瀑之上瀑

瀑左上攀

削壁廊

疊錯落的碎瀑

回望削壁廊

深水坑槽

收窄且失去澗勢的一段澗流,令人錯以為澗止於此,卻忽然出現一道迷你雙層瀑。攀上瀑布右轉,瀑潭三疊,浪濤浮沉般的三疊潭呈現眼前,澗勢毫無收歛。緊接又是一段誤以為再無驚喜的平靜,來到最後一道的高瀑,誓不饒人似的讓人難以忘記萬丈九曲的精彩。瀑右上攀,橫移至瀑頂,回望那如碧玉的墨綠深潭;涇流終見平靜,進入淺谷源流,此刻可選二路離澗,或登深坑瀝,或接鳳凰徑,後者屬大熱門。炎夏登這段佛肚狀矮灌叢山坡,對嬉水者來說可謂難受。接上主要山徑,站在這個小高原上,大嶼山中西部的山脈盡收眼底︰沒入雲中的鳳凰山、倚鳳凰之西的彌勒山、守護大澳的尖峰山及牙鷹山和極目可見的青山,還有萬丈布深谷和鳳彌澗谷,讓我想起日本北阿斯卑斯山脈,號稱「日本最後秘景」的雲之平高原。沿鳳凰徑急走至龍仔悟園,見其翻新,將來或有一翻新景象;別過龍仔,開揚處可望見龍仔坑的羗山飛瀑,隆隆水聲遠至鳳凰徑可聽見,在此,靈會山及觀音山亦能觀之。及至能任亭以下一段古道,可俯瞰大澳美景和獅子露岩,惟今景色已被殖民工程所擾,如一毒箭刺穿大嶼山寶地。抵大澳,淺嚐美食,再回東涌享用美味晚餐。

迷你雙層瀑

三疊潭

萬丈九曲最後高瀑

回望彎月形的瀑

離澗山路

高原望鳳彌兩山

「由此往龍仔」

龍仔悟園大翻新

龍仔悟園大翻新

龍仔坑的羗山飛瀑(羗山瀑)

大澳後景遭永久破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